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病毒溯源 左媒争先恐后转向(图)

2021-05-25 21:51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2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石正丽
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图片来源: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5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自由左派媒体在花了一年时间嘲笑之后,终于承认,COVID-19可能源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而中共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掩盖真相。

据《每日邮报》5月25日报导,中国国家媒体于2020年1月11日报道了COVID-19的首例死亡病例,当时一名61岁的男子是武汉海鲜市场的常客,他死于COVID-19。美国的第一个确诊病例是在10天后,当时一名男子从武汉返回华盛顿州。

在一周之内,即2020年1月26日,《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发表了第一篇文章,指责武汉病毒研究所应对疫情负责。

然而,大多数主流媒体对这些说法提出异议,直接否定它们,甚至斥之为种族主义者。

川普(特朗普)在2020年5月1日说,他“高度相信”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逃出来的时候,《纽约时报》、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迅速嘲笑他的言论。

CNN在川普政府结束时,公然敌视川普总统和他的顾问,在嘲笑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的想法时几乎是幸灾乐祸的。

《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和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同样对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的说法不屑一顾。

一些媒体,如《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甚至将任何关于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的说法称为“有毒的阴谋论”。

很少有人在暗示COVID-19可能源自一个研究机构时不引起反感,但这并不妨碍包括《每日邮报》在内的一些媒体对这种说法提出质疑。福克斯新闻的卡尔森(Tucker Carlson)也明确要求调查它是否可能从实验室里逃出来。

最后,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出现了叙事开始改变的第一个迹象。

1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北京严格控制访问和研究人员的谈话对象后,只是令外界提出了更多问题。

世卫组织团队只被允许在武汉实验室内停留三个小时,并且无法检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任何安全日志或对其工作人员的测试记录。中国的行动导致拜登的白宫呼吁提高透明度。

即使是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也说,这次访问没有结论,并补充说“所有的假设都是开放的”,值得在未来进行研究。

到5月11日,美国主要的公共卫生专家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已经承认,病毒从实验室中逃脱的想法被过快地否定了。

当被问及该病毒是否自然产生时,福奇回答说他想更仔细地研究这个问题。他说:“我对这一点并不确信。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调查在中国发生的事情,直到我们继续尽最大努力找出发生了什么。

“当然,调查的人说这很可能是从动物宿主中出现的,然后感染了个人,但也可能是其它原因,我们需要找出这一点。所以,你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完全支持任何调查病毒的来源的理由。”

福奇的披露让许多左派人士感到震惊,他们接受了北京的说法,即自从中共病毒首次出现以来,它就是从一个海鲜市场传播的。当然,北京继续坚称COVID-19并不是源自武汉的病毒实验室。

中国外交部在5月24日的一份书面声明中说:“美国不断捏造不一致的说法,并吵着要调查武汉的实验室。这充分表明,美国的一些人不关心事实和真相。”

CNN

2020年5月5日,他们的特约编辑西利扎(Chris Cillizza)对这一建议进行了严厉的抨击,题为:“福奇刚刚粉碎了川普关于冠状病毒起源的理论”。

西利扎写道:“在我们玩游戏之前,请记住这一点。这两个人中只有一个是世界知名的传染病专家。而且不是川普。简而言之,福奇对疾病起源的看法比川普对疾病来源的看法重要得多。”

“特别是因为,在川普和他的亲信之外,大多数了解情况的人都非常、非常怀疑川普关于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说法,无论是意外泄漏还是故意释放的。”

西利扎四天前的一篇文章,标题是:“川普与美国情报界相矛盾,声称他看到了冠状病毒源自中国实验室的证据”。然而,快一年了,语气已经大大改变。

今年3月26日,CNN的首席医学记者古普塔(Sanjay Gupta)博士,采访了美国疾病控制和保护中心(CDC)的前主任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

雷德菲尔德说,他已经得出结论,病毒是从实验室逃出来的。他说:“我的观点是,我仍然认为武汉的这种病毒最可能来自实验室,你知道,是逃出来的。现在,其他人不相信,那也没关系。科学最终会把它弄清楚的。在实验室里正在研究的呼吸道病原体,感染实验室工作人员的情况并不罕见。”

5月23日,《华尔街日报》报道,根据此前未披露的美国情报报告,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病倒了,以至于他们寻求医院治疗。

第二天,该报报道了武汉市外约80英里处的一个神秘矿井,2012年4月,这里的六名矿工在进入矿井清除蝙蝠粪便后生病。其中三人死亡。

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中国科学家被要求进行调查,并在对矿井中的蝙蝠进行取样后,发现了几种新的冠状病毒。然而,他们并不愿意透露他们的信息。

5月24日,CNN承认,武汉实验室的情况可能比最初认为的要多。

他们发表了一个更新:关于武汉研究人员疾病的新信息加剧了关于大流行病起源的辩论。

《纽约时报》

当任何支持川普的国会议员,说武汉实验室的理论值得进一步探讨时,《纽约时报》就会很快否定他们的说法。

在大流行的第一个月,他们抓住了阿肯色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提出的问题。

科顿说:“我们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疾病起源于那里。但由于中国从一开始就两面三刀,不诚实,我们至少需要提出这个问题,看看证据是什么,而中国现在根本没有就这个问题提供证据。”

他在2020年2月17日说的话,将被证明是有先见之明的。然而《纽约时报》在其报道的标题上写道:“参议员科顿重复了冠状病毒起源的边缘理论”。

到2020年4月30日,该报将川普政府为查清病毒来源所做的努力描述为一场政治迫害。

据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称,“川普政府高级官员已推动美国间谍机构寻找证据,以支持一个未经证实的理论,即中国武汉的一个政府实验室是冠状病毒爆发的起源。这一努力是在川普总统升级了公开活动,将这一流行病归咎于中国之际进行的。”

这篇报道的标题是:“据说川普官员要求间谍将病毒和武汉实验室联系起来”。

然而,在5月,该报的两名前科学记者,2012年退休的韦德(Nicholas Wade)和今年早些时候在指导秘鲁之行时,因语言问题发生争执而离职的麦克尼尔(Donald McNeil)都表示,他们现在觉得病毒来自实验室是可能的,事实上也许很可能。

麦克尼尔在Medium上写道:“2020年初春,我为《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文章,我在上面写了一个试探性的标题:《科学家们说,新的冠状病毒‘显然不是实验室泄漏的’》,它从未被发表过。”

他说,在是相信川普官员说的是实验室泄密,还是相信科学家说的不是实验室泄密的问题上,报社出现了尖锐的分歧。

麦克尼尔写道:“实验室泄密理论又回到了右派一开始就声称的那些主张,这些主张是由那些给我们带来披萨门、瘟疫、禽流感、Q-Anon、停止偷窃(大选)和1月6日国会入侵的人所提出的。我们仍然不知道这种可怕的大流行病的来源。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

“但是,与一年前相比,它可能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或武汉的一个姐妹实验室泄露出来的说法,已经变得相当强烈,当时的呼声非常响亮,淹没了严肃的讨论。而中国的不坦诚让人不安。”

韦德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他写道:“自然出现和实验室逃逸的假说都还不能被排除。两者都还没有直接的证据。所以不能得出明确的结论。也就是说,现有的证据比另一个更倾向于一个方向。读者将形成他们自己的观点。但在我看来,支持实验室逃逸的人,比支持自然出现的人更容易解释所有关于SARS2的现有事实。”

华盛顿邮报

记者在2020年4月3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对武汉实验室的工作进行了细致深入的分析,并强调了其中的风险。

然而他们的标题是:“中国实验室对致命的蝙蝠病毒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但没有证据表明存在意外泄漏”。

第二天,这种轻蔑的语气继续:“新的冠状病毒是由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意外释放的吗?这很值得怀疑”。

到了今年5月24日,该报非常接近于承认他们被蒙蔽了。

布莱克(Aaron Blake)写道:“鉴于我们所知道的关于川普如何处理这种事情的一切,就产生了谨慎和怀疑。这种(非常有必要的)谨慎和怀疑态度溢出,产生了一些过度简化,特别是在总结通常更加谨慎的报道时。”

他承认:“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真正了解真相。”

赫芬顿邮报

当人们对2020年春天的病毒越来越关注时,《赫芬顿邮报》迅速嘲笑所有关于其起源的问题。

他们在2020年4月7日的一篇报道中以此为标题:“一场有毒的‘传染病’,COVID-19阴谋论的病毒式传播”。

然而,一年多以后,今年5月24日,该网站对《华尔街日报》关于2019年武汉实验室工作人员住院的报道,以及由此引发的问题进行了跟进。

他们写道:“报告:武汉的研究人员在大流行前因COVID-19的症状而住院”。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

2020年4月23日,NPR称:“病毒研究人员说,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性,新的冠状病毒是由于在中国或其它地方的实验室事故而释放出来的。”

该新闻网决心证明武汉实验室泄漏论没有可信度,并制作了一系列“解释”,坚持认为COVID-19是由动物传染给人类的。

他们在2020年4月15日报道:“这个冠状病毒起源于哪里?病毒猎手在蝙蝠身上找到了基因线索”。

然而,一年多以后,国家公共广播电台饶有兴趣地关注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及其令人担忧的结论。

他们总结说:“COVID来自中国实验室的理论,在世卫组织的报告中获得了新的生命。”

3月31日,他们报道:“呼吁对COVID-19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进行公开调查”。

看着不断变化的新闻线的人中,包括川普的国务卿蓬佩奥。

蓬佩奥在5月20日发推文说:“一年多以前,我告诉@MarthaRaddatz,武汉病毒很可能来自实验室泄漏。她就差点说我阴谋论了。中共说我是人类的敌人。那现在呢?嗯,现在,左翼媒体正争先恐后地站在真相的一边。”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