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何从“户口”上控制报纸(图)

中国共产党怎样控制舆论(二)

2021-05-25 09:57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63884234 報紙

相关文章:

中国共产党怎么样控制舆论(一)

中国青年报原来有一个《星期刊》,80年代每星期日可以单独在邮局卖,读者可以买到,可以想见多么具有人民性。里面有文学副刊,该副刊的一个编辑叫王长安,北京大学毕业生,后来这个副刊被取消了,他去了体育部,和我轮流上夜班。2000年不堪报社压力,上吊自杀了。该副刊还有一个讽刺与幽默版,我也给这个版写过稿子。有一个是讲河南一个县的国有公司领导骗取全国劳模的事情。还有一次写一个女港商来郑州投资被骗了,但是稿子被副总编辑周志春枪毙了,他说:“这个稿子登出去,那是要赔人家钱的。”副总编辑的觉悟和党性就是这样强。不管被不被骗,反正是不能赔人家钱。后来星期刊没被取消的时候,这个版面就被取消了,讽刺社会也就是讽刺共产党。党这么伟大,领导干得这么好,怎么可能有可笑的事情?

报纸一般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新闻版,一部分是副刊,副刊可以多角度地为读者服务,其中有新闻性强的,也有不属于新闻的,比如文学副刊、讽刺与幽默版、家庭版。这些主要是为读者服务的,可读性很强。但是各报后来就逐渐取消了这些副刊,代之以歌颂党和政府,现在是歌颂习近平的内容。或者是变相的广告,挣钱。所以现在中国的报纸,可读性越来越差,私人订户越来越少。

我们中国青年报主要靠各级团委订阅,还有就是解放军订阅。连级单位都至少订阅一份。在我们报纸上发表稿子的官兵都可以凭这个立功,受表彰,获得提拔。解放军官兵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我们中国青年报上刊登稿子都可以立功。

现在中国青年报的特别报道版还有,但是没有了批评报道,代之以某些事件的细节报道,把细节当成了“特别”。

三 从“户口”上控制

中国不允许个人和企业特别是私人企业办报。报纸必须有主管单位一般是党政机关,或者是政府。中央级党报有7家:人民日报归党中央领导,解放军报归解放军总政治部领导,经济日报是国家发改委的机关报,光明日报是中宣部直接领导。现在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原来是光明日报群工部主任。科技日报归国家科委管。中国青年报是团中央机关报,工人日报是全国总工会机关报。全国总工会其实是黄色工会,不允许为工人谋利益,更不允许组织罢工。全国总工会和团中央一样,都是属于中共中央直属机关。

地方报纸一般属于当地党委,比如北京日报和北京晚报属于北京市市委直接领导。“商报”一般是政府的报纸,比如深圳商报归深圳市市政府管。

前些日子,美国一个很著名的华人自媒体闹了笑话,以为《解放日报》是归解放军管。其实它是上海市委的机关报。《长江日报》是武汉市委的机关报。因为武汉50年代初是中共中南局所在地,管辖长江中游地区。山东省委机关报叫《大众日报》。人民日报原来是晋察冀根据地的报纸,进北京后,被选为了党中央的机关报。不能望文生义。

过去报纸分为两类,一部分属于企业,一部分属于事业单位。大约是2017年,共产党对报纸进行了分类,定性,将党报定为“时政性”报纸,算事业单位;享受国家的优惠政策。非党报算企业,不享受优惠政策。这样,好多报纸就活不下去了,就倒闭了。没了。比如北京过去有一个报纸叫《精品购物》,90年代发行量很大,现在早就没有了。

中国的报纸、杂志和汽车一样,有号码——报号,归国家新闻出版署发放,报号要控制数量,严格控制。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给新的号码。肯定是要有主管单位,相当一级领导的批准才能申请。才可能得到批准。如果犯了共产党的条文,很可能立刻就被取消。大约2004年,工人日报的子报——《新报》因为刊登了一个讽刺共产党的人大、政协的顺口溜,立刻被取消了报号。在那个时期,我们《中国青年报》的子报《青年体育报》,要在2003年刊登非典型性肺炎医疗垃圾运输不苫盖,满天飞的稿子,我在这个报当校对,还是以待岗的身份,阻止了这篇稿子见报,不然很可能被撤销报号。因为共产党绝对要封锁有关传染病的消息,而且体育报也不是刊登这类消息的报纸。2005年,主编毕熙东几次把报纸改为广告报,刊登北京小吃、国画和民俗的内容,因为把报纸承包给了北京工商联。党组书记王宏猷几次阻止毕熙东,都无效,毕熙东就是一个流氓和混蛋,什么都敢干,所以中国青年报只好立刻撤掉了他。这事幸亏没被中宣部和新闻出版署发觉,发现就会取消报号。所以我今天骂中国青年报他们也不敢反击,就是担心会因此牵连出很多这样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待岗职工,一个校对,却干了副局级的副总编辑的活,报社不但不感谢我,还继续打击我,所以我今天还是要和他们算账。

特别是1989年六四前后,报社内部也有人提出刊登支持大学生的稿子,但是总编辑徐祝庆和一些领导坚决不同意。理由就是如果被取消了报号,全报社几百人上千名家属的饭碗就被砸了。所以,就什么也没有登。

人民日报体育部记者张舒和另外一个记者在人民日报印刷厂出了《号外》,揭露解放军开枪杀人,张舒就被解放军戒严部队抓了起来,关了一年。后来虽然没判刑,但是被报社开除了,到处流浪。他原来的妻子是人民日报的同事,也离了婚。30年饱受折磨,身体遭殃,加上抽烟喝酒,去年打篮球的时候心脏病发作,死了。他为了躲避共产党的打击,后来化名赵牧。也被搜狐网聘为博客频道总监,因为写了讽刺毛泽东的博客,被以寻衅滋事罪拘留一次。人民日报是党中央的机关报,当然不会因此停刊。所以只能是处理记者编辑。

毕熙东2002年韩日世界杯期间聘请他当了编辑部主任。这也是违背共产党政策的——雇佣反革命办党报。毕熙东不是同情张舒,而是因为找不到人,无法无天。所以现在我骂中国青年报他们也不愿意反击,怕雇用反革命的事情传出去。

2005年9月,《青年体育报》外聘的副主编董路,就是那个很著名的主持人,酝酿和几个手下罢工,抗议长期拖欠工资,报社看实在控制不了局面了,只好立刻停刊。自己停刊不是犯错误,如果被上级停刊,那就是大错误,就要被撤职。中国青年报领导就怕丢了官帽子。

2005年年初,中国青年报冰点特刊刊登义和团应该被八国联军杀的文章,特刊被停刊,因为总书记胡锦涛是团中央第一书记出身,自然不会停了团中央的机关报。过了两个月,胡锦涛亲自批准,冰点才复刊了。但是以后都是纯粹拍共产党马屁的文章了。最近因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立100周年,搞特刊,占了冰点的版面,它由每星期4个版缩减为两个。拍马屁都不行,直接就登共产党的宣传文章了。

中国大陆的书也有号,出版社每年给一定数量的书号,有书号才能出书。出版社就不想出好书了,就靠卖书号挣钱。作者要出书,先给他们多少万元,包下第一次印刷数量所有的书。这当中出版社也挣了钱。如果书卖得好,出版社再挣钱;如果卖得不好,这次出版社也没有赔钱。以后就不再印刷了。我在大陆写了一本《体育记者内幕》,找了好多出版社,最后那家同意出书,但是让我先给他们5万元,我就没出书。因为报社欠我很多工资,我是想出书挣钱,而没有钱给出版社。

去年一个公安厅的厅长,就用“平安”两个字,写了一本书,就出版了,其实是因为他有钱给出版社,也因为他是公安厅厅长,能卖掉很多书,所以他和出版社都挣到了钱。

共产党就是这样毁灭中国文化的!中国现在就没有文化了!

报号制度下,出现了很多乱象。

1999年第一季度,中国青年报体育部出《青年体育》增刊。那时候中青报全国发行量是50多万份,北京地区印刷十几万份。体育部主任毕熙东骗蓝月亮广告公司,说4个版的增刊是全国发行,人家觉得值,就把钱打了过来。其实只是北京地区印刷的十几万份有这个增刊。

毕熙东接着想骗国家新闻出版署,以为只申请一个季度,以后就不必再申请了。但是国家新闻出版署规定每季度都要提前申请,第二季度没申请,就不允许出版了。所以没骗成。

中国青年报原来有一个《青年商旅报》,赔钱,后来就让广告部的傅成立包了出去。傅成立死前跟同乡喝酒还特意吹嘘了这件事——运作《青年商旅报》。估计现在还是承包的状态。中国青年报就是这样欺骗党中央的!

1999年李克强的小兄弟李学谦当中国青年报总编辑,一方面搞全员解聘,全员竞聘,无视法律;一方面和北京大学的的上市公司北大青鸟联合,成立了“中青传媒公司”。党报变成了和企业的联合体。这肯定不符合党中央的要求。企业是要盈利的,党报是为党服务的,二者不可能是一致的,这就影响了党中央的战略。这件事顶多是团中央批准了,党中央宣传部绝对不会批准。所以也导致中国青年报元气大伤,好几年之后才把北大青鸟请了出去。北大青鸟也赔了钱,这又坑了股民。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上市公司都是这样的经历赔了钱,坑了股民。

党报下面隐藏了多少罪恶!我来到美国,才能让世人包括中国共产党党中央知道这些事情,习近平应该感谢我,好好收拾一下那些拿了共产党的钱,还想再捞钱的党报领导,团中央领导。

2000年8月之后,中国青年报的子报《青年体育报》主编毕熙东把12个版面中的8个包给了董路为首的草台班子。每期报纸中国青年报给董路2万元,包括了稿费和编辑费。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年。2002年韩日世界杯,毕熙东请来了反革命,化名赵牧的前人民日报体育部记者张舒当编辑部主任,才结束了承包的状态,改为每月给董路开一万元工资,作为特殊人才。承包出去报纸版面是党中央和国家新闻出版署绝对禁止的。

中国青年报前社会周刊主编杨浪90年代在愚人节那天出了一期假新闻,比如博士可以生二胎,前门楼子要卖,美国NBA球星乔丹爱看中国青年报社会周刊,怕签大样的副总编辑陈小川不同意,就等陈小川下了班,把大样塞进陈小川的办公室门缝。陈小川忙着去会女人,没签大样就敢下班,结果报纸出去后受到上级批评,杨浪被勒令调走。杨浪后来就专门承包再转包报纸,就成了大款。

董路这样的人就拉着几个学历不行,文化不行,但是喜欢足球的人满处给人编报纸,还成了毕熙东和中国青年报的香饽饽。因为另一家报纸也想要董路,没成功,就把《青年体育报》把台湾男排当成国家队的消息(《邸安和青睐四国赛》)举报到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毕熙东和陈小川只好去做检查。

党报本来是为党服务的,但是党报的领导还想再捞点钱,所以就出现了这些乱象。(之二,未完待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李静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