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記者報導疫情被關押健康堪憂 官方干預委託律師(組圖)

2020-09-11 14:0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張展因報導武漢肺炎而被官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移送至檢察院審查起訴,她也是繼陳秋實、方斌、李澤華之後,第4名因在武漢報導武漢肺炎疫情而被抓捕的公民記者。
張展因報導武漢肺炎而被官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移送至檢察院審查起訴,她也是繼陳秋實、方斌、李澤華之後,第4名因在武漢報導武漢肺炎疫情而被抓捕的公民記者。(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20年9月11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因報導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而被上海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並被羈押獄中的上海維權人士、公民記者張展,近日因在獄中絕食抗爭,身體狀況變得極差,讓人擔憂。 至於張展母親委託的辯護律師任全牛在尚未與張展會面的情況下,就因官方出手干擾而不得不更換。處於極大壓力下的張母左右為難,而她最擔心的,仍是張展的健康狀態。

面對變更辯護律師及女兒健康 張母左右為難又憂心

綜合自由亞洲電臺與維權網報導,公民記者張展因報導武漢肺炎而被官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移送至檢察院審查起訴。

據9月2日公開的消息顯示,張展在看守所內絕食抗議,當局則強行給她灌食。張展目前的身體狀況極差。

數日前,就已傳出張展的身體狀況極差,但張展母親委託的律師任全牛不願意就此事作出回應。

任全牛9月2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8月30日前往上海張家,見到了張展的父母親:「跟她爸爸媽媽見了面,簽了委託書。第二天去辦案單位,檢察院說需要(張展)本人簽字確認,不然不讓閱卷。看守所方面,現在會見又難。先要網上預約,幾天以後才能安排會見。本來戴律師預約的是昨天(9月1日)會見張展,看守所取消(會見)的理由是在吊水。我分析可能是因為身體很差,估計走路都困難。」

至於由張展委託的辯護律師戴佩清9月2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自己不知道張展是否絕食,但她也證實了張展正在吊鹽水:「我現在見不到(張展),我問了看守所的(人),看守所說要聽醫生的。」

面對記者追問為何要聽醫生的,戴佩清回覆:「醫生說不吊鹽水,我就可以去見(張展)。」

9月7日,戴佩清律師獲准與張展會面。根據戴佩清轉述稱:張展說自己正在抗拒進食,而她也準備一直這樣下去,但已經造成身體的營養不良。

9月10日,外界獲知,張展仍在看守所絕食抗議,並仍遭到強制灌食。

自由亞洲電臺9月10日收到一名要求匿名的人士所提供的消息稱,張展的母親非常擔憂女兒的身體狀況,並提供了張母的電話錄音。至於該錄音檔目前已經過張母委託的任全牛律師證實,確實是張展母親的聲音無誤。

張母表示,她仍希望任全牛律師能繼續代理張展的案件,但現在卻左右為難:「現在管這個案子的律師(另一律師),她不同意(委託任全牛律師),如果我讓任律師代理,她就不幹,任律師是外地人,來一次(上海)又不方便,我現在不知道怎麼辦,只有任律師對案件有幫助,另外,戴律師(現在的律師)她現在要我給她寫一個解除和任律師的委託,我一旦寫了,任律師以後就沒有機會(為張展辯護)了。」

張母表示,為了張展的辯護權,她已經兩晚未眠:「這事關係到張展的性命,張展要是這樣長期(絕食),如果事件拖長的話,我感覺問題是嚴重的。」

張展是否絕食 張展父聲稱不便透露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為此致電張展的父親,查詢張展現在的身體狀況,以及是否絕食中,但張父對於絕食二字十分敏感,這是因上海國保經常找張父談話的緣故。

面對記者詢問張展絕食多久,張父僅回覆:「這個我不便說,我開著車,我在高速公路上。」

至於由張母委託的代理律師任全牛向自由亞洲電臺證實,張展的母親的確不願意跟他解除委託協議。

任全牛強調:「是的,張展的母親本意並不想解除我,但是她夾在中間,一邊是戴律師,一邊是國保,辦案單位給她施壓,她也很難選擇。看她很為難我也就不再說,我會繼續代理。」

此外,由於上海當局不准許本地律師接受外媒記者採訪,導致外界對於張展案的進展所知甚少。

當局欲將張展送往精神病院 遭到家屬強烈反對

一名接近張家的王先生透露,當上海警方發現張展具有家族性精神病史後,就打算將張展送去精神病醫院,但遭受張展家人的強烈反對,當局為此暫時放棄此作為,決定以「尋釁滋事罪」起訴張展。

2020年2月上旬,張展在離開上海後,以公民記者的身份前往武漢報導當地中共病毒疫情,並將武漢當地的情況拍攝成視頻發布到境外社交媒體上。在此期間,張展遭到便衣人士的跟蹤。她曾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經常有陌生人尾隨在後,並拍攝她,其後遭捕。

張展被捕的前一天,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流露出不畏懼被捕的想法。張展強調:「就用實名吧,你完全不用擔心這些,他抓就抓吧,在中國到處都是,外面是監獄,裡面也是監獄。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區別,要安全幹什麼。」

任全牛律師在給自由亞洲電臺的一份情況介紹信中寫道,本週三(9月9日)早晨,他接獲上海市浦東區檢察院趙性檢察官的電話,詢問任全牛當日上午為何不前去閱卷,又表示「還是別來了」。

任全牛表示,檢察官說張展的家屬已經解除跟他的委託協議。趙檢察官又說,張展已經又委託別的律師來代理此案,因此跟任全牛的委託程式已經結束了。

張展是繼下落不明的陳秋實、方斌,以及已經獲釋的李澤華之後,第4名因為在武漢報導武漢肺炎疫情而被抓捕的公民記者。

北京獨立學者張婷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她非常擔心張展的身體狀況,並強調:「她跟陳秋實(公民記者)不一樣,陳秋實當時很高調,張展跟陳秋實還是不一樣的,他們作的都是同一樣工作,他們對武漢疫情真相的追蹤也好,報導也好,重要的是她做的這些工作並沒危害社會,為什麼要抓她。以『尋釁滋事罪』起訴她,這完全是莫須有」。張婷又說,「她絕食,我非常難過。」

針對張展目前的際遇,推友「王劍虹」9月11日推文稱,「張展在看守所絕食抗議,被強制灌食。張展母親被戴律師、國保辦案單位施壓要她解除任律師委託協議。」 「王劍虹」強調,「我們只想知道:張展為何絕食?在看守所有無遭酷刑虐待?她身體到底怎樣?被強制灌食極其痛苦,為何戴律師最近通報語焉不詳?」

推友「唐夫」9月11日推文說,「如張展這樣的女士,懷悲天憫人的胸襟,陷命鐵窗,鬼神莫測。其不屈不撓,奮力拼搏,國人之罕見精英,被害至此,真令人髮指欲狂。天地不公,令華夏奸臣當道,暴君接踵,六月飛雪,九州橫流,冤獄布市,冤魂彌天。何時天公重抖擻,還華夏安寧,予張展公道。此女有秋瑾遺風志氣,時下受此重刑。扼腕悲夫!」

公民記者張展自從2020年2月1日左右前往武漢報導當地武肺疫情後,就一直透過微信、YouTube、推特等社交媒體平臺直播武漢的現場情況,並竭盡所能幫助受到武漢肺炎影響的人士維權。身處武漢實地的張展還撰寫了大量關於在地疫情的真實報導,而她如實地報導自然是惹惱了北京當局。

2020年5月14日,當局遂派人在武漢抓捕了張展,並將她押回上海。5月15日,張展被上海市浦東分局刑事拘留,被控尋釁滋事罪,後續被批捕。此案件已經送至檢察院。目前張展羈押在浦東新區看守所內。

張展曾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抓就抓吧,在中國到處都是,外面是監獄,裡面也是監獄。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區別,要安全幹什麼。」
張展曾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抓就抓吧,在中國到處都是,外面是監獄,裡面也是監獄。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區別,要安全幹什麼。」(圖片來源:維權網)

張展檔案

張展(女):1980年出生,陝西省籍人,上海市浦東新區常駐居民,上海維權人士、網絡異議人士、公民記者。

張展在碩士畢業後,在上海謀職工作。她因不滿中國當局的政治現狀,長期透過網絡平臺發布批評「一黨專政」、腐敗濫權等言論,而她活躍的做派、尖銳且頗具針對性的言論,曾多次遭到上海警方約談、傳喚及威脅。

從2019年以來,張展因在微信等網路平臺上大量轉發香港「反送中」的抗議視頻、圖片及文章等資料,特別的是她還每日自己撰寫文章發聲,並利用行為藝術等方式來聲援香港。張展還曾於9月期間,站在上海街頭舉著傘,在此期間除了要求結束社會主義制度外,還要求共產黨下臺,但她也在9月9日遭到上海市警方傳喚,自此失聯。

外界後續獲知,上海市黃浦公安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將她刑事拘留,張展的父親也因此遭受警方威脅,因此拒絕對外透露張展的具體資訊。

2019年11月26日,張展被羈押65天之後,終於獲得釋放。據悉,張展在被羈押期間,曾經兩次遭到強制性「精神病鑒定」。在此之前,她被羈押在上海市浦東新區看守所內,而她在被拘留期間曾經兩度絕食抗議。

2020年5月14日,張展因赴武漢報導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漢遭到當局抓捕,押回上海。隔日,張展就遭到上海市浦東分局刑事拘留,並被控「尋釁滋事罪」,隨後亦遭到批捕。此一案件已經到檢察院。目前張展羈押在浦東新區看守所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