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責還是卸責?救民還是救權?(圖)

2020-02-21 08:45 作者: 林保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肺炎,暴力防疫,維穩為先。(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国2020年2月21日讯】中共肺炎從去年12月爆發,當局一再隱瞞疫情,後來即使透露一些實情,也沒有完全披露真相。習近平利用世衞秘書長譚德塞為他背書還無效,只能成立應急組織,並進行人事更動,但是遵循的是甚麼原則,外界一頭霧水,因為全程黑箱作業,與處理病毒一樣。

這種人事動作大致有以下兩波:第一波,1月26日官媒宣佈成立了由總理李克強擔任組長的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是掌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第二波,2月13日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吳玉良在湖北省領導幹部會議上宣佈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去職,二職分別由上海市長應勇、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任。這兩波人事有何玄機?

中央應對小組成員全是宣傳、公安等維穩要員,沒有公共衞生專家。而唯一的地方首長就是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也就是其他地方死多少人沒關係,習近平所在的京畿要地絕不能出問題。

中央應對小組由李克強任組長,他必須到武漢第一線視察,習近平就免了。但是為了防止外界認為習近平大權旁落,因此習透過會見世衞秘書長譚德塞,宣佈防疫工作由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這也警告高層其他人勿生非份之想。

暴力防疫 維穩為先

至於地方幹部的變更,應勇是習近平之江新軍的政法親信,王忠林雖是山東人,也一直在山東政法系統打滾。這表明習近平防疫的主導思想就是「暴力防疫」,以暴力維穩,與2015年股災時的「暴力救市」同一模式。原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出身金融系統,是朱鎔基、王岐山的人馬,他們反對習近平在中美貿易戰的蠻幹,這下不但有了替死鬼,還可掌控湖北黨政大權。

其間還有重要小插曲。中央抗疫小組屬下還有個「指導組」的辦事機構,簡稱中央指導組,派赴湖北進行指導。組長是在習近平離開福建後到福建任職、現任副總理孫春蘭,副組長是陳一新與王賀勝。

陳一新於2月8日出任指導組的副組長。他出身浙江地方幹部,是習近平的之江新軍親信而擔任中央政法委秘書長,掌握政法委的實權。因此他是兼職,沒有放掉政法委的職務。陳一新在調任政法委職務以前的2017年擔任過湖北省委副書記與武漢市委書記,一年後就匆匆上調政法委。因此對湖北不會太陌生。他擔任副組長對民眾與官員有「刀把子」震懾作用。

王賀勝原是國家衞健委副主任,也是2月8日調任湖北省委常委,兼省衞健委黨組書記與主任。他是河北人,天津醫學院公共衞生專業本科畢業,南開大學法學博士。長期在天津文教部門工作並擅長宣傳工作,與習近平的淵源應該是來自擔任過天津市委書記的孫春蘭。

中共肺炎傳播以來,擔負專業責任的國家衞健委非常低調,雖然他們在去年12月就派了專家團隊到武漢調查。2003年SARS爆發時,衞生部部長張文康還召開記者會詭辯,後被免職。而現任國家衞健委主任馬曉偉卻是當時參與隱瞞疫情的衞生部副部長!

王賀勝專業對口,但這次是否是習近平接受王賀勝的專業意見而隱瞞疫情,因而需要保護他們才能保護習近平?然後再派到湖北繼續貫徹習的意圖。現在處在第一線的指導組與省市委領導由習近平人馬掌控,架空了李克強。

雖然習近平費盡心機抓權,並且不顧街頭陳屍而一再粉飾太平,然而病毒不會屈從於暴力防疫。因此湖北與全國還是一片亂象。習近平掩蓋疫情的事實則從別的渠道漏出。《求是》雜誌刊登他在1月7日指導防疫的講話,表面上是拍他「親自指揮」的馬屁,實質上豈不是捅出他是隱瞞疫情的最高負責者?這與林彪事件爆發後拋出文革初期毛澤東從湖南一個山洞裏寫給江青的信,表明毛早就英明預見林彪的問題,卻反噬毛的整人權術,真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