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小年说传统 俞净意公遇灶神记(图)

2022-01-25 10:00 作者: 紫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们中国有个传统,每到腊月二十三,要祭灶,俗称过小年。
我们中国有个传统,每到腊月二十三,要祭灶,俗称过小年。(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我们中国有个传统,每到腊月二十三,要祭灶。俗称过小年。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给自家的守护神:灶王爷上供,因为灶王爷在这一天要上天到玉皇大帝那里去汇报一家人一年来的言行,善恶。上天以此来决定这一家人的休咎、来年的运气。今天给大家讲的就是一家人在过小年这一天,奇遇灶王爷的故事:俞良臣年夜遇灶神

话说明朝嘉靖年间,在江西省,有一个人姓俞名都,字良臣。他从小很聪明,读书也很努力,十八岁便考上了秀才。家里乡邻都觉得,这个孩子一定会有大出息。将来光宗耀祖显耀门庭是没有问题的。可谁知,经过七次考试,他都榜上无名。这期间,俞都娶妻生子,平日里以教书为生。夫妇两个共生了五个儿子,四个女儿。个个聪明伶俐。

可是四个儿子、三个女儿都没有长大就突然身亡。儿子只剩下唯一的一个老三,这个儿子,天资聪颖,清秀可人,奇特的是他的左脚心处生有两粒朱砂痣,俞都夫妇非常疼爱他,如今更是心肝一样,视如掌上明珠。可哪里知道,就是这个老三,八岁那年有一天如往常一样,出去在乡里玩耍,直到了晚上还不见回来。急得俞都夫妇四处寻找,左邻右舍也都帮着找,终是不知所踪,一个大活人,竟然就没有了。这时俞都的九个儿女,眼前就只剩下一个女儿了!俞公的妻子,因为想念儿女、每日里以泪洗面,不久两只眼睛都瞎了。

俞都心里好难过、好不平啊。他常想:我自问没有做过什么大恶事,为何上天对我惩罚如此惨重,殃及儿女?!

那个时候的人,都信神。俞都和十几位同学,成立了一个“文昌社”,敬奉文昌帝君。实行敬字惜纸、放生、戒淫、戒杀、戒口过等善行。希望通过这些善行,求得老天的佑护。这样过了几年,俞都的境遇,也还是没有好转,反而愈来愈差,终年潦倒,家境也日益贫困,甚至连平日生计,都不能自给自足了。俞都的心里头啊,充满了对上天的埋怨,自觉不公。

时间不管人的喜乐,照样前行。不知不觉,俞都已经四十七岁了。这一年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了。近年来,每年在腊月二十三那天,他都要写一篇黄疏文,在灶君面前祷告,请灶君将他的苦况、他的疑问,转奏给玉皇大帝。已经这样做了好几年了。但始终没有得到上天的感应,俞都的际遇依然很差,生活仍旧潦倒,丢失的儿子,还是渺无音讯。那功名就更甭提了,虽然还是寒窗苦读,还是逢考必去,但总是名落孙山,榜上无名。

转眼又是大年除夕,除旧岁,迎新春,祭祖敬神迎接灶王爷回宫。家家贴对联,挂桃符,摆宴席,祖孙几代团团围坐,共享天伦之乐,感恩神佛保佑,热闹非常。

俞都家里却是一派冷清,举室萧然。女儿早睡了。夫妻俩坐在那里,无情无绪,凄凉相对。

俞都看着双目失明的妻子,心里说不出的酸楚,不由流下泪来,长叹道:天啊,老天,想我俞某,平生并无大恶,为何遭如此噩运?!都说老天有眼,天道无私,可是……正想到这里,忽听有人敲门。俞都想:我家境贫寒,门庭冷落,很久没有人来了,这大年除夕之夜,会是谁呢?

开门只见门前一人,须发半白,头戴角巾,身穿皂衣,彬彬有礼,很有学识的样子。对他拱手作揖,说:“年夜孤客,远途归来。从此路过,不知先生能否容纳,借一席之地,暂过此除夕之夜?”

俞都也不知为什么,就很自然的把他让进了屋子里。请他坐下,说:“寒舍无以待客,只得清茶一盏。请不要客气。”

两人攀谈起来,客人说:“我姓张,在此经过,听到有愁叹之声,所以特意前来慰问。”

俞都也不知为什么,心里就是觉得这位张公很特别,不是个一般人。于是对他很是恭敬,回答张公说:“先生有所不知。我自己生平读书发奋,并行善积德,可是至今功名不遂,这还不说,妻儿子女都不得保全,到如今甚至衣食不继,生活穷困潦倒,竟连一般平民的日子都不如……”俞都越说越忿,满腹牢骚,把自己这几年来,每年都在灶君前,焚烧黄疏文给上天的事情,也都一一道出。还把疏文内容,说给张公听。

张公一直听着,直到他说完,点点头,看着俞都,说:“其实你家里的事,我知道得很清楚,可说是件件都了如指掌。可是,你知道吗?天心不可欺。上天看重的是人心。不是表面。你做善事,只图那个虚名;你的内心意念,多有不正。同时你意恶太重。你自己难道不觉得吗?”

俞都听了张公的话,很惊讶。说:“我听说冥冥之中,上天是纤善必录,明察秋毫的。我曾发誓,广行善事,恪奉文昌社定下之规条,敬惜字纸,放生,戒淫,戒杀,戒口过已很久了,又怎么算是尽属虚名呢?”

这时张公看着他,说:“唉,你真的如此不悟么?”

略一停顿,接着说:“就拿敬惜字纸这一善行来说:平日你只是自己在路上,见到字纸便拾回家焚烧;而你的学生和亲朋好友中,多数人,还是用旧书及有字的纸,来抹窗户,擦柜台,或包裹东西,你每天都见到他们这样做,可你又是怎么对待的呢?”

张公看着俞都的眼睛,说:“你去劝告他们,告诉他们为什么要敬惜字纸了吗?如果你真的从心里敬惜字纸,看到别人不敬惜,你会发自内心的痛惜,就会马上去制止别人,讲给别人,自己为善,也让别人行善不造业,这才是真心的啊。但是你除了你自己做,对别人的所为熟视无睹,毫不介意。那么,你这种敬惜字纸的行为,是发自真心吗?”

张公又说:“再说放生和戒杀。文昌社中每月放生,你跟着去,可你心里是怎样的呢?你只是随大流,为了放生而放生。说白了,是做给神看的。扪心自问:你心底有没有真正的慈悲、怜惜那些生命?你家中厨房里,只要有机会,依然烹虾煮蟹,杀鸡宰鸭,难道那些不是生命吗?平时不戒杀生,放生,那就只是表面的虚文啊。”

张公顿了一顿,看着俞都,接着说:“再说修口,你口齿伶俐,平日妙语连珠。说话时,好逞自己一时好恶,泄自己一时之忿,图自己口舌之快,全不管是否正当。是否有伤厚道。尤其是你作为塾师,为人之师,应为人师表,处处要诲人不倦,与人为善。君子成人之美。可你又是怎样做的呢?与相熟朋友闲谈时,对别人的短处随意讪笑,舌尖口利,极尽挖苦,全无规劝削正之盼人修好之善意;取笑、挖苦、妒嫉之心尽显。已触怒鬼神,上天记汝之过,数之不尽,你还以笃厚自居。你没听说‘三尺头上有神灵’吗?人心出一念,天地尽皆知。你以为别人不知道,你也只是欺骗自己罢了。神目如电啊!

再说到戒邪淫。不错,你是至今没有真正和哪个女子有过苟且之实事。但是,每当你见到身旁路过的稍有姿色的女子,你是怎样的呢?”

这时只见张公扬手一挥,俞都脑海里竟然出现了某日在一个地方,自己正呆呆的、眼巴巴地凝望着一个标致女子,不能自已。更奇的是,连俞都当时心里想的什么,都在耳边响了出来:当时他内心起了很多邪思淫念,想像着和这个女子的“艳遇”。

俞都不由得浑身燥热,不自在起来。

张公看看俞都,继续说:“你只是当时没有那个邪缘相凑罢了。你自己反省自己,若果那个女子,对你倾慕,表示有意,你会怎样?你能做到如鲁男子,柳下惠,闭门不纳、坐怀不乱吗?你还说自己终身没有犯邪色,可对天地鬼神,你真是瞎说妄谈哪。”

张公说到这里,稍作停顿,接着说:“刚才说的,还都是你发誓要遵守的戒条,你自己看看,做得如此虚假,心口不一。那其他你没有发誓戒守的,又如何呢?”

张公说,这么多年来,你焚烧给上天的黄疏文,都全部陈述给天帝,天帝已经专派日游使者,每日观察你的善恶功过,数年来,找不到你一件实善可以记录,相反,在你私居独处的时候,只见到你内心的许多坏念头:贪心、淫心、嫉妒心、私心、骄娇之心、瞧不起人之心、轻慢心、怨天尤人之心、自高自大之心、恩将仇报之心等等等等,记录不尽,以上种种恶念,深藏在你心中,上天日游神,已记录得很多,但你不知自己找过,毫无悔改之意。日积月累,罪业如山。上天对你的惩罚,只能是一日比一日多,如果再不痛心改过,更大的灾祸在等着你哪,你还想脱离灾厄、改变命运?还望上天降福给你,真是妄想啊!

俞都听着听着,先是惊愕,再是震撼,接着是愧疚无地自容,到最后,竟听得通身颤抖,大汗淋漓。没想到自己的内心全被张公说了出来!此时只是惊愕惶悚不由得双膝落地,伏在地上流泪,哀求张公说:“张公您能上知天神之事,下知小子我的内心,您必定是一位神仙。恳求您救救小子我吧。”说着不由痛哭流涕,磕头如捣蒜般。

张公看着他,叹了一口气,扶起他来,说:“你是一个读书人,读书明理,本有善根。但皆因你的善根不足,恒心不固,在人世迷中,学了些投机取巧、敷衍了事、专做表面工夫的恶习。还怨怪上天不给你好报。人不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自己所为招来的。一个人如果撒的种子都是野草荆棘,却想着收获高质量的稻米,那可能吗?”

俞都这时已是哽咽难言,泪流满面,连连点头。对张公说:“小子现在知错了。请您慈悲,指点我日后应该如何做,才可改变我的恶运呢?”

张公点点头说:“其实也很容易。既然知道了自己过去的种种恶念,不好的心,心口不一的恶病,那就努力改正就是了。从今往后,自己要尽力注意自己的思思念念。摒除一切坏心坏念头。让自己的思想干干净净,总是为别人着想。只存善念,不留恶念。做事待人要心口如一。做善事,要尽心去做,不求回报,不务虚名,不要计较,不要半途而废,不以善小而不为;若你一人之力不够,就要诚恳联系大众,一齐同心协力去做.千万不可做表面工夫,要由真心出发。持之以恒,长久永远的做下去。自会有上天的眷顾。”

张公最后对俞都说:“你在家中供奉我,非常虔诚、干净,而且我观察你,并非善根全无、不可救药之辈,所以,我特来将我所知的告诉你,希望你能尽快诚心改过,求得上天的宽恕。”

说到这里,张公一转身进入俞都家的内室,俞都跟着,走到厨房灶下,张公忽然不见了。俞都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张公是司命之神,自家的灶君啊!于是马上招呼妻子、女儿,一起焚香叩首,衷心感谢灶君特来相告开示之恩。

原来是灶君亲自来点化俞都了。

这一夜,俞都翻来覆去,心里想原来真的有神啊。神真的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啊!把灶君的告诫反复思考,检点自己过去的种种不是。第二天早上大年初一,俞都带领盲妻和女儿,拜祷天地,发誓痛改前非。还给自己改了个名,叫做净意道人,意思是决心去除内心一切妄念邪思,保持自己的心地纯净。

刚开始真的很难。不知不觉地那些坏念头就冒上来,难以控制。每当此时,俞都就面对灶君神龛,默默回忆灶君的告诫。同时时时想着自己的一言一动,一念一行,都有鬼神在看着,因此不敢稍有放纵。凡一切济世利人之事,不论大小难易,自己有没有空闲,别人知道不知道,俞都都以真心诚意,毫不计较、不求回报的欢喜去做,有时遇到困难、甚至被人误解、受人毁谤,取笑等等,也不计较,不怨恨、心里就是记着灶君的教诲,以大仁大义之心,宽容之心,与人为善之心去待人处世。

俞都不仅自己做到,还随时随地宣扬神祗,把自己遇到灶神之奇遇讲给人们,善化人心。讲因果报应、善恶有报是天理。教学生要孝顺父母,教导他们要守礼谦让,忍辱负重,勤力节俭不要暴殄天物等等的道理。可以说是逢人化导,惟恐不足。

每天临睡前,俞都都会把自己一天来的所作所为所想在心里回顾一边,发现有哪些不足不当之处,记下来今后改过。这样下来几年过去,俞都发现,自己平时不用特意去规范自己,已是动则万善相随,静则一念不起了。

到他五十岁那年,有一位名叫张江陵的朝廷考官,因公事来到俞都的乡里,打算给自己的儿子聘个德高望重的老师。询问乡里中人,人们都异口同声的推荐俞都。于是俞都携带妻子女儿同往京师任教。相处一段时间后,张江陵对俞都人品十分敬重。特别举荐俞都入国学进修,两年后俞都参加京师的考试得以入选;第二年再考,中了进士。这时人们都尊称他为俞公了。

有一天,俞公被朝廷内监杨公召见,因久慕俞公人品大名,杨公有意请他做自己儿子的教师。杨公命五个儿子拜见俞公。杨公自己没有生育,他的五个儿子,都是收养的。俞公看到其中一个十六岁的儿子,觉得似曾相识。细问之下,这孩子说自己是江西江右人,八岁那年,因贪玩,上了一只运粮食的船,糊里糊涂的随船到了外省,找不到家了。但还依稀记得自己姓俞,还说出了乡里的名字。

俞公非常惊讶,对杨公请求说可否冒昧请令公子脱去左脚的鞋?一看,脚底的两粒朱砂痣,清晰可见。俞公不由失声叫道:“这是我的儿子呀!”说着抱住孩子不由老泪纵横。杨公亦很惊愕,觉得这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太巧了。当即决定让他父子母子团圆,还赏赐了许多衣物用品盘缠。俞公迫不及待,赶回家中,把这个大喜讯告知妻子。

俞公妻子本是双眼俱盲,她双手抚摸着那失而复得的宝贝儿子,不由大恸,血泪交流。只恨双眼看不见。小儿子寻到亲生父母,也是开心流泪,孝心感至,情不自禁的捧着母亲的脸,用舌头不停地舐母亲的泪眼。很神奇的是,母亲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双目复明了!至此,俞公合家团聚,心中无比感恩上天。俞公不愿意再做官,于是向张江陵辞官回归故里。张江陵亦很敬佩俞公的为人,厚赠俞公,衣锦还乡。

俞公回乡后,更加尽力为善,从内心里归正自己。日子越过越好。后来他的儿子也娶了妻子,连续生了七个孙子,个个都是品学端正之士。

俞公晚年亲自手书写下自己的奇遇,记述自己幸遇灶神点化,得以实行改过之事,以教训子孙,警戒后人:为人一定要心正!俞公安享晚年,无疾而终,享年八十八岁。

故事曾经在中国是家喻户晓,而在全社会宣传“无神论”之后,人们就不再讲、不再传这样的经典故事了。有的地方甚至兴起了“糖瓜祭灶”的风俗,说是给灶君老爷吃了糖瓜,嘴甜甜的,到了天庭,就只会说好话,报喜不报忧了,这不是在用人心来揣度神吗?

过小年,讲传统,祝您心诚意净,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