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记者报导疫情被关押健康堪忧 官方干预委讬律师(组图)

2020-09-11 14:0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张展因报导武汉肺炎而被官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移送至检察院审查起诉,她也是继陈秋实、方斌、李泽华之后,第4名因在武汉报导武汉肺炎疫情而被抓捕的公民记者。
张展因报导武汉肺炎而被官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移送至检察院审查起诉,她也是继陈秋实、方斌、李泽华之后,第4名因在武汉报导武汉肺炎疫情而被抓捕的公民记者。(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看中国2020年9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因报导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而被上海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并被羁押狱中的上海维权人士、公民记者张展,近日因在狱中绝食抗争,身体状况变得极差,让人担忧。 至于张展母亲委讬的辩护律师任全牛在尚未与张展会面的情况下,就因官方出手干扰而不得不更换。处于极大压力下的张母左右为难,而她最担心的,仍是张展的健康状态。

面对变更辩护律师及女儿健康 张母左右为难又忧心

综合自由亚洲电台与维权网报导,公民记者张展因报导武汉肺炎而被官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移送至检察院审查起诉。

据9月2日公开的消息显示,张展在看守所内绝食抗议,当局则强行给她灌食。张展目前的身体状况极差。

数日前,就已传出张展的身体状况极差,但张展母亲委讬的律师任全牛不愿意就此事作出回应。

任全牛9月2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8月30日前往上海张家,见到了张展的父母亲:“跟她爸爸妈妈见了面,签了委讬书。第二天去办案单位,检察院说需要(张展)本人签字确认,不然不让阅卷。看守所方面,现在会见又难。先要网上预约,几天以后才能安排会见。本来戴律师预约的是昨天(9月1日)会见张展,看守所取消(会见)的理由是在吊水。我分析可能是因为身体很差,估计走路都困难。”

至于由张展委讬的辩护律师戴佩清9月2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自己不知道张展是否绝食,但她也证实了张展正在吊盐水:“我现在见不到(张展),我问了看守所的(人),看守所说要听医生的。”

面对记者追问为何要听医生的,戴佩清回复:“医生说不吊盐水,我就可以去见(张展)。”

9月7日,戴佩清律师获准与张展会面。根据戴佩清转述称:张展说自己正在抗拒进食,而她也准备一直这样下去,但已经造成身体的营养不良。

9月10日,外界获知,张展仍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并仍遭到强制灌食。

自由亚洲电台9月10日收到一名要求匿名的人士所提供的消息称,张展的母亲非常担忧女儿的身体状况,并提供了张母的电话录音。至于该录音档目前已经过张母委讬的任全牛律师证实,确实是张展母亲的声音无误。

张母表示,她仍希望任全牛律师能继续代理张展的案件,但现在却左右为难:“现在管这个案子的律师(另一律师),她不同意(委讬任全牛律师),如果我让任律师代理,她就不干,任律师是外地人,来一次(上海)又不方便,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只有任律师对案件有帮助,另外,戴律师(现在的律师)她现在要我给她写一个解除和任律师的委讬,我一旦写了,任律师以后就没有机会(为张展辩护)了。”

张母表示,为了张展的辩护权,她已经两晚未眠:“这事关系到张展的性命,张展要是这样长期(绝食),如果事件拖长的话,我感觉问题是严重的。”

张展是否绝食 张展父声称不便透露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为此致电张展的父亲,查询张展现在的身体状况,以及是否绝食中,但张父对于绝食二字十分敏感,这是因上海国保经常找张父谈话的缘故。

面对记者询问张展绝食多久,张父仅回复:“这个我不便说,我开着车,我在高速公路上。”

至于由张母委讬的代理律师任全牛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张展的母亲的确不愿意跟他解除委讬协议。

任全牛强调:“是的,张展的母亲本意并不想解除我,但是她夹在中间,一边是戴律师,一边是国保,办案单位给她施压,她也很难选择。看她很为难我也就不再说,我会继续代理。”

此外,由于上海当局不准许本地律师接受外媒记者采访,导致外界对于张展案的进展所知甚少。

当局欲将张展送往精神病院 遭到家属强烈反对

一名接近张家的王先生透露,当上海警方发现张展具有家族性精神病史后,就打算将张展送去精神病医院,但遭受张展家人的强烈反对,当局为此暂时放弃此作为,决定以“寻衅滋事罪”起诉张展。

2020年2月上旬,张展在离开上海后,以公民记者的身份前往武汉报导当地中共病毒疫情,并将武汉当地的情况拍摄成视频发布到境外社交媒体上。在此期间,张展遭到便衣人士的跟踪。她曾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经常有陌生人尾随在后,并拍摄她,其后遭捕。

张展被捕的前一天,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流露出不畏惧被捕的想法。张展强调:“就用实名吧,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些,他抓就抓吧,在中国到处都是,外面是监狱,里面也是监狱。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要安全干什么。”

任全牛律师在给自由亚洲电台的一份情况介绍信中写道,本周三(9月9日)早晨,他接获上海市浦东区检察院赵性检察官的电话,询问任全牛当日上午为何不前去阅卷,又表示“还是别来了”。

任全牛表示,检察官说张展的家属已经解除跟他的委讬协议。赵检察官又说,张展已经又委讬别的律师来代理此案,因此跟任全牛的委讬程式已经结束了。

张展是继下落不明的陈秋实、方斌,以及已经获释的李泽华之后,第4名因为在武汉报导武汉肺炎疫情而被抓捕的公民记者。

北京独立学者张婷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她非常担心张展的身体状况,并强调:“她跟陈秋实(公民记者)不一样,陈秋实当时很高调,张展跟陈秋实还是不一样的,他们作的都是同一样工作,他们对武汉疫情真相的追踪也好,报导也好,重要的是她做的这些工作并没危害社会,为什么要抓她。以‘寻衅滋事罪’起诉她,这完全是莫须有”。张婷又说,“她绝食,我非常难过。”

针对张展目前的际遇,推友“王剑虹”9月11日推文称,“张展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被强制灌食。张展母亲被戴律师、国保办案单位施压要她解除任律师委讬协议。” “王剑虹”强调,“我们只想知道:张展为何绝食?在看守所有无遭酷刑虐待?她身体到底怎样?被强制灌食极其痛苦,为何戴律师最近通报语焉不详?”

推友“唐夫”9月11日推文说,“如张展这样的女士,怀悲天悯人的胸襟,陷命铁窗,鬼神莫测。其不屈不挠,奋力拼搏,国人之罕见精英,被害至此,真令人发指欲狂。天地不公,令华夏奸臣当道,暴君接踵,六月飞雪,九州横流,冤狱布市,冤魂弥天。何时天公重抖擞,还华夏安宁,予张展公道。此女有秋瑾遗风志气,时下受此重刑。扼腕悲夫!”

公民记者张展自从2020年2月1日左右前往武汉报导当地武肺疫情后,就一直透过微信、YouTube、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直播武汉的现场情况,并竭尽所能帮助受到武汉肺炎影响的人士维权。身处武汉实地的张展还撰写了大量关于在地疫情的真实报导,而她如实地报导自然是惹恼了北京当局。

2020年5月14日,当局遂派人在武汉抓捕了张展,并将她押回上海。5月15日,张展被上海市浦东分局刑事拘留,被控寻衅滋事罪,后续被批捕。此案件已经送至检察院。目前张展羁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内。

张展曾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抓就抓吧,在中国到处都是,外面是监狱,里面也是监狱。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要安全干什么。”
张展曾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抓就抓吧,在中国到处都是,外面是监狱,里面也是监狱。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要安全干什么。”(图片来源:维权网)

张展档案

张展(女):1980年出生,陕西省籍人,上海市浦东新区常驻居民,上海维权人士、网络异议人士、公民记者。

张展在硕士毕业后,在上海谋职工作。她因不满中国当局的政治现状,长期透过网络平台发布批评“一党专政”、腐败滥权等言论,而她活跃的做派、尖锐且颇具针对性的言论,曾多次遭到上海警方约谈、传唤及威胁。

从2019年以来,张展因在微信等网络平台上大量转发香港“反送中”的抗议视频、图片及文章等资料,特别的是她还每日自己撰写文章发声,并利用行为艺术等方式来声援香港。张展还曾于9月期间,站在上海街头举着伞,在此期间除了要求结束社会主义制度外,还要求共产党下台,但她也在9月9日遭到上海市警方传唤,自此失联。

外界后续获知,上海市黄浦公安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她刑事拘留,张展的父亲也因此遭受警方威胁,因此拒绝对外透露张展的具体资讯。

2019年11月26日,张展被羁押65天之后,终于获得释放。据悉,张展在被羁押期间,曾经两次遭到强制性“精神病鉴定”。在此之前,她被羁押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内,而她在被拘留期间曾经两度绝食抗议。

2020年5月14日,张展因赴武汉报导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汉遭到当局抓捕,押回上海。隔日,张展就遭到上海市浦东分局刑事拘留,并被控“寻衅滋事罪”,随后亦遭到批捕。此一案件已经到检察院。目前张展羁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内。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