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讬逾期兑付投资人集体维权遭维稳

中国四川信讬逾期兑付惹恐慌投资人集体维权遭维稳

2020-06-30 08:40 作者: 叶兵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20年6月30日讯】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冲击下的中国金融市场再现信讬公司违约的暴雷事件。继中国上市公司安信信讬因其100多亿元的投资理财项目陷入财务困境被停牌重组之后,四川信讬公司规模超过252亿元的TOT项目也出现逾期兑付的违约情况,投资人感到恐慌,并开始集体维权,要求政府监管部门与该公司积极回应。分析人士称,经济下滑冲击下的信讬业难免发生逾期违约或暴雷事件,而投资者集体维权必将面临当局维稳压力。

六月中旬以来,四川信讬公司的TOT(信讬中的信讬)项目中有部分投资产品发生逾期,上百投资人前往成都市信访部门,并三次集体到四川信讬总部要求保障权益,其中十余人6月24日作为川信TOT违约项目的受害人代表与该公司部分高管人员再次进行面对面沟通。

投资人陈述

参加当面沟通的投资人代表之一吴晓松说,当时与会的还有当地金融监管机构的官员。

吴晓松指出,川信公司一度承认TOT项目有交叉违规操作行为,但后来又予以否认。

这位投资人表示,川信TOT项目至少涉及四种违规行为,分别是所谓的期限错配,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唐氏骗局(也叫老鼠会)”;违规挪用;抹掉坏账;与其他信讬公司互抬。

投资人吴晓松表示,川信TOT项目的门槛比较高,投资人中又许多老人,由于他们相信中国的信讬法和国家背书,而且有政府机构监管,所以把毕生积蓄投进了他们以为风险比较低的理财产品,以免坐吃山空,有的人在现在不能按期兑付的项目上投资,本来是为了赚一点比银行储蓄略高一些的利息,养老治病或者给孩子留学,所以这些投资人都在担心自己的血汗钱打水漂。

信讬理财业者看法

四川信讬上海财富中心的理财专家韶峰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既是金融投资业者,也是川信投资项目的投资人。他说,当前的疫情和不利的金融形势下,川信资金池出现兑付逾期的情况也算正常,这跟P2P暴雷不一样。他表示希望公司和政府能够尽快处理相关问题,不要任其发酵。

投资人吴晓松说,川信方面用疫情影响当作无法如期兑付本金和利息的借口,其实是几年来的违规挪用项目资金出现坏账导致资不抵债。

在四川成都的吴晓松表示,目前中国北京、大连、山东等一些地方的投资人也在为川信TOT项目发生的违约问题表达维权诉求。不过,吴晓松指出,上海那边的投资人似乎还没有动静,可能跟之前发生的安信信讬获得重组,继续运营有关,现在四川的投资人希望川信也能实现重组或者由政府牵头向银行贷款来保证投资人不至于落得血本无归的结局。

在上海的川信经纪人韶峰认为,金融机构在中国一般而言没有破产一说,最多就是重组。他说,目前来说,川信是一家金融机构,对于该机构后续的重组,特别是对客户的兑付,他很有信心。

学者分析

独立的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目前的信讬产业规模可能在17至20万亿元左右,不仅是川信,还有安信等一些别的信讬企业已经暴雷,这是一个行业的问题,而不是一家公司的问题。他说,经济下滑的形势是导致信讬公司暴雷的非常重要的引爆点,会集中爆发。

这位分析人士指出,信讬公司实际上就是影子银行,风险防控能力不及银行,而且还有政策风险,比如经营房地产开发投资等银行不作的项目,遇上经济下滑和疫情影响就会受到很大冲击,因此川信等信讬企业逾期兑付是不出意料的。

贺江兵指出,川信TOT项目已经打破刚性兑付,其背后的银行不会拿钱代为付账,因此他担心川信投资人可能打水漂,血本无归。

贺江兵表示,西方的信讬是受人之托替人理财,大家族、公司或个人将大笔资金委讬金融机构代为理财,而中国的信讬业是反着来的,先有项目,把项目分成块,然后找金融机构、富豪和投资人募集资金,从事银行不作的投资。

他说,一遇到经济下滑,最先倒掉的是参与者以自嘲为“屌丝”的平民百姓和中产者为主的网贷平台P2P,然后是制度设计有问题的信讬机构,目前来看银行虽然会由于经济形势不好而出现更多不良资产,但还远远不会因为这些暴雷事件而面临危机。

投资者维权当局维稳

贺江兵和在上海的信讬理财顾问邵峰都提到了国家层面的维稳。邵峰表示,他说的维稳指的是当局特别强调的当前工作重点“六稳”当中的“稳投资”、“稳金融”。贺江兵则直言他说的维稳就是动用国家机器对蒙受大笔资金损失的信讬公司客户进行稳控,阻止钱财被信讬公司违规操作的受害人采取维权行动。

川信投资人吴晓松称,他们一行十多人代表川信难友依法维护自身权益,出面与川信高管见面,没有上街举牌或拉横幅,但仍然被公安部门打电话及登门警告。他还表示,每次投资人集体到川信总部、银监会或信访部门请愿都有一些警察到场,并且封锁通向大街和市中心天府广场的路口,只许请愿者分别从请愿现场的后门街巷离开。

这位投资人表示,希望社会和媒体了解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有关各方参照先前发生的安信和江西中江信讬等重组案例,积极妥善解决问题。

四川信讬公司的公开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其官网5月11日发布的一份声明说,有别有用心者捏造并散播关于“四川信讬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等不实信息,严重诋毁我公司声誉。公司郑重声明如下:

1、我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一切正常,各项业务均有序开展。

2、对于前述不实言论,我公司已向有关部门举报,并将根据其对我公司造成的损害后果,追究其法律责任。

该网站发布的信息显示,该公司恒泰优资2号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讬计划的第八期、11期和15期将对6月20日到期的投资信讬计划在10个工作日内执行收益分配。

投资人代表吴晓松周一告诉美国之音,川信目前只有极少项目如期分配,已经违约逾期的项目没有进展,银监会一位肖处长对前去投诉的投资人没有作出明确回应。

据中国媒体报导,四川信讬监事会主席孔维文本月早些时候称,四川信讬资金池业务目前遇到流动性问题,在考虑处置资产和引进战略投资者。报导说,目前四川信讬已经被银监局贴身监管。

川信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据说是曾担任上市公司四川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刘沧龙。刘沧龙是因黑社会杀人案而被执行死刑的四川汉龙集团的掌门人刘汉的堂兄。据百度介绍,刘沧龙曾两度担任全国人大代表,2019年获得当局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