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共肺炎逝者的最后几天 看完让人泪奔 (图)



在中国,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中共肺炎,又有多少人死于这种肺炎?图为2月5日摄于毫无隔离的方舱医院。(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7日讯】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阴影笼罩全球。单单在中国,因为这个肺炎而死亡的真实人数到底有多少,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至少,大多数人对中国官方报出来的数字普通持高度怀疑态度。撇开那些冰冷的数字,我们来看看其中一名逝者的故事。她的故事,由海外一名名字不详的华人,整理自澎湃新闻,发表在“芝加哥家园”。

刚得知怀孕未来得及开心 短短12天 未等确诊人就走了

翁秋秋,女,32岁。严格地说,她没有确诊是“那个病”。因为她从发病到离世,仅仅12天,没等确诊,她已经走了。

1月7日,一切还好好的。翁秋秋去菜市场买了鱼头,鸡肉,青菜,做了一锅火锅,和丈夫、5岁的女儿一起吃。她胃口不错,吃了很多。第二天,她有点不舒服,给丈夫陈勇发微信说感冒了,让他下班后带点感冒药回去,顺便买一盒验孕棒。傍晚,她发现自己真的怀孕了。

陈勇挺高兴,做了一桌好菜。翁秋秋吃得还行,但精神状态不好。当时,他们都以为只是小感冒,休息下就会好。到1月10日凌晨三点,翁秋秋突然加重,发烧38度多。她喊醒陈勇,一家三口骑电动车去了医院——因为家里没人带小孩,他们不放心把女儿独自留在家里。他们生活在湖北黄冈,所以先到了黄冈市中医院,但医生说要等到白天才能吊水。他们又冒雨骑车回了家。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一家三口从七点开始,辗转去了多家医院。到下午,翁秋秋已经呼吸困难,走路都走不动了。陈勇坐在医院凳子上问她:我们不走了,就住这里好不好?她那时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不停点头。陈勇看着她,心里特别难受。

晚上11点,翁秋秋最终到了武汉一家三甲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她的肺,已经全都变白了。他们之前就知道武汉出现“传染性肺炎”,但谁也没想到,翁秋秋可能就是这个病。

翁秋秋和陈勇是生活在黄冈的外地人,跟人合伙开了一家门窗店,小本买卖,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俩人每个月只有三千多块钱的基本工资,还要交每月五百块的房租、再加上女儿上幼儿园的钱,入不敷出。

本来,他们准备好了1月12日放假后,回老家过年。谁知11日凌晨,翁秋秋转入了急救室抢救,很快又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说病情很重,需要用一种机器,费用很高,一天要两万块钱,而且只有不到10%的希望。

陈勇几近崩溃。连着几天,这个男人奔波在医院,一直没有休息。12日早上,他困得实在受不了了,才坐在医院的椅子上睡了一个多小时。那段时间,陈勇和妈妈住在医院附近的一家旅社,为了省钱,第一天没开空调,60块钱一晚。第二天觉得实在太冷了,开了空调,80块一晚。

那旅舍住了很多家属,都是亲人患了肺炎在医院治疗。翁秋秋被隔离,陈勇每天在外面想尽办法筹钱,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借了一遍。他很害怕,一心只想着不能停药,要把妻子的命救回来。

他打了市长热线、省长热线、媒体的电话,还向社会筹款,筹到了四万多块钱。但根本不够。翁秋秋进医院的前三天,每天费用五六万,之后每天两万多。千辛万苦筹到的钱,转眼就没了。

另一方面,陈勇想看看妻子,想跟她说说话,问她好些没有,想吃什么,想做什么……但一直看不到。他打电话问医生,每次都是“没有醒”,“还是很严重”,或者“更严重了”。翁秋秋本来就怀孕,抵抗力下降。医生说,她的手全都发紫了,后来脚也发紫了,都坏死了,病情恶化得特别快。

自从翁秋秋进入重症监护室,陈勇就再也没看到过她,直到她变成一坛骨灰。

1月21日中午,陈勇实在借不到钱了,翁秋秋病情又没有任何好转,他万般无奈,跟岳父商量后,签了放弃治疗的同意书。一个小时后,翁秋秋过世。陈勇后来听说,当时医院有一位老人,病情和翁秋秋一样严重,但坚持治疗后慢慢好转了。

这让陈勇心情很复杂,虽然岳父母没怪他,但他自己特别内疚。他想,如果继续治疗,可能妻子还能救得过来,但当时,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这些天,陈勇晚上躺在床上,每晚都睡不着,脑子里很乱,心痛得说不出话。女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时会问妈妈哪儿去了,他答不上来……

一个特别虐心的悲剧 A particularly heartbroken tragedy

32岁的准妈妈,原本可以幸福地迎接小生命的到来,一家四口安心生活。谁知忽然之间,一种病毒袭来,击溃了她,把她和那个小生命一起带走了。我们在平日里,都以为日子会那么平静、正常地过下去,却不想,有时候会风云突变。而突变之下,我们如此不堪一击。被病魔折磨、来不及留下一句话就离世的女人。悲痛绝望、独自在艰难生活里咬牙死撑的男人。都让人满怀唏嘘。

我们不敢说感同身受,但真的心有戚戚焉。也忍不住设想:如果自己遭遇此番灾难,撑得下来吗?该怎么撑?If I encounter this disaster,can I survive? How can I make it throught? 但也只敢想一个开头。因为往后,怎么想,都是痛,都是难。千言万语,化作一声悲叹。只愿这社会的每一个环节,都深刻吸取教训,不让这悲剧重演。

问责 (Accountability)

1月29日,中央督查组赴黄冈市督查核查——就是翁秋秋此前生活的城市。而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一问三不知。

第二天,这个“一问三不知”主任被免职。此外,还有20多个干部因疫情防控不力被问责。不过,网民表示,被问责的都只不过是芝麻绿豆的小官而已,真正需要问责的,却依然高高在上。

笔者在文章最后这样写到:武汉一疫,虽然涌现出了很多英雄,他们非常值得赞颂。但我们也必须清醒地知道,这次灾难,说到底是一场悲剧,一次人祸。我们无论如何,不能把它唱成一首赞歌。

多少无辜逝去的生命,多少个悲伤绝望的家庭,都是血淋淋的教训。他们真实又残酷地摆在那里,提醒我们:要反思!要反思!疫情一定会过去。而我们的反思,应该才刚开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