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就六四问题做出的几个澄清(图)

--致部分不了解真相的香港大学生

2009-04-10 19:23 作者: 王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王丹昨驳斥颠倒六四是非的言论

今天要谈谈的,是关于六四,要澄清的几个问题。六四过去20年了,有的是因为无法了解相关资讯,有的是因为政府有意混淆是非,现在对于当年的历史,有各种各样的曲解和误传。我只能选择其中的部分来说明。

到底是谁逼迫了谁?

第一,有人说,是当年的学生过于激进,坚持不退让,才把政府逼到只能开枪的地步。

了解事实的人,就会看到,这样的说法完全是颠倒黑白。当年成千上万的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静坐、绝食,他们提出的诉求其实只有两条。各位可以看看,这两条是不是激进?第一就是要求修改《人民日报》的"4.26"社论。那篇社论指学生的爱国行动是意图颠覆社会组织制度,是把中国引向动乱,这是对学生的诬蔑,也是激化了学生与政府的对立情绪的关键。事后,连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都批评这个社论"把事情搞被动了"。我们要求修改那个社论,难道是很激进的政治主张吗?难道赵紫阳不是中共的代表吗?我们提出与他意见一致的诉求,怎么就是逼迫政府了呢?第二的要求就是与政府对话。这个更不是什么激进主张了,因为连中共"十三大"的报告都提出要跟社会各个阶层开展协商对话,我们只不过要求政府把十三大精神落实到实际中。当局自己提出的主张,我们要求落实,这怎么就是把政府逼到绝路上呢?!相反,看看东欧和台湾后来的政治抗议活动,提出的诉求都比我们激进得多。中国学生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提出的就是这样两条最温和的主张,但是政府不但始终拒绝,最后甚至还用武力血腥镇压。到底是谁激进?到底是谁逼迫了谁呢?!各位可以自己作出判断。

镇压的一方不许别人提

第二,双方发生冲突,双方都应当承担责任。这种说法听起来好像客观公正,好像站在中间人的立场上,但是不分是非的所谓公正,就是最大的不公正。

其实要想分辨当初人民与政府方面的行为的是非曲直,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说那么多。我们只要看看双方事后的态度就可以了。作为镇压的一方,中共当局20年来都宣称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问题是,中共当局做了这样的一个正确的决定,保证了中国没有进入动乱,这样的"丰功伟绩"你却从来看不到中共宣扬。是中共自己谦虚吗?当然不是!一个把"伟大光荣正确"的宣扬辞汇写在中南海门口作为大标语的政党,不是一个谦虚的、不宣扬自己的政绩的政党。可是这个政党,对于自己1989年的那个"正确的决策",20年来不到被迫不得已的情下绝口不提,不仅自己不提,也不许别人提。不要说不许批评这件事情,就是表扬政府镇压有理也不行。各位想想,如果当局真的觉得自己做的是正确的,可能这样回避吗?只有心虚的人,才会回避。相反,倒是六四受害者的方面,尽管已经被镇压,被剥夺言论自由,甚至尽管已经被当局抹黑压制,但是20年来从来没有放弃发出抗议的声音。对比双方的态度,是非曲直就一目了然了,根本不需要说那么多别的。如果有谁面对当局这样的态度,在当局自己都不敢提起的前提下,还替当局辩护,那么显然,他的判断就不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了。

开枪绝非迫不得已

第三。有人说,那么多市民堵在街头,导致戒严部队不能到达指定的任务地点,部队为了完成清场任务,最后只有用武力的方式,不然学生永远在广场上不撤下来怎么可以?

首先我们必须要说,学生会不会永远坚持在广场上,这根本就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换句话说,如果政府接受学生前述那两个极为温和的条件,学生早就撤下来了,为什么为了自己的面子,宁愿用暴力杀人也不肯接受学生合情合理的要求呢?其次,即使我们站在当局的角度,是不是必须用开枪的方式才能解决呢?当然不是。1976年的四五运动,也是有大批群众集结在广场上,在当时的情下,即使是毛泽东和"四人帮",都没有采取调动军队开枪的方式,最后也还是驱散了广场上的民众。

回到1989年的具体情来看:从事后媒体发表的录影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戒严部队执行清场任务的时候,大批的士兵并不是从长安街上包围过来的,而是从人民大会堂冲出来的。事实是,早在6月4日之前,人民大会堂、劳动人民文化宫以及中山公园里面,就已经驻扎了大批的戒严部队,因为这3个地点,都有宽阔的地下通道直通北京郊外的西山。否则,在各个路口都被市民堵住的情下,那些从人民大会堂里面冲出来的士兵是从哪里来的呢?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了:我们知道,第一,戒严的主要目的就是驱散天安门广场上的示威民众,就是所谓"清场";第二,六四屠杀发生的主要地点,不是天安门广场,而是长安街上。那么我们的问题就是:明明已经有部队不需要通过长安街就可以控制天安门广场了,为什么还要在长安街上用机枪坦克进行武力镇压?如果武力是必要的,那么像方政这样的受害者,被坦克从背后辗过去,又如何解释呢?他们明明是已经撤出广场,走在回学校的路上了,还被坦克追上来辗过,这难道也是必要的吗?到了6月4日的凌晨,也就是当局要清场的时候,整个天安门广场上留下来的学生不到1万人了,而戒严部队有几十万人之众,即使几十个人抬一个人也可以完成清场任务,有什么理由一定要用开枪的方式呢?显然,开枪绝对不是迫不得已的,而是当局有意做出的选择。至于当局为什么选择开枪的方式,而不用和平的手段,这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显然,开枪绝对不是迫不得已的,而是当局有意做出的选择。至于当局为什么选择开枪的方式,而不用和平的手段,这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