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民调:5项核心指标创1997年来新低(组图)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版国安法”实施超过一个半月,有一项最新的香港民意调查显示,5项核心指数全部创1997年有记录以来的新低!资料照。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版国安法”实施超过一个半月,有一项最新的香港民意调查显示,5项核心指数全部创1997年有记录以来的新低!资料照。(图片来源:宇星/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8月19日讯】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版国安法”实施超过一个半月,有一项最新的香港民意调查显示,5项核心指标,包括“自由”、“繁荣”、“法治”、“安定”以及“民主”,全部创1997年有记录以来的新低。有学者分析,民调反映港人的负面情绪,尤其是“繁荣”跌幅最大。而社会上对于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是否接受延任一年的安排意见分歧,学者分析,民调结果有一定的代表性,但议员是否参考来决定去留,则未有定案。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5项指标创新低

据《美国之音》报导,“港版国安法”实施超过一个半月,前身为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研究计划18日召开了记者会,公布一项在3至6日,电话随机抽样成功访问了1,001位18岁以上港民的民意调查显示,5项核心指数,包含“自由”、“繁荣”、“法治”、“安定”以及“民主”,全部创下1997年有记录以来的新低点。

调查以0到10分评价,结果显示,受访者对于全部5项核心社会指标的评分,都是低于5分的合格水准,其中最高分的“自由”指标为4.74分,较一个月前的调查下跌了0.1分;排名第2的“繁荣”指标为4.19分,较一个月前下跌了1.16分,也是5项指标中跌幅最大;排名第3的“法治”指标为3.8分,下跌了0.34分;排名第4的“安定”指标是3.76分,下跌了0.36分;排名第5的“民主”指标为3.7分,下跌了0.67分,也是跌幅第二大的指标。

钟剑华:民调反映出港人对国安法负面情绪

香港理工大学的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的副总裁钟剑华受访表示,民调结果反映港人对“港版国安法”实施后的负面情绪提升得很快,因为很多条文对个人自由有很多限制,且影响到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对于香港优惠地位的反应,令港人对“繁荣”指标的看法有最大影响,因此这项跌幅最大,亦是首次出现5项指标全都不合格,他认为启示作用相当大。

钟剑华说:“所以上一次(调查)我们还有繁荣指标还是5字头,当时刚刚就是国安法通过之后几日,但是到今次连这个繁荣指数都下跌,而且下跌幅度是相当之显著的,是跌了1.16分,是这么多个(指数)当中跌得最急,即是说随着疫情的持续,随着制裁措施,随着很多人担心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独特的国际社会身份,甚至金融中心这个身份都受到损害的话,这个指标今次很明显是跌得很急的。香港其中一个令人有信心,以及令到香港人感到骄傲的,就是香港的繁荣、经济繁荣,这个指标有这样的跌幅,我相信那个启示作用相当之大的。”

钟剑华表示,过去几年“民主”指标的评分已持续下跌,今次的跌幅也相当显著,然而今次的民调结果仍然未反映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的民意反应。

学者:民主指标跌幅显著 

也出席记者会的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的讲师吴凯宇表示,根据过往调查记录,由2017年开始民主指数急速下跌,趋势持续到今次的调查,可能是当时有5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因宣誓风波相继被当局DQ(取消资格),影响港民对民主的评价。

吴凯宇分析,此次调查民主指数继续显著跌幅,与3至6日调查进行期间,当局DQ(取消)了12名民主派立法会参选人资格,与宣布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有关。“经历了一个反修例运动就下跌了0.87分,但是今次都有下跌了0.67分,所以对比来讲都可以说跌幅相当大的。”

繁荣指标受中美关系恶化影响下跌

吴凯宇还表示,繁荣指数在此次调查创下最大跌幅,他认为除了武汉肺疫情严峻,加剧失业率上升等因素之外,他认为亦与中美关系恶化有关,影响到香港长远的经济发展。

吴凯宇说:“或者有些市民觉得,中美关系的恶化,结构性令到香港不能够再做一个经济上的中间人,而长远地会影响到香港的经济繁荣、经济的发展,而不只是疫情。因为疫情就很多人会觉得它始终都是会过去的,即是可能过多一年它就会消失的了,但是如果一些人他评价繁荣指数低的原因,是因为中美关系这个原因,就可能会长远分数都会是低,因为中美关系的恶化会是一个长期因素,短期内都不会有什么解决的。”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是否留任陷两难

吴凯宇说:“两件事情,一个就是民主派的团结是重要的,如果你民主派因为这件事情(是否留任)令到大家很多的争拗,导致分裂也好,或者互相攻击也好,我想这件事情可能影响到明年真是有立法会选举了,那么明年的反对派或者民主派内部协调都会受到影响,所以无论是留任或者全部辞职,或者叫辞职也好,我想可能最重要的考虑,它会不会影响到民主派整体的团结,而这件事情也连系到民调,如果市民一面倒都是支持留任,或者一面倒都是支持要辞职的,如果有这个民调的话,或者有这个公投,会有助整个反对派做一个整体的决定。”

议员去留可参考民调结果决定

香港民研以及一些学生组织,正进行有关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应否接受延任一年之网上民意调查,该结果将于21日公布。

钟剑华表示,民调结果有一定的代表性,但是民主派议员是否参考相关结果决定去留,则未有定案,暂时亦未有民主派政党委讬其做相关的民意调查。

钟剑华说:“至于这次(民调)的结果,即是我都讲过了,意见群组的调查是一个所谓indicative(指标性)的survey(调查),我们不是意图说一个conclusive的一个结论,但是这个indicative的survey如果是有足够的样本数字,加上我们有一个根据很多因素做的加权的程序,数据本身有一定的代表性的,虽然代表性未必及得上全港性抽样调查这么高,偏差可能大一些,所谓标准误差会大一些,但是仍然都是有代表性的,所以我们希望即是这个星期五公布(结果)的时候,让大家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公众的看法是怎样,现在有人估计似乎都是壁垒分明,这样就让星期五的数字让大家看到。至于你说议员有多大程度参考这个指标,作为他作出最后决定的依据,这个我们就交给议员自己了,我们无意让这件事情成为一个决定他们自己怎样取舍的唯一依据。”

公民党、民主党倾向留守议会

两大政党公民党和民主党18日表态倾向留守议会。公民党的党魁杨岳桥在电台节目表示,民主派一旦离开了立法会,议会将失去制衡和反对声音,且难以拖延恶法。

民主党的主席胡志伟在节目上也同意这个说法,他认为市民若不满意留守的民主派议员在未来一年的表现,可在明年立法会选举中,以选票表达不满,好过让港府在没有民主派的议会为所欲为。

朱凯迪、陈志全表态反对留任

然而22名参与民主派会议的立法会议员中,暂时只有“议会阵线”的朱凯迪及陈志全表态反对留任。朱形容他是“迈向揽炒派的议会抗争派”,希望民主派现任立法会议员跟全部民主派初选出线人,可共同商议并作出决定,再通过民意调查让公众参与,作出最终决定。

朱凯迪表示,明年的立法会选举议会战线将会更艰难,并认为应该以公投决定是否杯葛明年的选举,所以应该尽早建立具有公信力的平台。

陈志全18日下午会见传媒表示,目前“非主留派”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只有他跟朱凯迪,他支持集体杯葛“临立会”,主要因为反对特首林郑月娥借着疫情押后选举一年,且不同意人大常委会将全体立法会议员任期延长一年。

陈志全
陈志全(图片来源:宇星/看中国)

可是陈志全表示,现时民主派去留仍在商讨当中,他不希望内部出现互相攻击,是否离开“要看形势”,并非百分百,即使他自己离开议会也未有具体计划,但是在不同岗位都希望达到不令港人灰心,出现民意转向让北京获利,又希望国际继续关注香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