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侠五义》受皇恩定远县赴任(七)

第四回 除妖魅包文正联姻 受皇恩定远县赴任

2008-06-29 00:44 作者: 石玉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谁知夫人暗里差人告诉李保,务必求法官到小姐屋内捉妖,如今已将小姐挪至夫人卧房去了。李保便问:「法官应用何物?趁早预备。」包兴便道:「用桌子三张,椅子一张,随围桌椅披,在小姐室内设坛。所有朱砂、新笔、黄纸、宝剑、香炉、烛台,俱要洁净的,等我家相公定性养神,二鼓上坛便了。」

  李保答应去了。不多时,回来告诉包兴道:「俱已齐备。」包兴道:「既已齐备,叫他们拿到小姐绣房。大家帮着我设坛去。」

  李保闻听,叫人抬桌搬椅,所有其余物件,俱是自己拿着,请了包兴,一同引至小姐卧房。只闻房内一股幽香。就在明间堂屋,先将两张桌子并好,然后搭了一张搁在前面桌子上,又把椅子放在后面桌子上,系好了桌围,搭好了椅披,然后摆设香炉、烛台,安放墨砚纸笔宝剑等物。摆设停当,方才同李保出了绣房,竟奔书房而来。叫李保不可远去,听候呼唤即便前来。

  李保连声答应。

  包兴便进了书房,已有初更的时候。谁知包公劳碌了一夜,又走了许多路程,乏困已极,虽未安寝,已经困得前仰后合。

  包兴一见,说:「我们相公吃饱了食困,也不怕存住食。」便走到跟前,叫了一声相公。包公惊醒,见包兴,说:「你来的正好,服侍我睡觉罢。」包兴道:「相公就是这么睡觉,还有什么说的?咱们不是捉妖来了吗?」包公道:「那不是你这狗才干的!我是不会捉妖的。」包兴悄悄道:「相公也不想想,小人费了多少心机,给相公找了这样住处,又吃那样的美馔,喝那样好陈绍酒,又香又陈,如今吃喝足了,就要睡觉。俗语道:『无功受禄,寝食不安。』相公也是这么过意的去么?咱们何不到小姐卧房看看,凭着相公正气,假若胜了邪魅,岂不两全其美?」一席话说的包公心活;再者,自己也不信妖邪,原要前来看看的,只得说着:「罢了,由着你这狗才闹罢了。」

  包兴见包公立起身来,急忙呼唤:「快掌灯呀!」只听外面连声答应:「伺候下了。」

  包公出了书房,李保提灯在前引道,来至小姐卧房一看,只见灯烛辉煌,桌椅高搭,设摆的齐备,心中早已明白是包兴闹的鬼。迈步来到屋中,只听包兴吩咐李保道:「所有闲杂人等,俱各回避,最忌的是妇女窥探。」李保闻听,连忙退出藏躲去了。

  包兴拿起香来,烧放炉内,趴在地下又磕了三个头。包公不觉暗笑。只见他上了高桌,将朱砂墨研好,蘸了新笔,又将黄纸撕了纸条儿。刚要写,只觉得手腕一动,仿佛有人把着的一般。自己看时,上面写着:「淘气,淘气!该打,该打!」

  包兴心中有些发毛,急急在灯上烧了,忙忙的下了台。只见包公端坐在那边。包兴走至跟前道:「相公与其在这里坐着,何不在高台上坐着呢?岂不是好。」包公无奈,只得起身上了高台,坐在椅子上。只见桌子上面放着宝剑一口,又有朱砂、黄纸、笔、砚等物。包公心内也暗自欢喜,难为他想得周到。因此不由的将笔提起,蘸了朱砂,铺下黄纸。刚要写,不觉腕随笔动,顺手写将下去。才要看时,只听得外面哎呀了一声,咕咚栽倒在地。

  包公闻听,急忙提了宝剑,下了高台,来至卧房外看时,却是李保。见他惊惶失色,说道:「法官老爷,吓死小人了。方才来至院内,只见白光一道,冲户而出,是小人看见,不觉失色栽倒。」包公也觉纳闷,进得屋来却不见包兴。与李保寻时,只见包兴在桌子底下缩作一堆,见有人来,方敢出头。却见李保在旁,便遮饰道:「告诉你们,我家相公作法不可窥探,连我还在桌子底下藏着呢。你们何得不遵法令?幸亏我家相公法力无边。」一片谎言说得很象,这也是他的聪明机变的好处。

  李保方才说道:「只因我家老爷夫人惟恐相公夜深劳苦,叫小人前来照应,请相公早早安歇。」包公闻听,方叫包兴打了灯笼,前往书房去了。

  李保叫人来拆了法台,见有个朱砂黄纸字帖,以为法官留下的镇压符咒,连宝剑一同拿起,回身来到内堂,禀道:「包相公业已安歇了,这是宝剑,还有符咒,俱各交进。」丫环接进来。李保才待转身,忽听老爷说道:「且住,拿来我看。」

  丫环将黄纸字帖呈上。李老爷灯下一阅,原来不是符咒,却是一首诗句,写道:「避劫山中受大恩,欺心毒饼落于尘。寻钗井底将君救,三次相酬结好姻。」李老爷细看诗中隐藏事迹,不甚明白,便叫李保暗向包兴探问其中事迹,并打听娶妻不曾,明日一早回话。李保领命。

  你道李老爷为何如此留心?只因昨日书房见了包公之后,回到内宅,见了夫人,连声夸奖,说包公人品好,学问好,将来不可限量。张氏夫人闻听道:「既然如此,他若将我孩儿治好,何不就与他结为秦晋之好呢?
」老爷道:「夫人之言正合我意。且看我儿病体何如,再作道理。」所以老两口儿惦记此事。又听李保说,二鼓还要上坛捉妖,因此不敢早眠。天交二鼓,尚未安寝,特遣李保前来探听。不意李保拿了此帖回来,故叫他细细的访问。

  到了次日,谁知小姐其病若失,竟自大愈,实是奇事。老爷、夫人更加欢喜,急忙梳洗已毕。只见李保前来回话:「昨晚细问,包兴说,这字帖上的事迹,是他相公自幼儿遭的磨难,皆是逢凶化吉,并未遇害。并且问明尚未定亲。」李老爷闻听,满心欢喜,心中已明白是狐狸报恩,成此一段良缘,便整衣襟来至书房。李保通报,包公迎出。只见李老爷满面笑容道:「小女多亏贤契救拔,如今沉痾已愈,实为奇异。老夫无儿,只生此女,尚未婚配,意欲奉为箕帚,不知贤契意下如何?」包公答道:「此事晚生实实不敢自专,须要禀明父母、兄嫂,方敢联姻。」李老爷见他不肯应允,便笑嘻嘻从袖中掏出黄纸帖儿递与包公道:「贤契请看此帖便知,不必推辞了。」包公接过一看,不觉面红过耳,暗暗思道:「我晚间恍惚之间,如何写出这些话来?」又想道:「原来我小时山中遇雨,见那女子竟是狐狸避劫。却蒙累次救我,那女子竟知恩报恩。」包兴在旁着急,恨不得赞成相公应允此事,只是不敢插口。李老爷见包公沉吟不语,便道:「贤契不必沉吟。据老夫看来,并非妖邪作祟,竟为贤契来做红线来了。可见凡事自有一定道理,不可过于迂阔。」包公闻听,只得答道:「既承大人错爱,敢不从命。只是一件,须要禀明:候晚生会试以后,回家禀明父母、兄嫂,那时再行纳聘。」李老爷见包公应允,满心欢喜,便道:「正当如此。大丈夫一言为定,谅贤契绝不食言。老夫静候佳音便了。」说话之间,排开桌椅,摆上酒饭,老爷亲自相陪。

  饮酒之间,又谈论些齐家治国之事,包公应答如流,说的有经有纬,把个李老爷乐得事不有余,再不肯放他主仆就行。一连留住三日,又见过夫人。三日后,备得行囊马匹衣服盘费,并派主管李保跟随上京。包公拜别了李老爷,复又嘱咐一番。包兴此时欢天喜地,精神百倍,跟了出来。只见李保牵马坠镫,包公上了坐骑。李保小心伺候,事事精心。一日,来到京师,找寻了下处。所有吏部投文之事,全不用包公操心,静等临期下场而已。

***     ***     ***

  且说朝廷国政,自从真宗皇帝驾崩,仁宗皇帝登了大宝,就封刘后为太后,立庞氏为皇后,封郭槐为总管都堂,庞吉为国丈加封太师。这庞吉原是个谗佞之臣,倚了国丈之势,每每欺压臣僚。又有一班趋炎附势之人,结成党羽。明欺圣上年幼,暗有擅自专权之意。谁知仁宗天子自幼历过多少磨难,乃是英明之主。先朝元老左右辅弼,一切正直之臣照旧供职,就是庞吉也奈何不得。因此朝政法律严明,尚不至紊乱。只因春闱在迩,奉旨钦点太师庞吉为总裁。因此会试举子,就有走门路的,打关节的,纷纷不一。惟有包公自己仗着自己学问。考罢三场,到了揭晓之期,因无门路,将包公中了第二十十三名进士,翰林无份。奉旨榜下即用知县,得了凤阳府定远县知县。包公领凭后,收拾行李,急急出京。先行回家拜见父母、兄嫂,禀明路上遭险,并与李天官结亲一事。员外、安人又惊又喜,择日祭祖,叩谢宁老夫子。过了数日,拜别父母、兄嫂,带了李保、包兴起身赴任。将到定远县地界,包公叫李保押着行李慢慢行走,自己同包兴改装易服,沿路私访。

  有话即长,无话即短。一日,包公与包兴暗暗进了定远县,找了个饭铺打尖。正在吃饭之时,只见从外面来了一人。酒保见了,让道:「大爷少会呀!」那人拣个座儿坐下,酒保转身提了两壶酒,拿了两个杯子过来。那人便问:「我一人如何要两壶酒、两个杯子呢?」酒保答道:「方才大爷身后面,有一个人一同进来,披头散发,血渍模糊。我只打量你是劝架给人和息事情,怎么一时就不见了?或者是我瞧恍惚了也未可知。」

  不知那人闻听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来源:清代章回小说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