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三支柱 右派三把刀(图)

2021-04-12 06:19 作者: 曹长青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拜登
拜登在白宫记者发布会上(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4月12日讯】2020年美国民主党拜登靠选票作弊上台,不仅重创美国的民主灯塔形象,更导致左派不仅在美国,也在全球更嚣张。左倾在西方兴起,过去一个多世纪来,虽经历苏联和中国两大国家惨败的惨痛教训,但西方却一直有一大批左倾的铁杆捍卫者。导致这种现象的重要原因是他们有三个理论家成为他们思想的支柱。

第一是马克思。他的《共产党宣言》核心是“消灭私有制”,要公有共产、全部国家化。那么谁来实现公有?就要有一批人来剥夺私财,抢劫个人财富,然后再分配(所谓均贫富)。这批人自然就有了特权,成为前南斯拉夫副总统、反共异议人士吉拉斯(Milovan Djilas)说的“新阶级”(出自其著作:《新阶级:对共产主义制度的分析》(The New Class:An Analysis of the Communist System)),一个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共产党贵族集团。

马克思的另一个想法是消灭利润,用他的话说是剩余价值。事实上,不论国有还是民营,任何企业都需要利润;企业不挣钱,拿什么发薪水?更别提扩大再生产。没有利润,什么企业能撑得下去?所以“剩余价值”不仅不是罪过,而是经济启动发展的根基。马克思在大英博物馆苦思冥想几十年,结果闭门造出违背最简单经济规律的害人宣言。

但这样的马克思理论至今仍被西方左派推崇。不择手段上台的拜登,掌权后就推行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要更多的国有化,把企业税从21%涨到28%,窒息企业发展;更要着手自1993年以来、过去三十年最大幅度增税,推行马克思的均贫富。几年前法国有左疯理论家还写出一本《新资本论》(指法国经济学家汤玛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所写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被西方左媒热捧;不仅从书名到内容都与马克思的论调大同小异,作者当时还跑到美国给左疯总统奥巴马出谋划策,推销马克思理论。当时拜登就是奥巴马的副手,本质上他们都是马克思的信徒。

光给病人吃补药是自欺欺人

第二是凯因斯(John M.Keynes)。三十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之际,左派总统罗斯福掌权,推行“新政”,实质就是社会主义。当时左派经济学家凯因斯为大政府、国家干预经济提供理论,主要两条:更多国家项目,更多印制钞票。凯因斯认为,国家项目多了,就可雇用更多工人,从而降低失业率,促经济活跃;多印钞票,多发美元,就使人民手里有钱,增加消费,活跃市场。凯因斯的药方很像对一个病人给更多补药,更多输血,让病人显得红光满面、健康起来。但这不是病人内在机制的康复,而是外在涂脂抹粉的化妆,是假健康,长远更害人。但这种违背常理常识的理论和做法,今天拜登政府照搬,而且连提出的口号都是罗斯福的“新政”,也是大把印钞票、大撒币:拜登上台就一下发放1.9兆美元,然后大增税,摆出一副不把美国经济搞垮绝不罢休的架势。

第三是罗尔斯(John Rawls)。他没有凯因斯那么有名,但是左派学术圈鼻祖性人物,因他为当今西方左派的社会主义提供了重要理论。他的《正义论》(A Theory of Justice)提出:善(good)应优先于权利;平等优先;分配至上。为了平等,国家有权拿走一部分人的财产、重新分配,实现均贫富。

罗尔斯成为左派的宠儿,因为今天不仅美国的拜登们,西方国家的主要左派政党,都以罗尔斯的《正义论》为政策根基,以此推行社会主义。

三大权利是对左派三支柱的悬头之剑

对左派的三个邪恶理论支柱,保守主义阵营也有三把大刀在砍断它们,也是他们的三个克星:第一是英国理论家约翰‧洛克(John Locke),他的《政府论》(Two Treatises of Government)首次明确提出,人有“生命、自由、财产”这三大权利,谁都不可侵犯。如遭政府剥夺,人民有权推翻政府。后来美国《独立宣言》和《宪法》照搬了这三大权利的精髓,成为对左派三大理论家学说的悬头之剑——以个体权利的刀锋,砍断左派群体主义的理论支柱。

第二把刀是海耶克(Friedrich Hayek)的《通向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通篇痛斥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强调自由市场、自由竞争、个体权利。这个群体还有更深刻的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等经济学家,但因《通向奴役之路》写得通俗,又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所以海耶克更成为左派三支柱的克星。

第三把刀更锋利,直砍要害,它是诺奇克(Robert Nozick)的《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Anarchy,State,and Utopia)。作为哈佛同事,诺奇克这本书与罗尔斯的《正义论》针锋相对,反驳“善优先于权利”,而提出“权利大于善”。诺奇克从人类历史出发,强调先有人,后来才有了政府,所以人、个人权利是第一位的,而不是国家权力。

诺奇克提出,不平等是无法解决的,因人的才能和财富不同,有很多先天和后天因素,是无法强求平等的,强求的结果一定会剥夺他人权利,走向群体主义。强行平等不仅带来更大的不平等,更导致不公义和更大的灾难(共产社会就是典型)。诺奇克等于从根本上否定了国家权力,而保障个体权利。他和约翰‧洛克等于遥相呼应,强调了人、个体权利这个根本点。

今天拜登等左派掌权得逞于一时,但保守主义的三把刀高悬,越来越多信奉常识常理的人在阻止左派大潮,捍卫个人的基本权利。这场左右派博弈是长期的,但人类历史已多次证明,常识将获得胜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杂志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