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责还是卸责?救民还是救权?(图)

2020-02-21 08:45 作者: 林保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肺炎,暴力防疫,维稳为先。(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20年2月21日讯】中共肺炎从去年12月爆发,当局一再隐瞒疫情,后来即使透露一些实情,也没有完全披露真相。习近平利用世卫秘书长谭德塞为他背书还无效,只能成立应急组织,并进行人事更动,但是遵循的是什么原则,外界一头雾水,因为全程黑箱作业,与处理病毒一样。

这种人事动作大致有以下两波:第一波,1月26日官媒宣布成立了由总理李克强担任组长的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是掌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第二波,2月13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吴玉良在湖北省领导干部会议上宣布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去职,二职分别由上海市长应勇、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任。这两波人事有何玄机?

中央应对小组成员全是宣传、公安等维稳要员,没有公共卫生专家。而唯一的地方首长就是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也就是其他地方死多少人没关系,习近平所在的京畿要地绝不能出问题。

中央应对小组由李克强任组长,他必须到武汉第一线视察,习近平就免了。但是为了防止外界认为习近平大权旁落,因此习透过会见世卫秘书长谭德塞,宣布防疫工作由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这也警告高层其他人勿生非份之想。

暴力防疫 维稳为先

至于地方干部的变更,应勇是习近平之江新军的政法亲信,王忠林虽是山东人,也一直在山东政法系统打滚。这表明习近平防疫的主导思想就是“暴力防疫”,以暴力维稳,与2015年股灾时的“暴力救市”同一模式。原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出身金融系统,是朱镕基、王岐山的人马,他们反对习近平在中美贸易战的蛮干,这下不但有了替死鬼,还可掌控湖北党政大权。

其间还有重要小插曲。中央抗疫小组属下还有个“指导组”的办事机构,简称中央指导组,派赴湖北进行指导。组长是在习近平离开福建后到福建任职、现任副总理孙春兰,副组长是陈一新与王贺胜。

陈一新于2月8日出任指导组的副组长。他出身浙江地方干部,是习近平的之江新军亲信而担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掌握政法委的实权。因此他是兼职,没有放掉政法委的职务。陈一新在调任政法委职务以前的2017年担任过湖北省委副书记与武汉市委书记,一年后就匆匆上调政法委。因此对湖北不会太陌生。他担任副组长对民众与官员有“刀把子”震慑作用。

王贺胜原是国家卫健委副主任,也是2月8日调任湖北省委常委,兼省卫健委党组书记与主任。他是河北人,天津医学院公共卫生专业本科毕业,南开大学法学博士。长期在天津文教部门工作并擅长宣传工作,与习近平的渊源应该是来自担任过天津市委书记的孙春兰。

中共肺炎传播以来,担负专业责任的国家卫健委非常低调,虽然他们在去年12月就派了专家团队到武汉调查。2003年SARS爆发时,卫生部部长张文康还召开记者会诡辩,后被免职。而现任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却是当时参与隐瞒疫情的卫生部副部长!

王贺胜专业对口,但这次是否是习近平接受王贺胜的专业意见而隐瞒疫情,因而需要保护他们才能保护习近平?然后再派到湖北继续贯彻习的意图。现在处在第一线的指导组与省市委领导由习近平人马掌控,架空了李克强。

虽然习近平费尽心机抓权,并且不顾街头陈尸而一再粉饰太平,然而病毒不会屈从于暴力防疫。因此湖北与全国还是一片乱象。习近平掩盖疫情的事实则从别的渠道漏出。《求是》杂志刊登他在1月7日指导防疫的讲话,表面上是拍他“亲自指挥”的马屁,实质上岂不是捅出他是隐瞒疫情的最高负责者?这与林彪事件爆发后抛出文革初期毛泽东从湖南一个山洞里写给江青的信,表明毛早就英明预见林彪的问题,却反噬毛的整人权术,真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