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把它当作是方方给武汉的一封情书”(图)


武汉肺炎  方方
2021年1月23日是武汉因武肺疫情封城一周年的日子。(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月24日讯】2021年1月23日是武汉因武肺疫情封城整整一周年。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微博和微信上,悼念和赞扬“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帖子数以万计,但是另一位为疫情发声的人方方却遭到截然不同的待遇。

中国武汉作家方方去年因为撰写《武汉日记》而饱受争议。一年之后,针对她的批评和谩骂依然层出不穷。方方曾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发表微博,重申了自己《武汉日记》最后一篇的观点:极左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这篇微博状态获得了5千多个转发,其中多数是批评。很多网友称她是“恨国党”、“卖国贼”、“西方走狗”,还有网友呼吁中纪委对其进行“隔离审查”。

隔着大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授白睿文也被波及。白睿文是美国著名的中国当代文学翻译家和文化研究者,曾经翻译过王安忆、余华等当代作家的作品,著作包括对贾樟柯、侯孝贤等当代华人电影导演的研究。他去年翻译的《武汉日记》在美国出版,当时就在社交媒体上遭遇了充满敌意的攻击。

如今,这些愤怒的读者藉着武汉封城一周年的契机卷土重来。白睿文告诉美国之音:“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五毛党,小粉红,还有纯粹出于爱国情绪。他们看到了媒体的报导,都没有去读日记本身,就有这么一个判断,觉得我是间谍,是CIA。他们有很多丰富的想像。还有一些有来头的人,比如一些鼎鼎大名的大学教授,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他们之间还有互动。”

《武汉日记》英文版发行后不久,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卫报》、《金融时报》等在内的主要西方媒体都发表书评或进行了相关报导。该书或将在20多个国家出版,而在德国,它一度列为畅销榜前十。

《纽约时报》评论说:“这本书最尖锐的批评在于,方方呼吁问责政府领导,这些领导者淡化了病毒的危险性,浪费了三周的时间,使得病毒大规模扩散到全球。她在封城期间也许过着沉默的生活,但是她的文字却是大胆的。”

方方反复呼吁问责政府引来了中共政府和一些民众的负面回应。在他们对方方和白睿文的攻击中,最常见的就是质疑他们不批评西方国家,而只是针对中国。

57岁的武汉居民常先生(化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针对武汉政府和中央政府抗疫不利说:“希望政府能够改进官僚机制,不要瞒报谎报。”但当提到方方,常先生流露出不满:“难道西方国家就做得很好吗?她为什么不去写一下纽约或者伦敦日记呢?”

白睿文作为翻译者也受到了类似的质疑。他说:“将近一年了,微博上几乎每天还有很多人给我发消息,说你的洛杉矶日记什么时候写,美国日记赶快写。可是这个和方方日记完全无关。方方是记录当时的情况。他们把方方当成反华势力的一部分,也把我列为反华分子。方方日记不是反华的,中国政府做的好的地方,她都会给予肯定;犯了小错误,她也会说出来。”

白睿文认为,所谓“抹黑中国”的说法是当局在寻找替罪羊。他说:“她提出追责问题,也许让某些人感到不安,他们采取这样一个措施来转移注意力,把方方变成批评对象,所以整个论述有一个非常大的转变。从四月初好几百万人是方方的粉丝,一下子到媒体​​突然把她塑造成反面人物。这个转变很快。但是我鼓励所有的读者回到原来的文本,日记不是批评中国。我一直把它当作方方给武汉写的情书,它充满了对武汉这个城市、对朋友和邻居的关心。”

同样地,很多中国人也陷入了“那又怎么样”主义的怪圈。他们在多少承认中国体制问题的同时,也在质疑西方体制,并且认为方方等知识分子对中共政府的批评过于片面。

在美国留学并且工作了6年的瑞娅(化名)原本是力挺方方的,但在全球遭受疫情冲击后,她的想法也有所改变。瑞娅说:“(西方国家)是更加透明吗?也许,但是结果一样不太好。对于美国来说,与其嘲笑攻击他人,不如专注于解决问题和防止将来类似现象发生。 ”

从小在武汉长大的海婷(化名)则比较介意《武汉日记》英文版的影响,她说:“方方的日记我一开始还能理解,但是为什么要出英文版呢?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美国做得好的话也不至于死亡人数有37万。退一万步说,做得好不好都是我们自己国家的事情,犯不着给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递刀子。”

对此,白睿文指出,很多关于日记的争议都是强加的,“比如它变成了中美关系的一个热点话题。但是书本身和中美关系毫无牵连,方方基本就没有提到过美国,但是这本书却被裹挟进去了。我觉得这非常不自然。这本书和政治议题毫无关系,但是却被一些有政治目的的人利用,当成了替罪羊。包括所谓的‘给美国人递刀子’,实在是太荒唐了。这本书招来了太多的阴谋论。比如,我一生都致力于写关于中国的书、教授中国文化、翻译中国作品,我为什么要害中国?我们想做一些积极的有意义的事。到今天我都认为,那些攻击日记的人才是想要害中国,他们才是问题所在。如果他们觉得向一个翻译家发出死亡威胁,就能够帮助中国和中国的形象,那他们眼中的现实是扭曲的。”

除了过度政治化的解读,令白睿文更加不解的是中共政府和一些民众对异议的愤恨。他说:“如果一个政府一个国家真的很强大,那应该有自信,有包容性。这个包容性​​很重要。就像方方自己说过的,难道因为一个日记,共产党就要垮掉吗?任何一个政府都应该有这种包容性,应该允许不同的视角、不同的论述、不同的个人来表述他们对事情的看法。”

在微博上,一位名叫“空隙中的黄昏”的网友是少有的支持方方的人之一,她在方方的新年感想下评论道:“方方为底层老百姓说话,批评政府在应对疫情中的不足之处,还可以促进政府改进防疫措施!然而那些底层老百姓却以家国情怀为由,不允许批评政府,似乎政府是他们开的一样。”但是他的发言很快被反对的声音淹没。

白睿文表示,方方日记之所引起这么大的风波,不只是因为疫情,更多的是中国人对于公民社会看法的激烈分歧。但是这种争论有积极的意义,可以促使人们去思考。他说:“方方日记激起了关于公民社会的争论,以及普通民众间的讨论,也就是他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社会,是普通人可以自由发表日记的社会,还是不代表国家利益的行为就不被允许的社会。”

从众人赞扬到死亡威胁,方方在争议中度过了一整年。哪怕是像瑞娅这样比较理性的人,也只承认方方是一个记录者。瑞娅告诉美国之音:“没必要说家丑不可外扬,但也没必要上升到英雄的高度。”

但是在白睿文看来,方方就是时代的英雄。他说:“好多中国知识分子都有明哲保身的习惯,遇到麻烦就不管,特别是如果说出来,家人会受到牵连。但是方方完全相反,她觉得这就是我该做的事情,不管有多大的牺牲,她还是要去做。我觉得在当代中国社会,这种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可贵。”

湖北武汉正在举办一个长达3个月的武汉肺炎专题展览,共展出照片1100余张、实物展品1000余件、视频45个、大型场景33处,中国官媒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以及几家湖北地方媒体都进行了报导。但方方以及因记录武汉疫情而遭判刑的公民记者张展都没有被官方所提及。

责任编辑:天平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