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报告埋葬泄漏论 白宫宣布专家审查(图)

2021-03-30 21:16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世卫
谭德塞曾经在2020年1月28日飞抵北京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并大赞习近平是“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展示了卓越的领导力。(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图Naohiko Hatta)

【看中国2021年3月30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综合)包括美联社在内的多家媒体,3月29日获得了《世卫组织-中国COVID-19起源报告》的草案,该报告认为武汉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拜登政府宣布,来自一系列联邦机构和科学领域的专家,将审查有争议的COVID-19起源报告。

综合美国媒体消息,该报告草案称,世卫组织团队建议对每个领域进行更多研究,但实验室泄漏假说除外。围绕COVID-19从中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泄露的理论,增加科学知识的唯一途径是“对全球所有高水平的生物安全实验室进行定期的行政和内部审查”。

虽然报告草案承认实验室事故确实会发生,但它表示,实验室泄漏假说“极不可能”,因为在大流行之前正在处理冠状病毒的武汉的三个实验室,“都有高质量的生物安全水平(BSL3或4)设施,管理良好”,并制定了员工监测计划,显示“在2019年12月之前的数周/数月内,没有报告COVID-19相关的呼吸道疾病”。

报告草案两种说法与美国政府此前的说法冲突

美国大使馆官员,在2018年参观武汉病毒研究所(WIV)实验室后,发送了两份外交电文,警告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安全性不足。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其中一份电文警告说,该实验室对基于蝙蝠的冠状病毒的研究,代表了新的类似SARS大流行的风险。

而美国国务院在1月宣布,它有证据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生病,出现了类似流感的症状。

报告草案还表示,反对实验室泄漏假说的一个论点是,2019年12月,任何实验室都没有任何与SARS-CoV-2密切相关的病毒记录。

然而,报告草案并没有承认,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9年9月删除了公共数据库,这些数据库中包含了它在大流行之前研究的至少16000个病毒样本的信息。

世卫组织团队中唯一的美国成员、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达萨克(Peter Daszak)博士,在3月10日的小组讨论中表示,世卫组织团队没有要求查看被删除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数据库,因为他个人为该实验室做了担保。达萨克在大流行之前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密切合作,作为研究基于蝙蝠的冠状病毒的研究项目的一部分,他曾将60万美元的美国纳税人资金转移到武汉的实验室。

达萨克在28日播出的《60分钟》(60 Minutes)采访中说,中国外交部密切关注世卫组织团队与中国科学家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会面。他在该节目中驳斥了实验室泄密论,并承认调查组基本上是听信了中国实验室工作人员的话,他们否认冠状病毒从那里逃出来。

白宫宣布对报告进行专家审查

川普(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的官员们均表示,中国政府努力阻挠对该病毒起源的调查,该病毒已导致全球278万人死亡,两届政府都对2021年初世卫组织-中国联合研究的方式表示怀疑。

拜登新闻秘书普萨基(Jen Psaki)29日表示,这份受阻的报告“掌握在美国政府专家手中”,这些专家来自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农业部、国土安全部(DHS)以及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

普萨基说:“17位专家,是该领域的长期领导者,包括流行病学、公共卫生、临床医学、兽医学、传染病、法律、食品安全、生物安全、生物安保--我们在政府中有很多专家--将密集而迅速地审查这份报告,我们现在有一些政府中最优秀的人专注于审查它。”

普萨基补充说:“我们还与我们在世界各地的伙伴和盟友密切沟通,以便在这些人完成审查后,(当然,我们在过去已经说过,)分享我们对这一进程的持续关切和我们对报告本身的科学分析。......我们一直明确表示,独立的、技术上合理的调查是我们的重点,一旦审查完毕,我们就会对今后(采取)的步骤作出评估。”

在29日早些时候的新闻发布会上,白宫医学顾问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疾控中心主任瓦伦斯基(Rochelle Walensky)、白宫COVID应对高级顾问斯拉维特(Andy Slavitt)都表示,他们希望先审查这份报告,然后才说是否对报告的结论有信心。

福奇说:“我想先看看那份报告,我还想查询一下,参加那个小组的人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直接接触到他们做出判断所需的数据。一旦我得到这些信息,我就能更充分地回答我是否相信它。”

起源报告在发布前面临广泛质疑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28日出席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时,对这份报告表示怀疑。布林肯在接受CNN“国情咨文”采访时表示:“我们对这份报告的方法和过程确实感到担忧,包括北京政府显然帮助撰写了这份报告。”

而在29日,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全球健康法教授戈斯汀(Larry Gostin)对《华盛顿邮报》表示:“我认为全球社会不会对这份报告抱有信心,因为中国缺乏必要的数据来源的透明度,以及(世卫)团队与中国的密切关系。”

他指出,“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场大流行的起源。”

川普政府的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博士说,COVID-19很可能源于武汉实验室的意外逃逸,并建议这发生在那里的增益功能研究之后。

雷德菲尔德上周在接受CNN采访时说,“我的观点是,我仍然认为武汉的这种病理最可能的病因是来自实验室。逃出来的。正在实验室里研究的呼吸道病原体感染实验室工作人员的情况并不少见。”

领导美国国务院对Covid-19起源进行调查的阿什尔(David Asher)28日告诉英国《每日邮报》,据信,三名中国科学家在2019年11月的第二周患上了这种神秘的呼吸道疾病。

他说:“有充分的理由有怀疑,在去年11月,最初的(感染)群聚与武汉病毒研究所联系在一起,人们开始住院。很难断定肯定是Covid-19,但它似乎极有可能。”

武汉实验室的研究人员“进行了涉及RaTG13的实验,RaTG13是2020年1月被武汉病毒研究所确定为其与SARS-CoV-2最接近的样本(96.2%相似)”,美国国务院1月中旬发布的一份情况说明书争辩说,该实验室“有进行‘功能增益’研究,嵌合病毒工程的公开记录”。

“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在2019年秋季,也就是首例已确认的疫情发生之前,武汉实验室内部的几名研究人员就已经生病,症状与COVID-19和常见的季节性疾病都一致,”国务院的情况说明书称,武汉实验室“至少从2017年开始,代表中国军方从事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

川普政府时期官员,包括前副国家安全顾问波廷格(Matt Pottinger)、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和前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都指出了COVID-19可能源自武汉实验室的间接证据。

27日的这个周末,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said)表示,“所有的假设都摆在桌面上,从我目前看到的情况来看,值得进行完全的和进一步的研究。”29日,他说,报告将在3月30日与成员国分享,届时世卫组织调查小组将举行简报会。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大唐英雄榜 电子书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