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专栏】疫情省思:修昔底德留下的不是陷阱 而是启示(图)

2020-05-22 05:25 作者: 宋紫凤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疫情 中国 中共 修昔底德
修昔底德的书中其实并没有什么“陷阱”,然而在疫情之下,重读这部书时,虽然没有读出来“修氏陷阱”,却似读了一部“修氏启示录”。(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20年5月22日讯】自哈佛大学某教授于2010年提出“修昔底德陷阱”论,并用其形容中美关系后,这个新概念一夜走红。“修昔底德陷阱”简单说就是新大国崛起,对现存大国构成挑战,现存大国再对新大国作出回应,一来二去,于是战争不可避免。这一提法颇合中共胃口,因为在这一提法之下,你无论持何种观点,都已经把中共摆在一个“国”的位置,而抹去其“匪”的本质,全然不顾中共根本不具合法性,不能代表中国的这一基本常识。

且不论此“修氏陷阱”论是否真的可以成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铁律,只说今天将这一理论套用中美关系,则不只是对中共的认识不清,更是对正义与邪恶的混淆。中共渗透美国学术界多年,此类悖论的出现应该说不足为奇,甚至不值一驳。然而,时隔10年,某教授在4月22日的一次视频会议上再次提出这个修氏陷阱,虽是冷饭重炒,却也赋予其“时代新意”,那就是在疫情肆虐全球,中美关系紧张的新背景与大环境下,双方更要注意克制,以免落入修氏陷阱。

可以说,这样严重跑偏的讨论与现实的中美关系完全错位。众所周知,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肆虐全球,祸首即是中共,全世界也都在这个过程中有了一个认清中共的机会,都在这场正邪较量中选边站,美国也是其中之一。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修氏陷阱”论无疑是起到了一个混淆视听,为中共救火的作用,这就好像警察捉贼的关头,有人遮道急呼警贼一家当和平共处,不是认识不清,就是别有用心。然而,这一篇非是想对警贼一家之类的悖论有所议论,但修氏陷阱的提法却让我想到另外一些事情,觉得值得思考与分享。

修昔底德的“启示录”

还是要从修昔底德说起。古希腊人修昔底德因为他的历史著作《伯罗奔尼撒战争》而名留千古。所谓修氏陷阱论,其实与修昔底德关系不大。某教授只是取修氏书中的一句话“雅典实力的增长,引起了拉刻代蒙(斯巴达)的警惕,于是战争不可避免。”某教授取这句话做为其大国战争论的理论源头,并用作者的名字将其命名为“修昔底德陷阱”。所以,修昔底德的书中其实并没有什么“陷阱”,然而在疫情之下,重读这部书时,虽然没有读出来“修氏陷阱”,却似读了一部“修氏启示录”。

修昔底德的书中记录了2400多年前,堪称古希腊文明代表的雅典城邦从盛极走向衰亡的这段历史。有意思的是,这段时间的古希腊,发生了很多事情与疫情下的今天有着诸多的相似。

由于当时的雅典人修昔底德是从战争的角度来记录这段历史,所以人们会很直观的认为雅典的黄金时代是由斯巴达人以及那场旷日持久的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的。然而,这个结论并不准确,准确的说法是,雅典的黄金时代是被斯巴达人、战争,外加瘟疫、地震、海啸、神谕一起结束的。

而造成雅典衰亡的诸多要素中,瘟疫、天灾的作用似乎更大于战争因素而在衰亡雅典的过程中首当其冲,特别是在初期阶段,尤其如此。当时雅典在希腊诸城邦中海军实力最为强大,陆上作战虽稍逊斯巴达人,但其防御工事却是易守难攻。所以双方第一年的交战,斯巴达人海陆两面都无功而返,这样的战争从一开始就进入了漫长的消耗战状态,并且以双方雄厚的实力,恐怕再耗上一百年也打不出个所以然来。然而,战争的第二年,公元前430年,一场夺命瘟疫降临雅典,这场瘟疫对雅典的杀伤力远过战争,无论海军、陆军、将军、平民,雅典人无差别的不断死去。在如此剧烈的重创下,才有了后来斯巴达人的胜利。

雅典瘟疫在今天重演

然而,从修昔底德的记载中,我们看到造成雅典衰亡的瘟疫与今天的中共病毒疫情有着惊人的相似。

此前,在《病毒七大特征全息成象惊人对应》一文中,我们介绍过“中共病毒”(SARS-Cov-2,武汉肺炎病毒)特征之一,就是极具伪装性。就是说,这种病毒可以伪装成没有症状,使感染者看起来像健康人一样。也可以伪装成各种症状,使感染者看起来像是患了一般感冒、急性肠胃炎、急性咽喉炎等。正如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所说:“这个病有很多假象”。而台湾儿科医师陈铉炜则用“伪装者”来形容这种病毒。

而根据修昔底德的记录,我们知道雅典瘟疫时,一些患者最初被以为是得了某种其它病,但最后发现是患了瘟疫。也有一些看起来很健康的人,没有先兆的就突然被瘟疫攻击,而这也就意味着今天疫情下常见的无症状感染。

此外,雅典瘟疫与中共病毒疫情都是症状多样多变,很多症状难以解释。修昔底德的记录中,出现胸口剧痛,高烧,口渴,抽搐,皮肤溃烂,失眠,失忆等一长串难以尽述的复杂症状,然而这些还只能算是较常见的,可以总结出来的症状,事实上还有更多的个案所表现出的特别症状没有被一一记录。

中共病毒亦然,感染者除了常见症状之外,还有很多不同的个案表现。如,湖北武汉市中心医院两位染疫医师胡卫锋和易凡,感染中共病毒后肤色变成深褐色。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尼夫(Masha Niv)教授发现,中共病毒患者不仅可能会丧失嗅觉,味觉,有的人还失去了触觉。西班牙研究人员发现,某些感染者竟会在脚上出现类似水痘的病灶。而纽约州近期出现的儿童炎症综合症亦被认为中共病毒有关联。

此外,雅典瘟疫没有专治药物应对,身体强壮与身体柔弱的人都同样被感染之类的情况,也都在今天的疫情中出现。

天灾、异相同时降临

除了瘟疫之外,修昔底德还留下了关于天灾的触目惊心的记录,如地震以前所未有的强度和广度多次发生。海啸也发生多次。海水灌入沿海的城市,将居民卷入海底,雅典人的军事要塞被冲毁,有的船只被撞碎,即便在海水退去后,一些陆地不再露出水面,永远的成为了水下世界。此外,还有大旱与饥荒如影相随。修昔底德还记录了日食这一异相也在以前所未有的频率接连出现。

对照当今,各种天灾与异相更是频繁出现在瘟疫的发源地中国。今年上半年还未结束,四川已发生五次地震。4月1日,四川大凉山森林大火再度复燃,同日山东省多地都突发大火,浓烟蔽日。而继北方多地下雪或冰雹后,今年4月,地处南方的湖北宜昌、四川攀枝花、云南红河州也天降冰雹,屋顶车窗被砸毁,庄稼被砸坏,冰雹小则如鸡蛋,大则直径超过成人手掌。又如2月14日深夜至15日凌晨武汉出现惊人的雷电交加天气,被民众形容为无数冤魂在武汉上空哭嚎。从5月4日晚至5日晨,更可怕的雷电天气再次出现,据“湖北天气”官方微博公布的监测数据,湖北12小时内出现14万次闪电。多地同时伴有暴雨,大风,冰雹,从流传出的视频看,黑夜中的武汉天打雷劈,宛如世界末日。

神谕早已预言了一切

雅典走向衰亡,早已在神谕中被预告。根据修昔底德的记载,战争爆发前,雅典人中一直流传着一句话:“与多利安人的战争将会爆发,死亡随之而来”。所说的多利安人,即是斯巴达人。而斯巴达一方在战争爆发前,也曾向神卜问,他们得到的答案是:只要他们全力以赴,就会赢得胜利,神会与他们同在。

反观当今,古今中外都有相关的预言指向了今天。如,广为流传的《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中的预言,提到猪鼠年(2019~2020年)将有瘟疫与饥荒流行。

又如今年1月初,当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还并不广为人知时,一位犹太拉比平托对外宣称,他在安息日看到了一个可怕的景象,他在录音演说中对信徒说,“这个世界将发生令人震惊的事件,……它将被加载史册,成为历史上最惨的事件之一。”2月时,平托发表声明,他所预见的灾难,正是中共病毒疫情。

再如年仅14岁的印度知名占星师阿南德(Abhigya Anand)早在2019年8月就时曾预言,人类自2019年11月会遭遇重大灾祸,并在2020年3、4月达到高峰,而中共病毒的爆发时间与高峰时间皆与此相符。

雅典衰亡是对今天的启示

修昔底德的书中,我们看到一个疫情肆虐,灾异频降,神谕流传的雅典,以及它不可逆转的衰亡结局。今天,更大的瘟疫在肆虐,更多的灾异在频发,更多的预言在流传,只因一切尚未结束,所以结局还有待揭晓。然而,疫情之下,全球因认清中共而出现的去中共化的大潮正在无可阻挡的向前推动,而这一切的历史走向也就跃然而出,那就是中共累累罪恶的被清算、组织形式的被清除、意识形态的被清洗,一言总之,天灭中共。

所以,如果说修昔底德的书为今天的中国乃至世界留下了什么前车之鉴,当不会是所谓陷阱论,而是一部天灭中共的启示录!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