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6口人 共产党害死3个半(图)

2021-06-29 10:14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郭军全家福
文革前一年,全家福,因为警察不允许父亲上街到照相馆照相,全家在家门口照的像。(图片来源:郭军提供)

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一大召开100年,这以来包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朝鲜战争、三年大饥荒、10年文化大革命、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持续了41年的计划生育,中国共产党至少害死了5亿中国人,仅我们一家6口人,就害死了3个半。现在只剩下两个半。

1958年我父亲、著名画家、郭笃民被打成右派送去劳动教养,从此我家4个孩子一个家庭妇女就没有了收入。大姐10岁,我最小,7个月。我母亲带着3个不到10岁的姐姐搞家庭副业谋生。为了谋生,我母亲和姐姐们都纺过石棉。石棉的纤维特别细小,钻进人的肺部就不会再出来。这就是石棉肺,一种严重的职业病。我母亲还得过三四次肺结核。石棉肺导致我们北京市通县地区死了无数人。都是共产党害死的,没有人知道这是职业病,国家不赔偿1分钱,都是自己花钱看病。

1989年,我母亲到街上上厕所,北京的冬天特别冷,摄氏零下十几度,冻坏了我母亲,感冒了,引起了老病根,转成了肺心病。我父亲是1948年参加“革命”,因为通县比北京城里先“解放”,我父亲当时就在通县的女子师范学校教书,所以中共建国之前就参加工作了,就“革命”了。工龄比这个政权还早一年。1979年年底,胡耀邦改正了我父亲的右派,回到通县教育局工作,因为师范学校男女校已经合并,不需要更多的美术教师,教育局安排我父亲到少年宫教孩子们画画。多次分房,都不给我父亲。我家仍住在8.3平方米的小屋里。1985年我到了中国青年报工作,当记者,利用中国共产党北京市市委统战部领导的签字手谕,才迫使通县教育局给了一间半平房。但是平房没有卫生间,我69岁身体严重虚弱的母亲仍要去300米之外的大街上的公共厕所,就得了肺心病。

因为她没用公费医疗,1966年文革之前的工作因为被轰到农村丢了,回城后再也不安排工作,我母亲王碧波就没有医保。花完仅有的一点存款看病,不愿意拖累我们,就吃了很多导致胃出血的消炎药。实际上自杀了。1990年12月3日去世。这是第一个。

我父母1944年结婚,1979年我父亲改正右派回来,35年中,他们只在一起生活了14年,分别了20年,导致感情不和。我父亲1979年回来后也一直在外面住,晚年业余收的学生老骚扰他,他就客居北京市卢沟桥生产大队的大队部里,估计大队书记喜欢他的国画。1999年1月,早晨起来生炉子时猝死。他晚年几乎每天一瓶白酒,估计夜里水分丢失太多,导致心梗。通县教育局分的房子很小,不够我们家三口和我父母住的,而且摆不下他的两平方米以上的大画案,所以他就只能在外面住。教育局给这一间半平房还要求我们交了原来的8.3平方米小屋,那是街道红卫兵文革中给我们娘儿五个的,我和我老婆孩子当然有权在这里住。交了这间房,我们就有权和父母一起住,何况父母都老了,也需要照顾。但是教育局说只解决我父母的住房,不给我们。我父亲83岁了,也只能一个人独自居住,我们几个后来在单位分了房子,但是那时候单位分房都不会考虑职工的父母,何况我父亲有工作单位。因为独自居住,生活很随意,就这样死了。本来他是国画家书法家,身体很好,可以活到90多岁100岁,但是83岁的时候这样死了。

第三个是我二姐郭红。她90年代骑自行车去看病,经过路边的出租车时候,司机猛开车门,打折了她膝关节的十字韧带。后来在部队医院做的手术。那时候中国人因为贫穷卖血的很多,医院提供的血源有丙肝病毒,我二姐就得了肝病,2015年发展为肝癌,去世了。她和我三姐郭霞都在文革中被红五类欺负成了神经病。后来也没好利落。1974年她在家里上吊自杀,被我救了。

我在1999年10月被中国青年报打成待岗职工,后来离了婚,之前我老婆被迫刮过一个孩子。我2007年再次上班后想再婚,再要一个孩子。希望我二姐帮助,她不但不管,还说“你这个人太怪了”。我再要想要一个孩子太怪了,现在习近平号召生三胎,怪不怪呢?共产党不但害人命,而且毒害人的心理。我二姐就被毒害了心理。所以我们后来就没有来往了。她病重期间我要去看望她,她没同意,我就没去,她儿子后来就恨上了我。二姐2016年去世。

我三姐的神经病一辈子都没好,只是有时候不发病,表面上与常人一样。1999年我父亲去世,她张罗丧事,还写了一两千字的回忆录,想着将来给老父亲出书。她比习近平大1岁,文革开始那年刚上完初一,哪有那种水平?她就把写着回忆录的练习本交给了父亲那些流氓学生的一个朋友,号称是传记作家的人。2015年这些人出了我父亲的画册,其实是藉着我父亲的名誉,抬高这些学生,好让他们的画卖出大价钱。画册丝毫不提我父亲的艺术成就,专说他们如何在生活上接济我父亲,我父亲缺吃少穿。我就起诉他们侵权,还发现他们的画册中说我父亲是军统特务。

但是通县法院的法官通过律师受了贿赂,判他们赢了。几次开庭,直到他们找到那个我三姐给的练习本为止。那上面我三姐说:我父亲当过军统特务。我远房舅舅和他1947年一起去东北,受训一年,一个成为戴笠手下的特务,一个成了保安司令。

戴笠1946年就在飞机失事中死了,国民党再缺人,也不会一年就提拔为保安司令啊。但是初中一年级、神经病的三姐就这样写了。法院说你们家人自己说你爸爸是军统特务,活该。不是他的学生侵权。我三姐也不出庭。我就输了官司。还给通县法院先送去了近7000元的诉讼费。再申诉还要补交1万多元。我就没再申诉。我三姐这样,活着也等于死了一半儿。现在据说神经病更厉害了,虽然已经70岁了。所以我说我家人被迫害死了3个半。

共产党这些年就是这样直接、间接杀死了5亿以上的中国人,包括我家3个半,还不算我死在胎中的孩子。这个党现在要庆祝建党100年,它还要祸害多少年中国人啊?

责任编辑:李静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