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战 美国大骚乱 左翼思潮 川普及美国之未来(图)

2020-06-27 04:53 作者: 逆行斋主人

手机版 正体 1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总统在竞选集会上(图片来源:Win McNamee/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6月27日讯】由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弗罗伊德被警员制伏期间死亡引发的美国骚乱现在基本平息了。这场因偶然事件引发,由左翼力量鼓动,进而席卷全美国的大骚乱,给世人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观察、分析美国,也包括欧洲左翼思想特质的窗口。

一、什么是现代左翼的核心理念?

现代左翼的核心理念是什么?

回答两个字:平等。

在当今西方两大政党理念中,左派强调平等;大政府、均贫富的经济政策,就是建立在平等观上的。

而保守派更强调自由,共和党主张小政府、减税、市场经济等,是基于自由的理念之上的;也就是说,自由的价值高于平等。

如果说蓝领产业工人、城郊小农场主等“红脖子”构成了共和党的主体,那么,大学教授、作家、艺术家、新闻记者、律师、医生、金融家、经理、制片人和导演等,就是民主党的骨干力量。美国左翼主要分布在媒体、华尔街、好莱坞,加州是美国民主党重镇,好莱坞历来是左翼先锋出没的地方。美国主要媒体,90%控制在左翼手中,所以川普(特朗普)在美国媒体中,总是以小丑面目示人。

二、知识分子天生左倾

在西方生活久一点的人会观察到,多数知识分子,都倾心于平等、均贫富等乌托邦理念,倾向大政府、高福利的社会主义。也就是具有左翼倾向。

为何如此呢。

一般说来,知识分子天生就有三个倾向:

第一是脱离大众,脱离中产阶级的常识,倾向于精英主义,醉心于乌托邦的意识形态,热衷于一揽子解决问题的思维。

第二个是倾向扮演为劳苦大众请命的救世主角色,于是自然就倾向均贫富、要平等,所谓代表穷人、代表被压迫者讲话。

要为穷人争“平等”是知识分子的特征,也是重要的奋斗目标。

第三个是很多知识分子热衷“政治正确”,即倾向表现自己道德高尚,以此占据道德高地,尤其体现在所谓“保护弱势群体”上。

“保护弱势群体”固然是社会文明的体现,但为了刻意显示自己的道德高尚,对“表现”自己是“品德高尚的、关心弱势群体的人”比真正去“改变”弱者的生存状态更感兴趣,不顾常识、热衷于意识形态,就走向了事物的背面。从“保护弱势群体”的平权理念出发,最终反而形成了“我弱我有理,越弱越有理”的局面。而这个旗帜下最牛的人,自然是集各种弱势(黑人、伊斯兰、女性、难民)于一身的人,我称之为有四层金钟罩护体的“大神”。如果你遇到这样的“大神”,赶紧离得远远的,绝对不能让她有一点不爽,否则你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那么什么人能被冒犯?主体民族可以冒犯,男性可以冒犯,异性恋可以冒犯,主流信仰可以冒犯。所以,人人都可以批斗的,是信基督的正常结婚生育的白人男性。

三、美国社会的政治正确文化

美国社会的政治正确文化,可以被概括成以下四项基本原则:不能冒犯少数族裔;不能冒犯女性;不能冒犯同性恋;不能冒犯不同的宗教信仰(通常指伊斯兰)。

所以,在美国黑人不能叫“黑人”,应该叫“非裔美国人”。圣诞节不准互相说“Merry Christmas”,而应该说“Happy Holidays”。更加神奇的,偷渡者也不能称为“非法移民”,而应该称“无证移民”。

这些词汇的出现,就是政治正确导致的“语言腐败”。政治正确的本质,就是设立思想禁区。

不能冒犯,必然会形成特权,所以,面对黑人的打砸抢,不仅不能制止,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和一群民主党议员甚至屈膝下跪。一个白人女性,即使被强暴了也要对穆斯林难民予以理解并给予更多的关爱和怜悯。

这是社会走向失序的前兆。

四、“白左”的价值观

政治正确,已经成为那些打着道德高尚的名义,却做着损害社会整体价值观的观点的代名词。这样思维方式的人,我们称之为“白左”。

简单地说,白左是一种价值观,以道德高尚的名义出现,做着损害他人利益的事情,最终损害了人类整体的价值观。

实际上,天天想着拯救别人的人,常常干的其实是慷他人之慨,拖他人下水的勾当。

白左们的“圣母心”泛滥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未来弱势时会是什么处境,其根本原因在于他们一直把自己视为美国的主宰者、视为有色族裔的上帝,所以一天到晚悲天悯人。由于文化基础不同,可以断言:如果美国未来什么时候真的成为非裔或拉丁裔的天下,他们对待白人绝对不会有今天白人对待他们一样好。

这绝非危言耸听,已经有事例发生了。

为声援自己的美国兄弟,法国黑人上街游行,在示威人群中出现了非常让人吃惊的一幕,有许多极端的黑人青年打出了大幅标语,大言不惭的表示根据进化论来说,他们黑人才是人类的祖先,黑人群体更应该享受更多的权利,必须要把生活在巴黎的白人赶走,建立起一个全是黑人的法国首都。

“把白人驱逐出去”还真不是黑人在街头玩嗨后的胡言乱语。根据巴黎市政府对新生儿的调查来看,2019年黑人小孩出生率已经超过白人小孩,全巴黎地区纯黑人占比率已经达到35%,相信凭借黑人超能生孩子的优势,不出10年黑人占比率就能突破50%,法国是最有可能第一个被黑人群体占领的西方发达国家,白左将成功把白人连同自己作死出法国,并不是玩笑话。

这盛世如白左所愿。

五、左派的自反心理

也许有人要问了,说了这么多,难道美国的左派不爱美国,他们就是要搞垮美国?

是的,这是事实。美国的左派从本质上是反美的,真的不爱美国,他们就是要搞垮美国!

这叫“左派的自反原理”。

种族上他们是白人,但他们从心底里期盼着黑人等少数族裔翻身做主人,把白人踩到脚底下。

社会阶层上他们属于精英和富人,却整天要求政策全面倾斜于穷人,“劫富济贫”。

信仰上他们的父辈是天主教徒、新教徒,但他们却欢迎对基督教怀有千年仇恨的穆斯林带着极端教义鲸吞欧洲、蚕食美国。

前面说过,左派是没有祖国的,“教”在国先,有“教”无国。左派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是在全球实现“世界大同”的革命理论。(编注:“世界大同”就是共产主义教义之一,这个“教”是什么,也就呼之欲出了)

这是理解左派言行的一把钥匙。

因此,要十分警惕美国左翼掏空国家的根基,这对全世界都有重要意义。

六、最后的斗争

面对肆意打砸抢烧的黑人群体,川普态度强硬,声称美国人有和平示威的自由,但出现抢劫,军警就可以开枪。

其实,川普是强烈反对虚伪、极端的“政治正确”,也只有川普这种无所畏惧的行事风格,才敢这样公然叫板笼罩在美国人头上所谓“神圣不可侵犯”的所谓政治正确。

现在的斗争线路图已经十分明显。

民主制度最核心的是人口构成。只有川普再次竞选成功,传统的保守派才有希望维持住目前的人口比例,才有可能保卫美国传统的宗教、文化和价值观。如果选举失败,美国的第二次走回传统的浪潮还没来得及结出成果就将被扼杀。民主党重新实施开放移民政策,不出几年,人口结构量变到质变,以后美国就再也不能选出具有传统理念的总统了。而左派同样不能接受川普再次竞选成功,因为那样就意味着左派的渐进革命浪潮很可能被永远刹止,永远无法到达“全球主义”的终极目标。

这是最后的斗争。

(原标题:美国大骚乱、左翼思潮及美国之未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