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专访】支持川普理由 曝当年逃进美使馆情景 堪比好莱坞大片(视频)

2020-09-02 14:22 作者: 李静汝

手机版 正体 2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陈光诚专访 (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9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报道)出逃美国多年的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最近应邀在美国共和党全代会上演讲。陈光诚律师在演讲中称赞了川普(特朗普)总统对抗中共的强硬态度,并表态支持川普总统连任。据悉,有海外华人在网上留言,指陈光诚是在奥巴马执政时逃离中国的,应该支持民主党。陈光诚为什么要支持共和党川普?当时逃离中国时发生了什么?奥巴马做了什么?背后的真实故事是什么?看中国记者就此采访了陈光诚律师。

中共是人类公敌

陈光诚在接受采访中指出他之所以指出中共是人类的公敌,大概可以从两个方面讲。“第一个方面共产党这个邪恶政权在中国屠杀了上亿人,自从它在中国抢夺了政权以来,直到现在为止也从没停下来对中国人民实行恐怖统治、实行国家恐怖主义。另一个方面就是它不断地用它的这种各方面从人民那里拿来的民脂民膏,和从国际社会那里得到的、偷来的这些科技和资源来影响、腐蚀全世界自由国家,破坏国际秩序,改变了全世界自由人民的生活状态。最典型的就是共产红毒(中国病毒)肆虐全世界,导致那么多人感染,导致无数人死亡,光美国就二十多万。那这个还不构成是人类公敌吗?我想这已经非常非常清楚了,共产党政权就是人类的公敌。这一系列的事情,不管是对中国人来说,还是对世界人来说都是无可辩驳的。这是第一个层面。

第二个层面,就是说我们回头看看全世界凡是共产邪灵所到之处,没有一个地方不充满着人祸、不充满着灾荒、不充满着杀戮、不充满着人与人之间的这种斗争,这种毫无于人性的血腥。所以这几个方面来讲,我就说中共是反人类政权,人民公敌,一点也不为过,恰恰是符合实际情况。

中共对美国、自由世界渗透腐蚀严重

有人说,美国的建国理念就是自由民主,不管谁当政都会维护这一价值。但陈光诚表示,多年的现实证明差别非常大。“这些年以来由于中共的渗透、腐蚀和影响,其实对世界各个国家的这种收买,各个国家由于这个人性的堕落、人性的弱点,不断以各种借口与这个独裁者勾兑,实际上这种渗透和腐蚀还是非常非常深刻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呢,我觉得从目前来看,就包括美国这些年来也一直被中共渗透的非常厉害。

我在2013年曾经提到过美国的学术独立与学术自由正受到来自中共独裁者的巨大危险,那个时候很多美国人还不以为然啊。包括高层人员对我的说法不认同,但是很快呢过了没多长时间,这个人也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来请我到他的度假山庄去商量怎么应对这件事情。

那经过这几年下来,我们大家看到,现在大家都相信而且都知道了也不光是美国知道,澳大利亚、欧洲各国都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共产专制对我们生活渗透、腐蚀有多么厉害,对我们自由破坏有多么深,那么在美国朝野全都认识了这个问题。”

支持川普结束绥靖政策 反共不是反华

陈光诚进一步指出,支持川普总统是因为川普正在改变这一切,结束了对中共的绥靖政策。“我们看到从美国现在开始要很多中共的这些明的、暗的特务机关,都要求它注册为国家代理人。我非常高兴美国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全世界也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早在2013年的时候,说实在话,我把这话说出来,但是我还真不知道多长时间以后大家能够有一个清醒的共同认识,总的来讲现在我觉得还是非常非常快的。所以说从这样一个角度讲,我觉得既然美国认识到中共的腐蚀,那中共的腐蚀肯定也是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共在美国做间谍活动那么深入,某种程度上讲,那也是有很多美国的机构、美国的人被中共蒙蔽和欺骗,和中共站在了一起,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至少我支持川普团队,我支持川普施政,是因为我看到川普上任以来这些年来彻底的结束了这个绥靖政策,从好多方面站起向共产专制政权说不了。还非常清楚的把中国,中共和中国人民分开来看。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反共并不等于反华。消灭共产党并不等于对中国人民不好,所以这个概念非常清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支持的是一种美国价值,支持的是一种美国自由。在全世界人类的文明和普世价值都受到共产专制邪灵这样深入威胁的时候,我们必须站出来说话,我们必须在危机时刻提醒大家,再也不能懈怠了,必须携起手来把共产专制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所以这是为什么我支持他。”

当年因为陈光诚 奥巴马开了一个秘密会议

据了解,目前网上有人指责陈光诚,说陈光诚忘恩负义,因为当年是希拉里、奥巴马当政时陈光诚逃离美国的。对此,陈光诚讲述了这中间背后发生的故事。“这里面很长的故事,我没有办法一一的谈。我就可以提一点,就是我刚进入使馆不久呢,在27号白宫召开了一个奥巴马总统所有幕僚包括国家安全在内的会议。在这个会议上大致的论调就是说,啊,不能因为人权而损害中美关系。当然我从来不认为有中美关系,都是共美关系。会上做出了一个必须在6小时之内解决这个问题的决定。在那个会议上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我们应该悍卫我们自由民主人权、言论自由的这样的一个立国之本。那当然背后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啦。”

当记者问及陈光诚律师他是怎么知道这个会的内容的,他说:“是一个与会人员告诉我的,非常非常的沮丧的告诉我的。但是由于各种情况,我现在还不能透露他的姓名,但是他真的是当时带着那种失望,那种心情来告诉我这件事情。当然这个我有预料,但是没想到会如此的严重。这些先保密吧,我要说这个你也就知道是谁啦。”

回忆逃进美使馆情景 堪比好莱坞大片

陈光诚律师在采访中也回忆了他当年出逃的一些情景。“当时在北京的时候,王公使那是我的大恩人,他在开车来接我的时候,共产党就派了四辆特务的车追我们,紧跟着他。当时我在另外一辆车上,我们准备上他的车的时候,结果这个四辆特务的车就冲上来咬住我们的车。后边跟着,两边有两个夹着,就让我们完全没有时间跟大使馆的车有接触。然后我们就在北京五道口开始了一场追车赛。当时这个非常激烈,说实在话,共产党特务的驾驶技术是非常高的,他们就咬着我们的车寸步不离,你就一点缝都没有。这四辆车围着我们追,前面是我们的车,后方他们的车,然后相当于两边来,然后使馆的车在后边追。我们就开始在路上跑,那惊险程度真是……我记得有人说这是好莱坞大片,其实真的大片你还拍不出来这种真实的感觉。当时我们就一直跑啊跑啊,跑到林业大学的西门,拐进去,本来想从南面出来,一看南门锁了,结果我们就开始掉头,我们在掉头的时候一辆车就从我们的右边跑到我们前边儿,横过来,也在掉头,头朝东。这个时候就有了一个空,我们的车也掉过头来了,使馆的车也从右边冲过来,就冲到我们车后边。我们车头朝北,使馆的车车头朝南,但是它在我们的相当于左后方这个位置。那这个共产特务的车就在它的车前边儿,车头朝东这样一个位置。在它的车的正东路边上还停了一辆车,所以我们这四辆车处于这样一个架构,另外三辆特务的车就在我们车头前面北边在那停着,虎视眈眈的看着。

就这个时候呢我的朋友下来,然后外交官杨先生就下来打开车门,左手扶着车门,站在车门的东边,这样就等于把南边特务的车挡在他身后,那这个朋友就从车上把我带下来,然后我们就经过东边停着的车旁边过去,然后走到美国车附近,杨先生就说赶快上车。然后我就一伸手,王公使在车里,抓着我的手把我拉上车。然后我就坐在他旁边,王公使说你不用担心,现在没问题了。

然后杨先生就跟带我的我的好朋友说了几句话,然后就上来把门一关,坐在我前边,然后王公使说马上开车回大使馆。接着就是另一场追车赛。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程,开始往大使馆跑。司机也是一个很高的退伍军人,驾驶技术非常高,再加上当时那个大越野车性能也相当好。据说好像是骆家辉的座驾,我都不知道啊,当时在路上就展开了一场高速的追车赛,因为大使馆车有一些特权。我记得当时在路上跑的时候绕的速度非常快,以至于一拐的时候,我们在车里晃来晃去的,然后这个共产特务的车也非常快,紧咬着我们。但是他们也不能做什么,他们只是奉命跟着而已。我估计可能是请示怎么办,没有得到答复。后来王公使一看这样不行就告诉司机说你不要这样,你就正常开。然后我们就一直开到大使馆,整个过程特务的车一直跟着,一直跟到门口才放缓,然后接下来我进了大使馆。之后他们就跟我说,共产党派了非常多的特务围着我们大使馆,包括外交官出去买点东西,在超市里他就跟着你。后来这个外交官回来就一边笑一边说,我到超市里给你买点东西,然后这特务就紧贴跟着我。我就跟特务说,你也不能这样跟吧,你都快贴到我身上啦。就非常有意思,所以这里边有太多故事,以后我找机会跟大家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