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專訪】支持川普理由 曝當年逃進美使館情景 堪比好萊塢大片(視頻)

2020-09-02 14:22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2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陳光誠專訪 (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9月2日訊】(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出逃美國多年的中國維權律師陳光誠最近應邀在美國共和黨全代會上演講。陳光誠律師在演講中稱讚了川普(特朗普)總統對抗中共的強硬態度,並表態支持川普總統連任。據悉,有海外華人在網上留言,指陳光誠是在歐巴馬執政時逃離中國的,應該支持民主黨。陳光誠為什麼要支持共和黨川普?當時逃離中國時發生了什麼?歐巴馬做了什麼?背後的真實故事是什麼?看中國記者就此採訪了陳光誠律師。

中共是人類公敵

陳光誠在接受採訪中指出他之所以指出中共是人類的公敵,大概可以從兩個方面講。「第一個方面共產黨這個邪惡政權在中國屠殺了上億人,自從它在中國搶奪了政權以來,直到現在為止也從沒停下來對中國人民實行恐怖統治、實行國家恐怖主義。另一個方面就是它不斷地用它的這種各方面從人民那裡拿來的民脂民膏,和從國際社會那裡得到的、偷來的這些科技和資源來影響、腐蝕全世界自由國家,破壞國際秩序,改變了全世界自由人民的生活狀態。最典型的就是共產紅毒(中國病毒)肆虐全世界,導致那麼多人感染,導致無數人死亡,光美國就二十多萬。那這個還不構成是人類公敵嗎?我想這已經非常非常清楚了,共產黨政權就是人類的公敵。這一系列的事情,不管是對中國人來說,還是對世界人來說都是無可辯駁的。這是第一個層面。

第二個層面,就是說我們回頭看看全世界凡是共產邪靈所到之處,沒有一個地方不充滿著人禍、不充滿著災荒、不充滿著殺戮、不充滿著人與人之間的這種鬥爭,這種毫無於人性的血腥。所以這幾個方面來講,我就說中共是反人類政權,人民公敵,一點也不為過,恰恰是符合實際情況。

中共對美國、自由世界滲透腐蝕嚴重

有人說,美國的建國理念就是自由民主,不管誰當政都會維護這一價值。但陳光誠表示,多年的現實證明差別非常大。「這些年以來由於中共的滲透、腐蝕和影響,其實對世界各個國家的這種收買,各個國家由於這個人性的墮落、人性的弱點,不斷以各種藉口與這個獨裁者勾兌,實際上這種滲透和腐蝕還是非常非常深刻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呢,我覺得從目前來看,就包括美國這些年來也一直被中共滲透的非常厲害。

我在2013年曾經提到過美國的學術獨立與學術自由正受到來自中共獨裁者的巨大危險,那個時候很多美國人還不以為然啊。包括高層人員對我的說法不認同,但是很快呢過了沒多長時間,這個人也就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後來請我到他的度假山莊去商量怎麼應對這件事情。

那經過這幾年下來,我們大家看到,現在大家都相信而且都知道了也不光是美國知道,澳大利亞、歐洲各國都已經清楚地認識到共產專制對我們生活滲透、腐蝕有多麼厲害,對我們自由破壞有多麼深,那麼在美國朝野全都認識了這個問題。」

支持川普結束綏靖政策 反共不是反華

陳光誠進一步指出,支持川普總統是因為川普正在改變這一切,結束了對中共的綏靖政策。「我們看到從美國現在開始要很多中共的這些明的、暗的特務機關,都要求它註冊為國家代理人。我非常高興美國能夠清楚地認識到這一點,全世界也清楚地認識到這一點。早在2013年的時候,說實在話,我把這話說出來,但是我還真不知道多長時間以後大家能夠有一個清醒的共同認識,總的來講現在我覺得還是非常非常快的。所以說從這樣一個角度講,我覺得既然美國認識到中共的腐蝕,那中共的腐蝕肯定也是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共在美國做間諜活動那麼深入,某種程度上講,那也是有很多美國的機構、美國的人被中共矇蔽和欺騙,和中共站在了一起,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情。

至少我支持川普團隊,我支持川普施政,是因為我看到川普上任以來這些年來徹底的結束了這個綏靖政策,從好多方面站起向共產專制政權說不了。還非常清楚的把中國,中共和中國人民分開來看。這個是非常重要的,反共並不等於反華。消滅共產黨並不等於對中國人民不好,所以這個概念非常清楚。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支持的是一種美國價值,支持的是一種美國自由。在全世界人類的文明和普世價值都受到共產專制邪靈這樣深入威脅的時候,我們必須站出來說話,我們必須在危機時刻提醒大家,再也不能懈怠了,必須攜起手來把共產專制掃進歷史的垃圾堆。所以這是為什麼我支持他。」

當年因為陳光誠 歐巴馬開了一個秘密會議

據瞭解,目前網上有人指責陳光誠,說陳光誠忘恩負義,因為當年是希拉里、歐巴馬當政時陳光誠逃離美國的。對此,陳光誠講述了這中間背後發生的故事。「這裡面很長的故事,我沒有辦法一一的談。我就可以提一點,就是我剛進入使館不久呢,在27號白宮召開了一個歐巴馬總統所有幕僚包括國家安全在內的會議。在這個會議上大致的論調就是說,啊,不能因為人權而損害中美關係。當然我從來不認為有中美關係,都是共美關係。會上做出了一個必須在6小時之內解決這個問題的決定。在那個會議上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我們應該悍衛我們自由民主人權、言論自由的這樣的一個立國之本。那當然背後還有很多這樣的故事啦。」

當記者問及陳光誠律師他是怎麼知道這個會的內容的,他說:「是一個與會人員告訴我的,非常非常的沮喪的告訴我的。但是由於各種情況,我現在還不能透露他的姓名,但是他真的是當時帶著那種失望,那種心情來告訴我這件事情。當然這個我有預料,但是沒想到會如此的嚴重。這些先保密吧,我要說這個你也就知道是誰啦。」

回憶逃進美使館情景 堪比好萊塢大片

陳光誠律師在採訪中也回憶了他當年出逃的一些情景。「當時在北京的時候,王公使那是我的大恩人,他在開車來接我的時候,共產黨就派了四輛特務的車追我們,緊跟著他。當時我在另外一輛車上,我們準備上他的車的時候,結果這個四輛特務的車就衝上來咬住我們的車。後邊跟著,兩邊有兩個夾著,就讓我們完全沒有時間跟大使館的車有接觸。然後我們就在北京五道口開始了一場追車賽。當時這個非常激烈,說實在話,共產黨特務的駕駛技術是非常高的,他們就咬著我們的車寸步不離,你就一點縫都沒有。這四輛車圍著我們追,前面是我們的車,後方他們的車,然後相當於兩邊來,然後使館的車在後邊追。我們就開始在路上跑,那驚險程度真是……我記得有人說這是好萊塢大片,其實真的大片你還拍不出來這種真實的感覺。當時我們就一直跑啊跑啊,跑到林業大學的西門,拐進去,本來想從南面出來,一看南門鎖了,結果我們就開始掉頭,我們在掉頭的時候一輛車就從我們的右邊跑到我們前邊兒,橫過來,也在掉頭,頭朝東。這個時候就有了一個空,我們的車也掉過頭來了,使館的車也從右邊衝過來,就衝到我們車後邊。我們車頭朝北,使館的車車頭朝南,但是它在我們的相當於左後方這個位置。那這個共產特務的車就在它的車前邊兒,車頭朝東這樣一個位置。在它的車的正東路邊上還停了一輛車,所以我們這四輛車處於這樣一個架構,另外三輛特務的車就在我們車頭前面北邊在那停著,虎視眈眈的看著。

就這個時候呢我的朋友下來,然後外交官楊先生就下來打開車門,左手扶著車門,站在車門的東邊,這樣就等於把南邊特務的車擋在他身後,那這個朋友就從車上把我帶下來,然後我們就經過東邊停著的車旁邊過去,然後走到美國車附近,楊先生就說趕快上車。然後我就一伸手,王公使在車裡,抓著我的手把我拉上車。然後我就坐在他旁邊,王公使說你不用擔心,現在沒問題了。

然後楊先生就跟帶我的我的好朋友說了幾句話,然後就上來把門一關,坐在我前邊,然後王公使說馬上開車回大使館。接著就是另一場追車賽。差不多一個小時的路程,開始往大使館跑。司機也是一個很高的退伍軍人,駕駛技術非常高,再加上當時那個大越野車性能也相當好。據說好像是駱家輝的座駕,我都不知道啊,當時在路上就展開了一場高速的追車賽,因為大使館車有一些特權。我記得當時在路上跑的時候繞的速度非常快,以至於一拐的時候,我們在車裡晃來晃去的,然後這個共產特務的車也非常快,緊咬著我們。但是他們也不能做什麼,他們只是奉命跟著而已。我估計可能是請示怎麼辦,沒有得到答覆。後來王公使一看這樣不行就告訴司機說你不要這樣,你就正常開。然後我們就一直開到大使館,整個過程特務的車一直跟著,一直跟到門口才放緩,然後接下來我進了大使館。之後他們就跟我說,共產黨派了非常多的特務圍著我們大使館,包括外交官出去買點東西,在超市裡他就跟著你。後來這個外交官回來就一邊笑一邊說,我到超市裡給你買點東西,然後這特務就緊貼跟著我。我就跟特務說,你也不能這樣跟吧,你都快貼到我身上啦。就非常有意思,所以這裡邊有太多故事,以後我找機會跟大家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