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兔(Me Too) 的初衷不是為了報復,而是……(圖)

2018-07-30 09:07 作者: 破破的橋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metoo
MeToo運動不是為了報復(Pixabay)

【看中國2018年7月30日訊】不得不說今天真是見識了劉瑜老師在知識份子這個圈子裡自帶流量的能力,整整一天朋友圈裡,有公號的發公號,沒有公號的用錘子便簽,到處是長文章貼來貼去,可見我的圈子裡閒人太多。就像前幾天有人轉了篇假新聞,還要寫篇文章檢討自己為什麼轉。我這種連吐槽也要熬個夜的人看著真是羨慕不已。

米兔(Me Too) 這個運動的初衷不是為了報復誰,報復有很多更有效的方法,比如說去別人單位裡狂貼小字報,比在網上發個帖精準多了。米兔 (#MeToo) 這個詞是什麼意思?就是「我也一樣」。有個女孩說「我遭遇過性騷擾」,然後其他女孩紛紛站出來說「我也遭遇過」。這樣的場景,證明遭遇騷擾後選擇忍氣吞聲的女性很多。這些女人的地位、性格、學識各有不同,但卻選擇了同樣的處理方式,其原因是對女性嚴苛和不平等的社會權力結構與文化背景。米兔的核心就是指出這一點:

你覺得受到傷害,別人可能習以為常。這只是酒桌文化/伴娘文化/社交慣例,你不習慣,說明你還沒有長大,不懂人情世故。

你向兩人共同的朋友抱怨,朋友覺得你小題大做,開不起玩笑。對方並不是有意要傷害你,相反,你這樣的抱怨是有意傷害對方的名譽。

如果對方侵犯的尺度特別大,比如並不僅僅限於性騷擾,這種遭遇,你可以說服朋友甚至社會上的聽眾,承認你的確遭到了侵犯。但你同時會發現,指責你穿得太騷,半推半就,勾引對方,兩邊都有錯的輿論,如影隨形。

你去報警,得到的回覆是,「又沒有少一塊肉,不要糾纏不休,想開了就好了嘛」。

……

正是因為這種結構性的權力不對等,所以你遭遇類似事情的時候,就會傾向於自己忍了。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前幾天會很驚訝的發現,像蔣方舟這樣的女人,有錢,有知識,有地位,有話語權,但是被騷擾以後,同樣不吭聲,把事情爛在肚子裡,直到有其他人把類似的事兒捅出來。這也導致有些老師很不理解,質問她如果真有這事,當時為什麼不說?他理解不了。因為女性如果真的當場翻臉,她將來會損失更多,她在圈內的形象會很快在傳播中固定為有精神病的潑婦。

這種事情的好處就是,通過公開的提出來,我們作為男性需要意識到,並規範自己的社交行為。很多事可能以前能做,但這是不對的,今後不能再做。等於是男性與女性兩個群體的社會關係進行一次調整。

正是因此,談論走什麼正常渠道反映之類的,就沒有說到點上。正是因為社會文化認可這些騷擾,所以你走正常渠道,肯定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或者即便有了結果,但你在這個過程中遭受的傷害,可能比騷擾你的人還要重。

此外,劉瑜老師提出了一些顧慮,我覺得這些顧慮很多是合理的,而且中國知識份子對運動式迫害非常敏感也有歷史原因。早點搞明白,比出什麼事再搞明白要好。

我覺得應該注意兩點:

一是對於指控的認定,是要有標準的。輿論做不到法庭那樣嚴謹,但並不意味著標準不重要。如果你不想考慮準確性,或者認為輿論自己能保證準確性。那麼運動會很快滑向你不願意看到的方向。

我個人認為,一個性侵指控首先應該實名,或者至少應該能夠讓專業人士查到是誰。這是最基本的要求,也是指控者需要抵押的信譽成本。指控內容中需要有比較詳細的事情緣由,以及可能的在場證人(不是證明騷擾發生,而是證明指控者和被指控者的確在這個場景會過面)。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舉證責任在於被指控者,而且也方便讀者判斷事情的性質。比如到底是誤解還是有意,如果是有意的,又嚴重到什麼程度。

二是對輿論和群眾本身需要警惕。很多米兔的反對者擔心瘋狂的輿論會對被指控者造成不可逆的傷害。支持者往往以群眾並不傻,輿論有自淨功能來辯護。我看了很多同樣的辯護,至少以我對輿論的瞭解來說,這些辯護對輿論傷害估計得過輕,對輿論的自我糾正能力估計得過於樂觀。很多人設想了一個指控方和辯護方文字傳播力相同的場景。實際上負面信息在網上的傳播力要遠遠大於辯護信息,你可以理解為自辯信息幾乎相當於不存在。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對於指控的質量要有控制,隨著運動進行,有時接連曝出幾位名人的性騷擾,同類信息的傳播力會急劇增大,此時進來渾水摸魚的人也會變多。

米兔是個非常超前的運動。這就注定了在中國它也許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只能被一個比較小的圈子所理解。儘管圈子外頭也在傳,但普通讀者只會把它當成八卦信息,或者(因雙方政治或其他觀念不同而)報復被指控者的機會來看待。

這也很好理解。畢竟你是在一個計生,殺嬰,數以萬計童養媳,女性吃飯不許上桌的社會裏。官員寫性愛日記,老闆把下屬當後宮,教授卡女學生畢業,女性們最喜愛的小說漫畫類型是霸道總裁……這才是這種社會下正常的生態。摸一把算什麼?對於這群人來說,米兔什麼的根本聽不懂,有人要倒霉了,我趕緊過來看個熱鬧,順便踩兩腳,這才是普遍的心態。

想清楚持什麼樣的指控標準,做長遠打算。對這場運動的質量,以及理念傳播,是有好處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