周思洁:我的人生有点傻(组图)

2019-12-11 13:06 作者: 周思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从歌手到心灵导师,再重回演艺圈出唱片,周思洁写下自己的追梦过程,希望能给想要突破现状的人几帖心灵药方。
从歌手到心灵导师,再重回演艺圈出唱片,周思洁写下自己的追梦过程,希望能给想要突破现状的人几帖心灵药方。(图片来源:《傻傻的花》/时报出版)

有时候想想,我的人生真的有点傻,每个初识我的人进一步了解我之后都会跟我说:“周思洁,你真的是有够憨胆呀!”周思洁在其新书《傻傻的花》细数起她的傻傻人生事,还真的有一箩筐。

周思洁说,小时候家境匮乏又被妈妈忽略的我,连零用钱都会比弟弟少很多,幸好有不重男轻女的阿嬷会背着妈妈偷偷塞零用钱给我,或在我受委屈时,替我主持公道。每次只要拿到阿嬷偶尔给我的一块钱,我就会去面摊吃一碗热呼呼的米苔目,而且吃到快见底时还会再去加汤,因为这样就可以自我满足以为吃了第二碗!

就连吃玉米我也好珍惜,总是把玉米一颗颗剥下来放在口袋,左边一颗右边一颗慢慢吃,舍不得一次吃完。我印象最深的热汤则是阿嬷煎完荷包蛋后的洗锅水加上点酱油、葱花,哇!真是人间美味。

我感念阿嬷对我的爱,也遗憾阿嬷在我国一时就离世,让我没能孝敬她。因为家里穷,没有冰箱,去当时家境还不错的伯母家吃到人生中第一支绿豆冰棒时,我也可以兴奋不已,觉得绿豆冰棒真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食物。这些别人眼中看起来很微小很傻气的事,我却可以因此感到幸福。

开始觉得自己茅塞顿开变聪明的时候,是全家都在舅舅开设的歌厅工作时。

舅舅在四十几年前的宁夏夜市开了一家当时颇负盛名的国声酒店,当年喊得出名字的红牌艺人几乎都会到这里驻唱表演。现在回想起来,还真要感谢舅舅,要不是他让我们全家都去他的歌厅上班,我家一定更困苦。当年我爸爸帮舅舅画宣传海报,我妈妈帮舅舅管仓库,四姐当服务生,当歌星的三姐当主持人,弟弟在那里学打舞台灯光,我在小学五年级也开始利用寒暑假到舅舅歌厅客串登台歌唱或演舞台剧。

说来很巧,我的四姐和爸爸的生日同一天,那时候我妈妈每逢爸爸和四姐的生日,就会在酒店办桌请客庆祝,这样的仪式延续好多年。

直到有一年,我突然觉得自己怎么那么聪明,偷偷暗笑这些大人有够笨。每年都受邀来吃饭,怎么都没发现同一天生日的两个人,一个这么老,一个这么年轻,竟然只有我发现这个天大的秘密,我真是个天才。殊不知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是我少一根筋,笨的人其实是我,我还自以为聪明,直到国中以后才恍然明白,不同年分也可以同一天出生,当然会有年龄的差距。看看我有多傻!有时候我还真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


周思洁在其新书《傻傻的花》细数起她的傻傻人生事,还真的有一箩筐。(图片来源:《傻傻的花》/时报出版)

再来说说我国中时代的傻事。由于我小学四年级就立志当歌星赚钱养家,所以我很幸运的可以逃过课业的压力,因为妈妈要我有空就去练歌,至于课业,她只求我没有留级就好。这下可乐到我了,我念书是“念一本丢一本”,那时候有高中联考,我天真抱着歌星梦以为不用去参加联考,所以每个学期结束就把课本丢了。后来是因为很多人跟我妈妈说,你女儿这样不好吧!国中毕业就当歌星,至少要让她念到高中毕业,学历也比较好看。

于是傻傻的把课本丢掉的我,在初三下学期才决定要考高中。这下好了,我心想我怎么可能考得上,那时候本来想去考育达商职,因为考高职会比高中容易,分数也不用那么高。后来会去念静修女中,也是我的憨胆、身在险中不知险的个性让我紧急大转弯。

那时候我家住在静修隔壁巷子,我心想,念育达还要搭公车走一段路,如果念静修,只要从家里走出来转个弯就到了,多方便。然后我又被静修校外的招生宣传公告吸引,上面写着:“本校录取率四分之一。”天真的我又在心里暗笑,那还不简单,四个人去考就有一个人会上,骗肖ㄟ,我赢不了其他三个人吗?于是我又自以为很好考,傻呼呼地去报名。殊不知人家是录取报考总人数的四分之一呀!而不是我所想的四个人选一个那么简单。看看我有多傻!都要念高中了,思考逻辑竟然这么简单。

从歌手到心灵导师,再重回演艺圈出唱片,周思洁写下自己的追梦过程,希望能给想要突破现状的人几帖心灵药方。
从歌手到心灵导师,再重回演艺圈出唱片,周思洁写下自己的追梦过程,希望能给想要突破现状的人几帖心灵药方。(图片来源:《傻傻的花》/时报出版)

我又再次怀疑我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

后来还真的被我考上,但只是夜间部的备取生。我也还算认真去念了一学期,但后来发现夜间部的上课时间和我的生活作息不符,于是隔年又考插班,我总算考回日间部。偶尔我会半开玩笑的说:“我的智商可能真的有问题。”因为当时的考试还有智力测验,我依稀记得老师在发考卷宣布有没有录取时,手上一边是我的笔试成绩,一边是我的智力测验成绩,他看我的表情简直是一副:“怎么可能,你的智商未免太低了吧!”那个目瞪口呆的惊讶神情我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我曾经辗转想去问到底智力成绩有多低,老师都不愿告诉我,只说很低很低。我在想,以我的笨傻,应该是接近白痴的程度,因为我根本看不懂考卷的问题,根本是乱猜乱答。老师是不忍说破,怕伤到我的心。高中时代的傻事,想来更是令人啼笑皆非。

我是在十七岁时参加台视歌唱比赛被日本人挖掘签约到日本出片,日本人对工作的严谨和要求不在话下,在我还没到日本受训前,就请日本一间很大的杂志社到台湾来采访我,摄影师还到故宫拍摄我的宣传照。当时工作人员称赞我的腿好美,那是我第一次在想,腿不就是腿而已,还有漂亮和不漂亮的差别吗?看看我有多傻!对别人的赞美还要认真思考,弄不懂别人的逻辑。现在想来,其实是自己的逻辑有问题,但是我却乐在其中从来没有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反而觉得是另一种幸福。

本文节录自周思洁《傻傻的花》一书,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由时报出版授权转载,欲阅读完整作品,欢迎参考原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