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聊城村支书雇凶除掉举报人 曾威胁:60万买一命(组图)

2020-09-16 11:2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针对“村支书雇凶开车撞死举报者案件”,遇害的维权公民家属表示:不接受赔偿,希望维持原判。
针对“村支书雇凶开车撞死举报者案件”,遇害的维权公民家属表示:不接受赔偿,希望维持原判。(图片来源:微博)

【看中国2020年9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山东聊城的村支书刘继法在任期间雇凶撞死维权公民、举报者许月田,一审获死刑。经山东高院9月初开庭二审后,仍未宣判。因刘已将100万赔偿款送至法院,盼获谅解、轻判。许月田的儿子许会于9月14日上网发帖称,不接受赔偿,希望维持原判,告慰亡父。被害者的女儿许娜则表示,曾听见刘继法在电话中恐吓父亲,“60万买你一条命”。

微博主“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15日上午发文称,山东省聊城市郑坑村的村民许月田,因家中8亩老宅基地在棚户区改造过程中,遭到占用且没有得到任何的补偿,所以他从2014年开始就向有关部门信访,“要求依法发放补偿款,并质疑村内补偿工作不公开透明”。但许月田却被村支书报复,雇凶撞死。

许月田因家中的8亩老宅基地在棚户区的改造过程中被占用,且未获得任何补偿,于2014年开始维权,后来遭时任村支书的刘继法雇凶撞死。
许月田因家中的8亩老宅基地在棚户区的改造过程中被占用,且未获得任何补偿,于2014年开始维权,后来遭时任村支书的刘继法雇凶撞死。(图片来源:微博)

综合民生观察与新京报报导,针对“村支书雇凶开车撞死举报者案件”,遇害的维权公民许月田的儿子许会表示:目前,案件二审已经开庭,希望能让我父亲在九泉下能闭上眼睛,还给我们一个公道。

回忆起此案,许会表示,塌天大祸于2016年9月1日降临在他这个平淡家庭中,因父亲被村支书刘继法雇凶给撞死了。许会当时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只见面目全非、满身是血、已经逝世却没闭上双眼的老父亲。他认为,父亲当时的模样,仿佛是在说,他死的冤枉。

许会说明,父亲许月田是在9月1日下午2时30分左右,在前往村委会看分钱榜的路途中,在财干东路上遭到一辆无牌照的车辆尾随,并被活活撞死在郑坑村的支管会门口。

许会接着说道,案发后,公安机关立刻迅速侦破这一起重大恶性故意杀人案,并于9月28日抓捕了犯罪嫌疑人苏杭,但苏杭却对杀人事实供认不讳。然而,深究他的杀人动机:竟然是说许月田曾于2016年3月阻拦他在郑坑村的拆迁工地上工作,并打了他两巴掌,苏杭为此怀恨在心,决定要伺机报复。不过,许会强调,他的父亲为人老实本分,从来没有与人发生过争吵。因此,他们始终坚持:苏杭在撒谎。除了亡者亲属,连刑警队、检查院也不相信这项杀人动机,于是将案子持续发回补充侦查。

许会又说,但苏杭就是都不给交代。在原一审开庭期间,居然还来了20多名黑社会混混,而他们也始终坚信,刘继法就是幕后主使者。他又强调,刘继法也在外头扬言,只要苏杭不供出他(刘继法),他第一个就要先办村里(许会的村子)的村民左某,接着再办他(许会)的老母亲初春荣。

不过,苏杭后来还是供出了刘继法。

许会说,苏杭于2018年1月被原一审聊城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顶不住压力的苏杭,在同年2月底交代了村书记刘继法雇执法局公务员李鹏安排苏杭于8月中旬开始盯梢许月田,并在9月1日将他撞死;同年7月20号,刘继法、李鹏等12人被抓捕。刘继法、李鹏也承认安排苏杭撞死许月田。许会进一步说明,刘继法还承认他曾于2014年雇凶,导致4名蒙面人光天化日下拿着砍刀、镐把出现在聊城香江童装店中,将许月田殴打至微伤;2019年4月份,中级法院开庭一审,刘继法却当庭不认罪,还一直叫嚣说许月田诬告他,全是他的错。许会又说,他父亲于2016年被杀后,“刘继法一家没有跟我们联系过。”法官最后问刘继法是否愿意赔偿被害人,刘都是咬着牙,过了许久才表示愿意赔偿。不过,许会也强调,刘继法的律师说刑警队扣押了刘继法的100万元,而那些钱足够赔偿许家了。

历经诸多事情后,许会表示,他们家及他们村子中的村民都要求聊城中级法院对刘继法维持原判(死刑),并应立即执行,至于苏杭及李鹏也应该要被判死刑。并表示,自己“感觉李鹏判的罪名比较轻。”

许会接着说明,针对刘继法、苏杭及李鹏上诉一案,山东省高院于2020年9月3日进行二审开庭,刘继法当时缴交100万至法庭,李鹏则缴交了50万,说是要赔偿许家,刘继法的律师居然说:“不管被害人家属接受不接受这个赔偿,我们已经交到法院!”

对此,许会怒批,他父亲被杀害这件事,“是一个有预谋目标很明确的雇凶杀人”,因此他们恳请山东高院,将刘判处死刑,且立即执行,至于所有的参与者都应该要得到相应惩罚,希望让他父亲在九泉之下能够闭上眼睛,还他们一个公道!

村支书刘继法雇凶撞死举报村民许月田之案情回顾

2016年9月1日下午14时许,郑坑村一名54岁的村民许月田遭到一辆尾随多时的无牌白色丰田轿车给加速撞倒,导致许月田当场死亡,而许当时骑乘的浅绿色电动自行车则紧挨着路中央的护栏翻倒在地,肇事车辆随后是逃离了现场。

许月田是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郑坑村的村民,他除了经营一家童装店,平时还做建筑工。驾车撞死许月田的苏杭,在事发27天后,在聊城市的一家饭店员工宿舍被逮捕。

苏杭一开始向警方供述的作案动机是他于2013年3月在郑坑村开挖掘机,曾遭许月田“从挖掘机上拉下来打了两巴掌”,于是他开始伺机报复。然而,许月田的女儿许娜强调,父亲从来没有去过工地,也不可能会动手打人。聊城市中级法院于2018年1月5日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苏杭死刑,而苏杭随后提出上诉,并在二审期间供述,他所以开车撞死许月田,是受到当时担任郑坑村党支部书记的刘继法,以及时任该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职工的李鹏指使、安排。同年7月,刘继法等人遭到刑拘。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于2019年10月18日出具的判决书显示,由于许月田持续的上访反映刘继法贪污公款及套取国家资金,引发刘继法于2016年8月指使他人伺机报复,最后导致许月田死亡。刘继法、苏杭在一审中被判死刑,李鹏则被判无期徒刑。

不愿意接受赔偿死者家属:希望法院维持原判

因家中的8亩老宅基地在棚户区的改造过程中被占用,且未获得任何补偿,导致许月田于2014年向有关部门反映,并要求依法发放补偿款,同时针对村内拆迁补偿工作的不公开、不透明提出质疑。

许月田在举报后,便遭到刘继法报复。依判决书显示,2014年10月16日,刘继法曾指使多人赴许月田的童装店。行凶者戴着帽子与口罩,手持砍刀、镐等凶器进店进行殴打,造成了许月田轻微伤。刘继法后续付款10万元给打人者,包括3.5万元是用来赔偿许月田。

许娜表示,父亲在被打后,有两三个月都无法下地。此外,她曾于2013年听见刘继法给父亲打来恐吓电话,“你如果再老是要你的老宅基地,然后我就60万买你一条命”。

其实,许月田向有关部门信访已多年,直至出事当日上午,他还在村内会议上当面对刘继法提出质疑。回忆此事,许娜说,“刘继法答不上来,满头大汗,恶狠狠地看着他(许月田)”。

刘继法在一审被判处死刑后,提出了上诉,并希望能获得网开一面、希望能“少杀慎杀”。2020年9月初,山东高院开庭二审,目前尚未对外宣判。许娜告诉新京报,刘继法及其辩护律师曾经在庭审上要求赔偿100万元,希望获得轻判,但许娜强调,“除了严惩凶手之外,我们一分钱也不要,就要求维持原判。”

关注此案的中国网民纷纷留言表示,“好多地方都还有这样的干部”、“判死刑也震慑不了犯罪分子的嚣张”、“不但不应网开一面,对那些恶意报复举报人的还应重判”、“社会危害性,社会影响都太大了,必须严惩”、“还有脸上诉”、“朗朗乾坤光天化日,愿恶无处遁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