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警对“劳教冠军”高价维稳 辽宁维权者无故被折磨(组图)

2020-09-15 10:3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已经维权多年的辽宁人士姜家文,在官方多年不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已博得“劳教冠军”之称号。
已经维权多年的辽宁人士姜家文,在官方多年不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已博得“劳教冠军”之称号。(图片来源:维权网)

【看中国2020年9月15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辽宁维权人士、人权捍卫者姜家文11日于北京遭到员警带走,并被折磨了三天两夜。现年70多岁的姜家文因维权多年,每年总被官方维稳折腾个好几回。如今的他,已经成为后无来者的被“劳教冠军”的他。

员警的高价维稳 “劳教冠军”辽宁维权者姜家文被折磨三天

综合维权网与民生观察报导,已经维权多年的辽宁人士姜家文,由于总热心帮助弱势群体维权,因此在获得官方“嘉奖”之下,已博得“劳教冠军”之称号,旁人皆难以望其项背。至于经历过无数次拘留劳教的姜家文,未曾被击垮了意志,迄今仍坚定维权。

姜家文在今年3月才因刑满获释,并因武汉肺炎疫情严重遭到限制,迟至5月份方才前往北京。但因他在北京没有安定的住所,只能处于流离失所的状态。

在5月的两会期间,姜家文又遭到地方当局遣返至丹东,并以疫情为由,被关押了14天。不过,14天过后,当局仍没有释放他,且还拖拖拉拉延迟着时间,甚至在隔离期间没收了姜家文的手机。最后,在外界呼吁关注下,当局才结束对姜家文实施的隔离行动,将他释放回家。

姜家文在回家后,依旧没有住处,只能够投靠亲友,借宿他人家中。姜家文随后也再次返回北京维权,只是他维权多年,皆尚未解决没有住房,没有养老保险金待遇等问题。

今年9月11日上午10时10分左右,有朋友邀约长驻北京的姜家文吃饭,但当姜家文应约前往八宝山地铁站附近准备转车时,却遭遇北京市公共交通安全保卫总队的5名员警拦截。在经过一番盘查核实身份后,姜家文被非法带往就近警务处(八宝山交通安全指挥中心),并又遭受进一步的搜查。最后,姜家文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被非法扣押了两个小时,随后则被移交至辽宁丹东市驻京办。接下来,姜家文被带至北京市丽苑镔馆,并遭到丹东市信访局陈庆、丹东市公安局元宝分局常驻北京驻京办刘作新、元宝区信访局地刘兴,以及丹东市派出所孙姓民警等4人,限制了人身自由。

9月12日下午,在元宝公安分局七道派出所员警秦志明,以及七道办事处信访主任王立波的“陪同”下,姜家文乘坐着G397次高铁返回辽宁丹东。当晚20时24分,火车抵达丹东,秦志明、王立波同姜家文吃过晚饭后,直接将他送至七道派出所,并为姜家文做了无为的笔录。

对此,姜家文表示:“他们问我8月6日和8月7日两次到国家信访局和公安部反映什么问题,这不是明知故问吗,然而就宣读一下训诫书,我被关押17小时,于13日的15时恢复自由。 ”

然而,回顾姜家文接连两日遭到非法带走、扣押及限制自人身由的情况,就能得知员警一开始从辽宁丹东驾驶着警车行驶了9千多公里抵达北京,只为了接走一名人权捍卫者来落实维稳之责,若再包括员警自北京扣押了姜家文后,所经历的数个交接阶段,例如将姜家文移交至辽宁丹东驻京办,再将姜家文带回驻京办,随后再将他安置在丽苑宾馆中,以及隔日陪着姜家文搭乘高铁回辽宁等,这些历程都显示官方付出的维稳代价高昂,且不合理。然而,这就是中国式的维稳代价:运用纳税人的钱来进行高价维稳,却不愿意花费一分钱来解决维稳者所面临的实质问题。

另外,在驻京办工作人员曾告诉姜家文说,待他回去后,给办理低保及廉租房,一个快70岁的老人应该要享受的是退休待遇,而非低保。姜家文应该要有属于自己的安置房,而非廉租房,至于他多次遭受殴打致残的赔偿,也应该一次补偿到位,来结束流离失所的生活,而非用低保廉租房来代替解决问题,多次的劳教及判刑都应该要得到合理的赔偿。

维权经验丰富 姜家文亦遭监狱迫害

此外,拥有许多维权经验的姜家文,亦曾在被关押期间遭遇官方迫害,历经九死一生。

在2018年6月4日因纪念六四而遭受当局刑拘一个月的姜家文,在7月5日获释后,对外讲述自己在看守所中惨遭酷刑,以及遇上同样因纪念六四遭到刑拘的十几名维权难友的悲惨经历。

姜家文当时表示:“当时我被关押在2区209监室,进室看到,先前因5月28日在国家信访局门前为大集访拍照,而被当局抓捕的内蒙知名维权访民陈文超。后因同案,隔天我便被调到210监室。看守所医务人员为我检测血压高至180汞柱,血糖低至3.2。再后来,我的血糖每天下降,最终降至2.0。同时为还有冠心病、脑梗、腰椎骨质增生、低血糖等病症。在我有如此重病的情况下,还被他们使以酷刑强制带上刑具(手脚相连的手铐脚镣,民间俗称的“狗炼”),他们边给我带刑具,我边高喊‘打倒共产党!’一直喊进监室让所有人都能听到。”

经历过带上刑具就直不起腰,也睡不了觉的姜家文又说:“他们将空调开至最低温,又不给我被子盖,后来我被冻的感冒发烧。他们还不允许监室里的人与我讲话,并不允许同监室的人帮助照顾我,但我还是得到有良知同监室人的同情与照顾,夜里为我盖被子、为我解提裤子;给我添菜和馒头。四天后,因我两只手肿的像馒头,皮肤被镣铐磨破,他们才给解除刑具。在押期间,我得知2018年3月在小号被他们关押至死一名嫌疑人,被西城看守所掩盖,真相无人知晓。我在被关押的30天里,看守所没有任何人理我,办案单位也不提审。这充份说明我被‘寻衅滋事’是没有依据的,完全是被它们构陷的。由此可见他们是多么邪恶!”

姜家文表示,因自己罹患多种病症,但在进所安检时,随身携带的药品及硬币等杂物通通被看守所扔掉了。他说:“他们差不多等于公开抢劫在押人员财物了,外边市场卖的黄瓜2元钱1斤,看守所里卖三根11元,香蕉4根10.5元,50克左右的鸭蛋卖3元一枚。”

此外,姜家文虽然重病缠身,看守所却不准许他花费自己任何一分钱。“我请愿被它们抢劫都不允许,源于营养极度贫乏,我血压高、血糖低始终处于半晕迷壮态。可见他们的目地比抢劫我钱财更让人恐怖,这是想要制我于死地而后快啊。”

姜家文还透露,在看守所里的公示牌上,明文规定《在押人员权利与义务》,但没有一项权利能够兑现,例如每日生活规范规定“每天室外活动不得低于两小时”,但每周仅有两日的放风时间,每次仅有十分钟左右,而约见住所检察官,得经过看守所人员百般刁难,若要约见所长更是没有人理你。他们剥夺了在押人员的全部权利。至于监管改造部门虽明文规定“在押人员购买生活物品不得超过市场价”,但西城看守所超市物价昂贵,比起外面要贵上个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百。姜家文怒批,这不是公开抢劫在押人员的财物,又是什么?

姜家文直言,在专制下的国度不存在法律二字,权利及金钱才是至高无尚的,他们为了卫护手中窃取来的权利,可以滥用执法权,并肆意践踏法律、无故伤害民众而不用负任何责任。

今年10月15日,姜家文被从北京强制遣返至丹东后,在七道派出所中被关了七日,随后被以涉嫌颠覆国政权罪逮捕。10月22日,姜家文被押送至丹东市看守所羁押。六个月后,改为被以寻衅滋事罪起诉,案由则是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并在推特上发推文及针对香港占中拍照上网,声援徐彩虹、何斌、李延香、朱小平等人。

办案单位除了运用先前均以处罚过的陈年旧账,再度重复处罚构陷,并用莫须有的罪名再度构陷、制造冤假错案来对姜家文进行打击报复。姜家文后续因被非法构陷,获刑一年六个月。他于2019年5月29日转至沈阳市大北监狱内,接受羁押,每日坐板14个小时屁股坐烂没有人管。姜家文虽然罹患血压高,冠心病,脑梗,狱方却不给开药。他在53天后,转至辽宁抚顺市南花院监狱服刑,并再次遭遇非人道的迫害。

狱方先是让姜家文扛着120斤的大包,若扛不动非打即骂。早晨晚上还得面朝墙、低头站立。在十天新入监劳动教育后,还得下队生产劳动,随后又被安排跑缝纫机。若做不了非打即骂,甚至是遭遇电棍、被以脚踩头部、被电棒电击头部,并导致头发大量脱落。当姜家文每日面朝墙站立15个小时后,脚会肿得穿不上鞋,且上不去床。狱方让他这样站了三个月,就是不让看病吃药。家人每个月存钱到姜家文的帐户中,狱方却不许他花,让他每日喝着没油土豆汤,至于他每顿饭所吃的两个小馒头,根本无法填饱他肚子。当姜家文的妹妹送药来,狱方却将主要治病的药给扣下,抚顺南花园监狱可谓用尽各种虐待手段来迫害他,要置他于死地。

姜家文最后于2020年3月20日盼得刑满获释,但监狱狱政科教育科两科长及多名狱警,直接将他押送至丹东市七道司法所,并交由司法所、派出所及办事处三方接收,再维控70天。两会结束后,姜家文方获自由。

姜家文从维权迄今,从未有任何问题被解决,因官方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并导致姜家文遭遇多次打击报复,成为了被拘留老教专业户。
姜家文从维权迄今,从未有任何问题被解决,因官方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并导致姜家文遭遇多次打击报复,成为了被拘留老教专业户。(图片来源:维权网)

“劳教冠军”姜家文的维权经历

依民生观察6月23日报导,姜家文的上访原因为:他于2001年11月3日在家门前遭到丹东翔宇汽车修配厂厂长张永平带领的三名工人、一名车主给打成重伤,随后却又被丹东方元宝区公安分局九道派出所制造成一起十九的冤假错案。当三级终结后,姜家文于2005年9月进京上访,并在13天后遭到丹东市元宝区公安分局绑架,并劳动教养一年。至于他在后续维权过程中,则不断遭遇绑架及迫害。

姜家文2005年10月遭到劳教一年12个月;2007年2月遭到劳教一年12个月;2008年7月遭到劳教一年12个月;2011年3月遭到劳教一年12个月;2012年11月遭到劳教一年12个月;2014年10月遭到刑拘8个月,直至2015年5月出狱;出狱后,同年又被刑拘了3次,合计3个多月;2018年6月遭到刑拘1个月;同年10月22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半年后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18个月有期徒刑。

姜家文目前被非法劳教五次合计5年,刑事拘留五次累计12个多月,至于行政拘留已是不计其数,拘禁累计20多次,累计达100余月。

姜家文从维权迄今,从未有任何问题被解决,因官方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并导致姜家文遭遇多次打击报复,成为了被拘留老教专业户。

外界将会继续关注姜家文被遣返回辽宁丹东的情况。

姜家文电话:18701419860。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