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尧的故事】二十四:赤将子舆说异草 帝尧恭亲师尹寿(图)

2021-11-26 10:00 作者: 紫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赤将子舆
赤将子舆忽然指着一株草大呼道:“此地还有屈轶呢!真个是圣君之庭,无美不备了。”众人听了,都知道屈轶还有一个名字叫指草,有奸佞之人走过时,它就会屈转来指着这个人的,所以叫作指佞草。(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接上集:【帝尧的故事】二十三:备蜡祭遇篯铿

帝尧没能等到尹寿,因蜡(ㄓㄚˋ,zhà)祭期近,回到都城。

次日,帝尧视朝,群臣都到了,赤将子舆也来了,仍旧穿着工匠的衣服。众人看了,无不纳罕,但知道他是得道之士,倍加敬重,不敢嗤笑。帝尧和群臣商议蜡祭礼节单,又定好了日期,是十二月二十三日,又议了些别种庶政。正要退朝,只见赤将子舆上前,向帝说道:“野人不立朝廷,已经二百多年,不想今日,复在朝廷之上,想起来莫非天数之前定。不过野人有两件事情要求圣天子。一件是承圣天子恩宠,命野人为木工,可否仍准野人着此工匠之服上朝。一则木正着工服,本是相称;二则也给野人不少方便,如嫌有碍朝仪,请以后准野人不参与朝会,有事请帝另行宣召,未知可否?”

帝尧道:“你穿工匠之服,亦是可以,朕决不以朝服相强。朝会之时,还请先生出席,以便随时可以承教。”赤将子舆道:“第二件,野人闻说帝的庭中,生有一种历草,能知月日。野人食野草花二百年,于百草所见甚多,不下几万种,独没有见过这种异草,可否请帝赐予一观?”帝尧道:“这个有何不可。”说着,便退朝,和群臣一齐引导赤将子舆向内庭而来。

这时正是十一月十七日,这株历草,十五荚之中已掉落两荚,形迹尚在。赤将子舆细细视察了一会,不住的赞叹,又回头四面一看,这时虽是隆冬,百草枯萎,但还有许多依然尚在,赤将子舆忽然指着一株开红花的草说道:“这里还有异宝呢?此草名绘实,一年四季都开花结果,是个仙草,极难得的。假使用它的果实,和了龙的涎沫磨起来,其色正赤,可以绘画,历久不变。而且画在金玉上,它的颜色能够透入一寸,永不磨灭,所以叫作绘实。可惜此处没有龙涎,不然是可以面试的。”众人听他如此说,也都似信不信。

赤将子舆又指着一丛草说道:“这是菖蒲呀!本来是个薤(ㄒㄧㄝˋ,xiè)(多年生草本植物,地下有鳞茎,鳞茎和嫩叶可食)草,感百阴之精,则化为菖蒲,这是人间所不可多得的。”众人听了,颇不相信,独有帝尧深以为然,因为帝尧是日日闲步庭阶,观察各种植物的。起初确系是薤草,后来渐变成如此形状,所以相信赤将子舆的话是对的。后世叫菖蒲,别名叫尧韭,就是这个原故。

且说赤将子舆在庭中低了头看来看去,忽然又指着一株草大呼道:“此地还有屈轶呢!真个是圣君之庭,无美不备了。”众人听了,都知道屈轶还有一个名字叫指草,有奸佞之人走过时,它就会屈转来指着这个人的,所以叫作指佞草。从前黄帝之时,曾经生于庭中,因此大家都知道这个名字,不过从没有看见过,所以亦没有人认识。这次听见赤将子舆如此一说,大家都注意了,就问道:“是真的吗?”赤将子舆道:“怎么不真?野人在轩辕帝时代看了多少年,记得清清楚楚,怎么不真!”众人道:“何以从来没有看见它指过?”赤将子舆道:“一则你们不知道它的奇异,不曾留心;二则圣天子这里并无佞人,叫它指谁?你们只要以后留心就是了。”众人听了,仍是似信不信,天色不早,遂各自散去。

且说帝尧从王屋山归来之后,一面筹办蜡祭,一面即访问和叔弟兄。尹寿这个人究竟如何?据二人说,尹寿的确是个有道之士,本来要想荐举他的,但知道他隐居高士,决不肯出来做官,所以未曾提起。帝尧道:“他不肯做官,亦不能勉强,朕往见之,总可不至于拒绝。朕想古来圣帝都求学于大圣,如黄帝学于大颠,颛顼帝学于录图,皇考学于赤松子。朕的师傅只有务成老师一个,现在又不知到何处去了。尹先生既然道德高超,又不肯出山,朕拟拜之为师,亲往受业。汝二人可以朕之命先往介绍,朕再前往谒见。”和仲二人都答应了。

过了蜡祭之后,转瞬冬尽春回,正月又逐渐过完,帝尧择日动身,迳往王屋山而来。这次并非巡守,所带侍从不多,除和仲之外,别无他人。到了尹寿居住的地方,远远望见草屋,帝尧便叫车子停下,与和、仲徐步走过去。走到草屋边,只见篯铿仍旧在那里读书,帝尧便问他道:“师傅呢?”篯铿见是帝尧,又见他叔父跟在后面,便放下了书,站起来先向叔父和仲行礼,又向帝尧行礼,说道:“师傅正在铸镜呢,请稍候,我先去通报师傅一声。”说罢,急急进内而去。

过了一会,只见一个长须老者从后面出来,篯铿跟在后面。和仲是认识的,先与招呼,又代帝尧介绍。那尹寿先对着帝尧深深致礼,说道:“去岁辱承御驾数次枉顾,鄙人适值他出,未克迎迓,实在抱歉之至。后来又由和氏兄弟(昆玉)转达帝意,尤觉惶恐万分。那北面受学的盛事,在古时原是有的,不过那个为师的都是道德学问非常卓越的人,如鄙人这样山野之夫,寡闻浅见,并无知识,哪里敢当‘帝者之师’这四个字呢!”帝尧道:“弟子访问确实,仰慕久深,今日专来拜见,请吾师不要见拒。和仲、和叔断不是妄言的。”

说着走在下面就拜了下去。尹寿慌忙还礼。这里和仲早命仆夫将带来的(贽仪)见面礼呈上。尹寿还要推辞,和仲从旁说道:“我主上一片至诚,斋戒沐浴而来,请先生不要推辞了。”尹寿方才答应,叫篯铿将贽礼收了进去,一面请帝尧与和仲坐下,彼此倾谈。渐渐谈到政治,足足说了半日,帝尧听了十二分佩服,但是究竟说的是什么,因为史书没有记载,不能杜纂,但知道有二句大纲,说的是“讲说道德经,教以无为之道”,如此而已。

后来又渐渐谈到当世的人物,帝尧叹道:“弟子德薄才疏,忝居大位,实在惭愧惶恐万分。即位以来,所抱的有两个希望:一个是访求到一个大圣人,立刻将这个大位让给他,以免贻误苍生,这是最好的。第二个,如若访求不到大圣人,亦想寻几个大贤来作辅佐,这样不至于失职太过。(庶几不至十分陨越)这是退一步想了。”尹寿道:“大圣人是应运而生的。如帝这样的谦虚美德,当然自有大圣人出世,可以遂帝的志愿,成帝的盛德,还可以作一个天下为公的楷模,但是此刻尚非其时。至于大贤辅佐一层,照现在在朝的群臣算起来,如大司农、大司徒,如羲和四君,何尝不是大贤呢!命世英才,萃于一时,亦可谓千载一时之盛了,帝还嫌不足吗?”帝尧道:“他们诸人分掌各官,固然是好的,但是治理天下,人材岂患其多,这几个人万万不够。老师意中如有可以荐举的人,务请不吝赐教,弟子当躬往请求。”尹寿听到此处,沉吟了一会,说道:“人材岂患没有,不过鄙人山野之性,所知道的亦不过是几个极端山野之性之人,就使说出来,帝去请他,恐怕他们亦未必肯出仕呢。”

帝尧听见说有人,不禁大喜,便说道:“既然有人,请老师明以见告,待弟子去请。请不到,那另是一个问题。”尹寿道:“离帝居不远,就有四个呢。他们虽则不是那里人,但是常到那里去游览聚会,帝没有知道吗?”帝尧听了,不胜愕然,说道:“弟子真糊涂极了,未曾知道。这四个人究竟住在哪里?姓甚名谁?还请老师明示。”

 

主要参考文献:钟毓龙《上古神话演义》

(待续)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