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津湖》:妄圖化腐朽為神奇嗎?(組圖)

2021-10-09 11:00 作者: 何與懷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中共志願軍
中共志願軍開赴朝鮮。(網絡圖片)

提要中共所謂的「抗美援朝」,不過是毛澤東在斯大林的壓力下,捲入了一場侵略韓國的非正義戰爭。長津湖戰役,是整個朝鮮戰爭中最為慘烈殘酷的一戰。中共志願軍以極其重大的犧牲,不過打出了一個世代傳接的金家王朝,使北朝鮮民眾直至今日仍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中共從此實行閉關鎖國,致使中國人民過了幾十年的苦日子。

1952年9月,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從朝鮮回國,在路過鴨綠江時,擔任長津湖戰役指揮的宋時輪讓司機停車。他望著長津湖的方向佇立許久,然後脫下軍帽,朝長津湖方向深深鞠了一躬。待抬起頭來時,這位有著幾十年戎馬生涯,經歷大大小小戰事,見過無數傷亡犧牲的將軍,淚流滿面不止。

宋時輪(1907年9月10日-1991年9月1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上將,朝鮮戰爭時任志願軍副司令員兼第九兵團司令員和政委,為長津湖戰役指揮。

這是中共軍史留下的一個讓人難忘的鏡頭。

志願軍在朝鮮戰場死傷慘重
中共志願軍在朝鮮戰場死傷慘重(圖片來源:美國國家檔案館)

事因當年的長達十七個晝夜不間斷作戰的長津湖戰役,這是整個朝鮮戰爭中最為慘烈殘酷的一戰。史料記錄下這樣一個場面:1950年11月27日夜,在冰雪中埋伏了六天的志願軍第9兵團第20軍和第27軍的8個師突然向長津湖地區的美軍發起猛烈攻擊。然而,在零下三四十度的氣溫裡,披著白布從樹林裡衝出來的志願軍戰士,由於褲腿被凍住無法彎曲,跑得很慢,在美軍眼中就像是「原木在移動」。美軍的坦克、火炮和機槍一齊對準開火,他們像原木一樣一排排倒下去,後面的又像原木一樣一排排湧上來。這些還是能夠「衝鋒」的戰士,而在死鷹嶺高地,志願軍第20軍59師117團2營6連的125名官兵,全部凍死在了冰雪陣地上面。後來經過核實,在長津湖地區,這樣的「冰雕連」有三個,分別是:20軍59師177團6連、20軍60師180團2連、27軍80師242團5連。

本來,長津湖戰役是志願軍總部精心策劃、穩操勝算的一場戰役,目標是以近十六萬人的兵力消滅美國第1海軍陸戰師近兩萬人。但這個目標沒有成功。該師全部傷員空運出戰場後,又帶著幾乎所有的重裝備和九萬難民(其中有一對夫妻,他們有一個兒子,叫文在寅),在圍追堵截中殺開一條血路,衝出包圍圈,不到三週後又再次出現在戰場上。該師後來將長津湖作戰視為其驕傲的資本,美軍方為此戰役共頒發了17枚榮譽勛章和70枚海軍十字勛章,是美國戰史上為單個戰役頒發勛章最多的一次。《時代》雜誌刊登戰史,稱長津湖戰役是「美國歷史上無可比擬的」,是「堅韌和勇氣的史詩」。而志願軍第9兵團經此一役元氣大傷,十六萬人的部隊減員近八萬人,自己被打得還要休整三個月。

奧利弗・普林斯・史密斯(Oliver Prince Smith,1893年10月26日-1977年12月25日),是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和朝鮮戰爭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四星上將。他最著名的是在指揮美國第一海軍陸戰師在長津湖戰役的戰鬥中對他的部下說的這句話:「撤退個鬼!我們不是撤退,只不過是從不同的方向進攻。」(Retreat,hell!We』re not retreating,we』re just advancing in adifferent direction・)

劉伯承元帥在回憶錄裡作了痛切的實事求是的總結:「長津湖一戰,一個兵團的兵力圍住美國陸戰第1師,沒有能夠殲滅,也沒有能夠擊潰,付出了十倍於敵人的代價,讓美軍全建制地撤出戰鬥,還帶走了所有的傷員和武器裝備。」這正是為什麼該戰役指揮宋時輪返國時望著長津湖的方向佇立許久,淚流滿面不止。宋將軍直到晚年時,這場戰役還是心底裡的夢魘,最不想回憶。

然而,代價極其慘重的長津湖戰役仍被中共某些人視作一個「偉大勝利」。這並不奇怪。幾十年來,稱為「抗美援朝」的整個朝鮮戰爭就一直被他們吹噓為「立國之戰」。據說起碼有這幾個了不起的「唯一」:1,唯一一場一個國家主動迎擊美國軍隊並戰而勝之的戰爭;2,唯一一場一個國家對聯合國軍隊作戰並戰而勝之的戰爭;3,唯一一場一個國家在第三國土地上面對十六國軍隊作戰並戰而勝之的戰爭;4,唯一一場一個國家被聯合國宣布為「侵略者」卻又對其無可奈何的戰爭;5,唯一一場一個國家痛打了聯合國軍卻後來又被聯合國奉為上賓的戰爭。

但是,朝鮮戰爭真值得中共吹噓嗎?這些所謂「戰而勝之」是真的嗎?這些「唯一」可以作為光榮標誌引以為豪嗎?根據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編纂的《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史》,朝鮮戰爭中,志願軍傷亡、失蹤、事故、疾病及被俘等總數約為九十餘萬人,幾十萬葬身異國他鄉,再一次在世界面前展示中共「人海戰術」草菅人命的慘烈。戰爭還大大損害了當時中國百廢待興還來不及的國民經濟,讓中國老百姓苦不堪言。對中共當權者來說,他們也失去統一臺灣的機會。最後交戰雙方簽訂停戰協定,中朝並沒有佔到絲毫便宜。金日成政權不僅被趕回了「三八線」,國土面積還比戰前少了1,500平方英里,而且失去的是一塊富產天然氣的地區。戰爭還造成了大約百分之十的朝鮮半島人口的死亡。中共志願軍以極其重大的犧牲,不過打出了一個世代傳接的金家王朝,使北朝鮮民眾直至今日仍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這裡還有一個事關人類底線的「正義原則」問題。不宣而戰,是交戰史上最可恥的行為。之所以不宣而戰,是因為自己沒有道義,也因此中共編造了一個「志願軍」的名義,不敢用國家的名號,好像是個人的「志願」行為。今天,抗擊聯合國維和部隊就是恐怖主義分子了。的確,隨著越來越多史料公布,已經鐵板釘釘的是:朝鮮戰爭是雄心勃勃的金日成在斯大林的策劃下率先發動的,妄想一下統一全半島。中共所謂的「抗美援朝」,不過是毛澤東在斯大林的壓力下,捲入了一場侵略韓國的非正義戰爭。整個來講,朝鮮戰爭的最大得益者是出此「高招」的斯大林。經過這場戰爭,他成功地鞏固了以他為最高領導的「社會主義陣營」;而「一邊倒」投靠蘇聯的毛澤東,自此便視「美帝國主義」為中共的頭號敵人,實行閉關鎖國,致使中國人民過了幾十年的苦日子。

然而,過了大半個世紀,時至今日,中共宣傳部門卻隆重推出為長津湖戰役、為「抗美援朝」樹碑立傳的電影《長津湖》。

這部長達三個小時的巨製,投資十三億人民幣,堪稱中國影史最貴的電影。豪華的陣容,龐大的投資,以及頂級製作,是決意要留下一部「傳世之作」了。

這真是一個神奇的國度。在「偉光正」領導下,醜惡可以裝扮善良,假的可以變成真的,喪事可以辦成喜事,失敗可以變成勝利,災難之後可以吹噓功勞,腐朽當然也可以化為神奇。這樣的事例無數。在電影宣傳方面,關於朝鮮戰爭中共已經拍了十三部故事片和無數的記錄片,《長津湖》看來是矢志化腐朽為神奇又一神作了。只是,這個「神奇」無非又一個虛妄的神話罷了,可以愚弄人一時,甚至引誘全民掀起狂熱的民族主義思潮,但不能欺騙人永久。況且,《莊子・知北遊》說得好:「是其所美者為神奇,其所惡者為臭腐;臭腐復化為神奇,神奇復化為臭腐。」腐朽與神奇會相互變化,說不定《長津湖》所創造的紅光萬丈的「神奇」,只讓人感到不過是應時浮起腐朽沉渣。

夜空下的朝鮮半島,「三八線」涇渭分明,北邊漆黑一片,南部卻遍地光明,這就已經足以用來書寫《長津湖》的觀後感!人們說,沒有美國及聯合國的介入,韓國就是現在的北朝鮮;沒有中國和蘇聯的參戰,北朝鮮就是現在的韓國。今天回過頭看這場戰爭,誰站在歷史正義的一方,不是一目瞭然嗎?今天的韓國自由民主,民富國強,短短幾十年創造了舉世矚目的經濟成就;反觀今天的北朝鮮,貧窮落後,民眾在極其殘暴的金家專制政權統治下終日心驚膽戰。這部「傳世之作」的炮製者們,好像沒有預料觀眾會生發這些聯想。

至此,人們還是要問:過去中共對長津湖戰役是感到屈辱不願聲張,現在卻大肆吹捧,原因何在?戰爭片是用來檢討悲慘殘酷不幸的,不是用來激發戰爭熱情煽動人類仇恨的。今天中共回顧戰爭頌揚戰爭,它究竟想要達到什麼目標?

《長津湖》有一句經典臺詞:「我們把該打的仗都打了,我們的後輩就不用打了。」是這個意思嗎?近年來,中共在全世界四處樹敵,因此也導致國際環境極其惡化。今上多次強調「拋掉幻想,敢於鬥爭」,現在在中共詞彙裡,「鬥爭」一詞每天層出不窮。難道北京是在做戰前準備?!是要中國人發揚「長津湖精神」?是想強調毛太祖欽定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傳統?

「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並不是免費的),這句話刻在美國華盛頓市韓戰紀念碑的黑色花崗岩石碑上。石碑上還寫著韓戰中傷亡的美軍人數。

(2021年10月4日於悉尼)

責任編輯:岳君仁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