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经济大碰撞:即将从幕后走向前台…(图)


美中贸易战引发的美中经济大碰撞,即将从幕后走上前台……
美中贸易战引发的美中经济大碰撞,即将从幕后走上前台……(图片来源:tumsasedgars/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6月29日讯】最近,美国境内正在发生的几件大事:

1、美国政府要求纳斯达克审查中概股的上市申请和报表披露,目的明显是限制中企在美国证券市场上的融资;

2、美国政府限制联邦养老金投资中国的项目,也是限制中国融资;

3、大陆强推香港国安法,美国政府则已出台具体政策要切断香港的美元支付体系。考虑到香港对内地的投资占内地外商直接投资的七成左右,这会进一步限制内地的外汇融资;

4、中美贸易战已经打了一轮又一轮,虽然今年初签订了第一阶段的临时协议,虽然中美双方的负责人一再重申会坚守协议,但前途依旧成疑。贸易冲突加剧已经限制了对中国的资本流入,这本质上依旧是限制融资;早在5月14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访问时,表示他可能“完全切断”与中国之间的关系。这种切断当然包括资本联系和经贸联系。后来他在推特上又再次强调,保留这样的政策选项。现在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中,财长姆努钦在中国问题上应该是最鸽派的,可他也开始谈论脱钩。

美国的政策都指向一个目标:扯开双方的经贸联系和资本联系(尤其是后者),实现脱钩。

可国内的砖家大多认为中美之间不可能脱钩,上述的所有现象只是川普进行极限施压的“谈判伎俩”,但下述迹象显示,这不是演戏,很可能是不可回避的现实:

其一,6月22日《南华早报》报道: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说,由于中国在国际交易中主要依靠美元支付系统,因此很容易受到美国可能施加的制裁。他在财新组织的论坛上说:“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俄罗斯的很多企业和金融机构身上,我们也不得不及早地预防,做好真正的应对准备,而不仅仅是精神上的应对准备。”方星海的讲话表明,政策制定者正在把美国可能的金融制裁视为一种现实风险。简单地说,就是一旦美国完全割断对中国的融资、不准许中国在国际经贸活动中使用美元支付体系,中国应该怎么办,而且这已经上升到现实的层面。

另外一件事更值得警惕。6月24日有数家媒体报道,在持续四年的努力之后,中国已放弃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要求欧盟认可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争讼。据悉,中国早在2016年提起了这场争讼,主张在加入WTO后15年,应当被自动视为具有市场经济的地位。2020年6月15日原是这场争讼的最后期限,但中国在2019年时输掉了对这一争讼的临时裁决,之后在至6月15日的期限内并未重新提起诉讼,由此被市场普遍解读为放弃之举。放弃争讼就可以理解成是主动性行为,这里的含义是什么?

世贸组织是市场经济国家之间进行国际贸易活动的一系列规则和调节机制,被世贸组织认定本国具有市场经济地位就是最基本的要求,只有如此才能与成员国之间使用世贸规则进行贸易活动。一旦放弃了争讼,就主动放弃了对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定……而放弃争讼,算不算主动脱钩?终归,脱离美国制定的规则和美元支付体系,要想重建新的国际贸易体系,那可绝非一日、甚至百日之功。

其二,到今年底,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将很可能在135-140%之间,这是爆发货币危机的水平(意大利去年底为135.7%)。在这样的情形下,美国已经无法进行大规模资本输出。如果继续准许大规模资本外流(包括以贸易逆差的形式外流),就会加速将美国推入货币危机的深渊中。可由于中美经济的结构性原因,中国的贸易顺差是无法消除的,甚至压缩都很困难,此时,用非市场手段进行脱钩就成为最终的选项,虽然这种脱钩对双方都会形成严重的损害。这一点也是最重要的,无论今年11月谁赢得美国大选,都改变不了这一趋势。

所以,观察中美双方的一系列动作和美国的财政与债务状况,脱钩并不仅仅是川普总统进行极限施压的谈判手段,而是很现实的一种结果,是不可回避的。如果说中国改开和加入世贸都是震动世界的大事,那中美脱钩同样是震动世界的大事,必然带来世界格局的巨变。

当然,中美全面脱钩的可能性依然很小,依旧会保留有限度的商品贸易往来。但在融资方面脱钩的可能性很大,预计也比较快。

中国应该怎么应对这种经济与金融局势?

第一,必须加紧进行国际双边贸易谈判。当WTO的终端仲裁机制已经瘫痪时,世贸组织实际上就已经名存实亡。未来,各国可以随意设定本国的进口关税,目的是保护自身的民族产业和国际收支平衡。此时,中国应该抓紧进行双边贸易谈判,只有如此才能继续推动进出口贸易。只是,此后需要严格遵守谈判达成的所有协议——信用至上!

第二,快速提升人民币的信用水平。一旦脱钩,人们会立即想到中国需要使用欧元进行国际贸易结算,即便不考虑欧元在全球储备货币中的份额和国际支付体系中的占比比较小、会限制贸易活动之外,也要考虑欧元区终究只是一个国家联盟,各国的政治、经济、财政、债务情形各异,欠缺稳定性。一旦欧元区爆发由区内经济大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引发的债务危机,就会导致欧元的解体。将中国的贸易活动寄托在欧元这一不稳定的体系之上显然是一种冒险,而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拿自己的经贸活动进行这样的冒险。

如此一来,解决问题的方法只能寄托在所谓“人民币国际化”上——这可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人民币在国际贸易支付中的份额现在仅仅为1.8%左右,如果要用人民币解决现在的问题,就必须立即(注意是立即)解决以下两个问题:首先要准许人民币的可自由兑换。一个不能自由兑换的货币,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份额和国际支付中的占比就很难提升,因为储备和使用人民币进行经贸活动的国家、企业和个人难以对冲(回避)货币价值波动所带来的风险,此时,必须通过可自由兑换将随时抛弃人民币的权力交给对方,对方才愿意储备或使用人民币进行支付活动,只有如此才能加速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这是一个哲学问题,只有把权力交给别人,别人才会相信自己,长此以往才可以建立人民币的国际信用)。其次,在美元之后必须要给人民币找一个客观的锚。一国货币的购买力被别人信任,不是靠自己怎么说,而是靠别人怎么做,只有将本国货币的购买力进行客观的锚定,才能打消别人的疑虑,才能快速推动国际化的进程。当初,英镑、美元锚定黄金、欧元锚定欧元区内各国的赤字率和区内通胀率、港币与沙特里亚尔锚定美元等等,都是具体锚定的方式,人民币也必须进行客观的、国际公认的锚定。当完成上述两项工作之后,才会快速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才能解决中美脱钩之后所带来的国际支付问题,进而通过稳定进出口贸易来稳定中国经济。

但是,“人民币可自由兑换”这一点对现在的中国政府来说,有点釜底抽薪(你懂的!),所以用人民币进行国际支付表面看起来是一个援兵,但这个援兵还太遥远。因此,人民币国际化,应该只是一种“远方和诗”的童话……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