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感謝貧窮是幼稚,媒體讚美貧窮則是壞(圖)

2018-07-31 08:50 作者: 王海濤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準備高考的學生們(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7月31日訊】河北棗強縣18歲的農村姑娘小王,今年以707分的高考成績,拿到了北京大學錄取通知書。王姑娘家境貧窮,媽媽體弱多病,還要照顧3個孩子,和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一家6口全靠家中的5畝土地和爸爸外出做零工。

在很多認為「寒門難以出貴子」、「社會階層固化」的當下,王姑娘的故事自然成了「正能量新聞」,被幾家「主流媒體」給報導了。

這樣勵志的故事,值得報導。可是,今天主流媒體報導王姑娘的新聞標題——《感謝貧窮!707分考入北大,她的這篇文章看哭所有人》——則噁心到我了。

這個標題,既涉嫌斷章取義,又涉嫌標題黨。王姑娘曾經在自己的作文裡說過「感謝貧窮」,於是這4個字被媒體引用到標題裡了。她的那篇作文我看了,我沒有看哭。我問了幾個身邊的朋友,他們也沒有看哭。難道沒有哭的就不是人?

王姑娘的作文裡,確實屢次提到了「感謝貧窮」。她說,感謝貧窮,你讓我領悟到了真正的快樂與滿足,讓我零距離地接觸自然的美麗與奇妙,享受這上天的恩惠與祝福。

讀到這樣的話,媒體應該看得出來,王姑娘這樣寫是因為她還是個孩子,對現實的認識還處在幼稚甚至無知狀態。媒體難道真的相信貧窮可以讓人快樂和滿足麼?真的相信貧窮帶來了自然的美麗與奇妙麼?真的覺得貧窮會帶來恩惠與祝福麼?

一個農村女孩,一個中學生,生活在那樣的貧困環境之下,不瞭解這個世界的真相,用這樣的雞湯文字激勵自己,為自己努力學習打氣鼓勁兒,說出「感謝貧窮」的話,倒也無可厚非的。可是,她所有的努力,也是為了擺脫貧窮啊。

可是,你們這些知道現實真相的所謂主流媒體,卻在標題裡強調「感謝貧窮!」,你們自己每天想著多掙錢,卻把一個孩子的話,當成一種價值觀宣揚,不虧心麼?你們真的覺得貧窮應該感謝麼?那我們國家還費勁「扶貧」幹嘛?!

為什麼幾家主流媒體不約而同地把王姑娘作文中的「感謝貧窮」放在新聞標題裡強調呢?因為他們以發現「正能量」為己任,有時候甚至不惜偽造正能量。

「感謝貧窮」4個字裡,就有他們想要的正能量。這個正能量就是,處在貧窮家庭的孩子,社會底層的孩子,只要好好學習,完全是可以考上大學的,完全是可以掌控自己命運的。

把這句話換一種表述方式,就是,那些底層的孩子如果沒有考上大學,不是因為社會階層固化,而是因為自己不努力。

這就等於否定了「社會階層固化」的說法,這就等於建設了正能量,這也摀住了那些抱怨社會的貧窮者的嘴。

我認為這不是建設正能量,這反而可能是壞。這是把與王姑娘一樣處在貧困中但沒能像她那樣奮鬥出來的孩子,對其置之不理,任其自生自滅合理化——潛台詞就是,都是一樣的環境,人家能考707分,你們為什麼不能?

王姑娘個人怎麼讚美他的生存環境都行,她很可能是給自己鼓勁打氣,是一種樂觀態度,最多是因為年幼無知才讚美貧窮。但媒體宣揚貧窮值得感謝和讚揚,就是壞。

根據主流媒體的報導,王姑娘的家境還有這樣一種情況:她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在讀高中,一個在讀幼兒園。主流媒體,把王姑娘的兩個弟弟的照片也都發出來了。

值得欣慰的是,在這則新聞的下面,我沒有發現有人質疑這一家「超生」,沒有人指責這一家「越窮越生」。

大家沒有對王姑娘的父母進行責難,不過是因為王姑娘成功了。

相反,如果王姑娘沒有那麼樂觀上進,而是因為貧困外出打工遇到了悲慘的事情,比如出現了被拐賣等悲慘的事情而被新聞報導,相信會有網民質疑她的父母的:沒有能力養育、保護自己的孩子,為什麼要生那麼多孩子?

輿論就是這麼勢利,也是人之常情。你成功了,大家是不吝惜讚美你以及你的家人的,你失敗了,落井下石則是很多人樂於做的。

我們應該替王姑娘高興,但也不必從她的故事裡榨取正能量。再說,即便考上了北大,人生的路才剛剛開始。在北大,貧窮人家的孩子與富裕人家的孩子相比,還是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的,也相信王姑娘能夠在大學裡學會與貧窮相處,祝她在走上社會後,早日擺脫貧窮。

我想告訴王姑娘,貧窮不值得她感謝,貧窮對人帶來的砥礪作用,也不值得媒體讚美。因為多數被貧窮砥礪的人,最終被砥礪「倒下」了,能夠站起來的,相對是少數。

前一段,網上流傳一篇文章,介紹一部名為《出路》的記錄片。這是導演鄭瓊用6年時間跟拍3個孩子成長經歷的片子。

這3個孩子,一個是甘肅白銀市會寧縣的馬百娟,2009年她12歲,是野鵲溝小學二年級的學生。2009年,北京,富商家庭,17歲的袁晗寒從中央美術學院附中退學,拿著父母給的2萬塊錢在南鑼鼓巷租了個門面開店。2009年,湖北咸寧,縣城青年,19歲的徐佳第三次在高三復讀。

6年後,18歲的馬百娟,已經成為孕婦,她嫁給了自己的表哥。6年前她的理想是去北京上大學,然後去打工,希望每個月掙1000塊,給家裡買面,還要挖水窖。

同樣的6年裡,曾經的北京富家女孩袁晗寒,遠赴德國繼續學習藝術,並拿到德國一所大學的藝術碩士學位。後來她回國創辦了自己的藝術品投資公司。

也是在那6年裡,徐佳終於復讀成功,並從一所大學畢業,找到了一份還算不錯的工作。他在武漢買了車、買了房,擠進了省會城市中產的隊伍。

這3個孩子的故事可以看出,袁晗寒應該感謝富裕,馬百娟應該詛咒貧窮。徐佳大概既不要感謝也不需要詛咒,努力工作掙錢還房貸才對。

王姑娘考上了北京大學,馬百娟嫁人生子。她們都是陷於貧窮之下的姑娘,如果我們讚美王姑娘身邊的貧窮,那我們是不是也得讚美馬百娟身邊的貧窮?總不能對貧窮雙重標準吧!

用主流媒體「感謝貧窮」的邏輯來看,馬百娟走向那樣的人生道路,是她沒有「利用好」貧窮的磨礪,是她不努力所致,甚至有些活該。這個邏輯,顯然很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