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俄軍進基輔 烏國村民付出生命代價(組圖)

2022-05-18 23:09 作者: 高美麗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基輔被毀壞的房屋。(圖片來源:Kyivcity.gov.ua,CC BY 4.0)
基輔被毀壞的房屋。(圖片來源:Kyivcity.gov.ua,CC BY 4.0)

【看中国2022年5月18日讯】(看中國記者高美麗編譯報導)俄羅斯40英里長的坦克縱隊未能包圍基輔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幫助阻止俄羅斯在基輔推進的游擊隊員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根據《泰晤士報》報導,克萊門科(Grigory Klymenko)對縱隊末端的村莊進行的考察提供了一些說法,他說,俄羅斯人一波接一波,在2月26日看著他們經過他的房子。第一個縱隊有280輛車,第二個縱隊有170輛車,從基輔以西的博羅迪揚卡向南穿過安德里夫卡,延伸到E40公路以北一英里的馬卡里夫鎮。不過,第一輪攻擊在馬卡里夫停了下來。在馬卡里夫的西北部,一輛烏克蘭坦克被燒燬的殘骸躺在一塊耕地上。在鎮上,守軍在橋邊擺開陣勢。3月7日凌晨5點40分,它被一枚巡航導彈直接擊中,造成30多人死亡,領導救援工作的領土防衛隊隊長傑尼先科(Anatoliy Denysenko)說:「有些人還在睡袋裡。」

3月12日,俄羅斯的黑衣軍警來找住在安德里夫卡北部邊緣的33歲的加尼烏克(Vadym Ganiuk),用袋子套住他的頭,把他拖進地窖毆打他、朝他的膝蓋和肩膀開槍最後一槍殺了他。他們對加紐克的隔壁鄰居,45歲的基布克維奇(Vitaliy Kybukevych)也做了同樣的事,他是阿納托利的表弟。亞雷姆丘克(Ruslan Yaremchuk)也在同一天手腳都被綁住的死亡,但情況不太清楚。他的屍體是在俄羅斯人逃離後,他的鄰居奧列克謝恩科(Oleksienko)兄弟回到他們被炸毀的房屋廢墟時發現的。

當圍攻基輔似乎迫在眉睫的時候,俄國人似乎已經掌握了勝利。人們對進軍失敗的原因有很多猜測,但所寫的大部分內容都是真實的:他們的車輛維護得很差。坦克試圖轉向東面,走向城市的郊區,但在泥濘中陷入了困境。但由於烏克蘭軍隊限制進入該地區,人們對這場戰鬥的模式知之甚少。更少有人知道烏克蘭方面所付出的代價。

基輔郊區被挖出的屍體。(圖片來源:manhhai from Flickr/CC BY 2.0)
基輔郊區被挖出的屍體。(圖片來源:manhhai from Flickr/CC BY 2.0)

沿著縱隊的路線,有更多戰鬥的證據。在E40公路的交界處,一個商業園被空襲蹂躪,因為俄羅斯人試圖爭取進入它。這條公路本來可以直接通向城市。另外,俄國人還從E40公路以南的莫蒂欽向東面更遠的地方進攻,但他們再次被阻擋。兩輛俄軍坦克的殘骸,標有該縱隊的標誌「V」,躺在商業公園東面的鸛巢旁邊,顯示了他們的攻擊範圍。

當俄國人佔領了他們的安德里夫卡村時,這位當地的自衛隊長基布克維奇(Anatoliy Kybukevych)和他的游擊隊留了下來,該村位於縱隊穿越基輔農村的路上。基布克維奇和他的手下向烏克蘭部隊報告了俄軍的陣地,幫助他們對縱隊進行了精確和破壞性的瞄準。受挫後,入侵者將矛頭指向莫蒂欽的市長——50歲的蘇申科(Olga Sukhenko)。據她的女婿說,她於3月23日被槍殺,同時被槍殺的還有她的丈夫和兒子。4月2日,俄羅斯撤軍後,屍體在一個淺墳中被發現。

即使在居民試圖逃離的時候,俄羅斯人也毫不留情:從莫蒂欽往南的道路沿著一條綠樹成蔭的小道一直到下一個村莊亞斯諾霍羅德卡遭到了炮擊。目前還不清楚有多少人死亡,但在附近已經發現了37具屍體。衛星圖片顯示,隨著氣溫回升和地面乾燥,俄羅斯炮兵指揮官更加自信,他們正試圖遠離他們的車輛已經成為坐以待斃的道路,在樹線的掩護下佔據位置。

謝恩科兄弟的母親瑪麗亞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看得很清楚。她說:「炮兵在那邊的田地裡開火。然後他們跑去躲避還擊。並且把所有的油箱和裝甲車停在房子旁邊,躲在我們後面。」

隨後是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基布克維奇的人在安德里夫卡郊外高地上的切爾沃納希爾卡小村有一個藏身之處。通過望遠鏡,他們可以俯視大炮,並給陣地上的人打電話。對該村的影響是災難性的,主要街道上現在佈滿了沒有屋頂的房屋骨架,這些房屋被烏克蘭的炮火摧毀,炮火的目標是駐紮在裡面的部隊和停在外面的彈藥車。

克萊門科的房子沒有被破壞,但在他們離開之前,俄國人洗劫了那些房屋。但是,收容這支可恨隊伍的村莊所失去的遠不止洗衣機和冰箱。兼任村長的基布克維奇說,在佔領期間,沒有一個居民被來自雙方的炮火炸死。然後有一天,隊伍像來時一樣迅速離開。撤退的俄國人告訴克里門科,隨同第一支裝甲縱隊的2500人中,只有80人回家了。這些數字是否正確無從說起,但很顯然,俄國人受到了打擊。

但遇到俄羅斯軍警的男性居民就沒那麼幸運了。一名男子在騎自行車時被攔下,當場被射殺。另一人在散步時被打死。基布克維奇說,在佔領期間,總共有至少13名村民被殺害,其中5人是為他工作的。村民們現在正試圖對暴力做出解釋。基布克維奇對他的手下的命運也很清楚。他說,他們知道他們所承擔的風險。

加紐克(Vadym Ganiuk)當然也是如此,他在家門口被殺害時,五歲的兒子正在附近騎自行車。俄羅斯人向他床頭上的恐龍裝飾的枕頭開了一槍。他的母親曾告訴他,父親已經變成了一顆星星,陽光燦爛時,他在微笑;下雨時,他在為他們哭泣。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