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海外黑牢曝光 女子爆同监者包括维吾尔人(图)


中国籍吴欢:中国于杜拜设置秘密监狱,她曾经被关押8天。示意图。
26岁的中国籍女子吴欢:中国于杜拜设置秘密监狱,她曾经被关押8天。示意图。(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看中国2021年8月16日讯】自从2012年起,中(共)国开始实施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之秘密关押制度,这形同设置秘密监狱,以囚禁异议份子等特定人士。此种秘密监狱先前仅传出于中国境内,但近日26岁的中国籍女子吴欢接受了美联社采访,她揭露出北京政府于杜拜也设置这样的秘密监狱,并称曾经与2名维族人士遭关押其中长达8天。这是第一次有人作证北京在海外设置秘密监狱。

吴欢是一名中国异议份子王靖渝之未婚妻,她为躲避被中国当局引渡回国内,而四处逃亡。她对美联社披露,她是在杜拜的一家饭店被人绑架的,而遭中国官员关押于一间改造成监狱的度假村内,她接受了中文审讯与威胁,且被迫签署法律文件,以指控未婚夫骚扰她,一直到6月8日才被释放,现今在荷兰申请庇护。

其实,这样的“秘密监狱”于中国十分常见,这次吴欢的说法是目前唯一的证据,她揭露出北京在海外亦设置了秘密监狱,也显示中国已经开始慢慢利用国际的影响力,而在海外逮人,常见的受害者为异议份子、贪污犯或者维族等少数民族。

据吴欢的说法称,她以前对于政治并不关心,一直到4月5日,与未婚夫于杜拜因不明罪名遭到逮捕,而才开始跟媒体与海外中国异议份子团体进行连系和求援。

吴欢透露,5月27日,她在杜拜的旅馆内遭中国官员审问,而后被杜拜警方带至警察局。她也在警察局被关押3天,期间手机与个人财物皆被没收,到了第三天,有一名自称是李旭航(Li Xuhang)的男子前来探望她。李男声称自己为中国在杜拜的大使馆内工作,并询问她是否拿了外国团体的钱,而做出对于中国不利的事。对此,吴欢则否认,自称很爱国。根据中国驻派杜拜领事馆的官方网站显示,李旭航是总领事,不过领事馆方面并未回应。

吴欢说,李旭航与另一名男子将她带离了警局,并搭上一部车,当时车内还有几名中国人。大约经过半小时车程,到达了一栋白色三层楼的房子,在里面的房间已被改建成个人监狱,四周街景相当荒凉。

吴欢描述,她被带至一个房间,并没有窗,仅放了一张床、一张椅子,以及一盏白色萤光灯,日夜皆开着,真让人失去时间感。她曾经看到一名维族女子等着使用浴室,又有一次,她听到一位维族女子以中文大喊着“我不想回中国,我想回到土耳其”。

吴欢称,她一天只有2餐,且喝水与上厕所都必须获得警卫的同意,一天最多能够去浴室5次,但也要看警卫的心情。警卫给她一支手机与SIM卡,使她能够打电话给未婚夫与牧师。后经她的未婚夫和牧师证实,当时一天会收到4-5通电话,每次吴欢都在哭泣,而且语无伦次。

美联社检视了吴欢当时传给牧师之讯息,竟然发现内容很不连贯,也非常诡异。据吴欢的说法,她到了最后采拒绝进食,且尖叫大哭地要求被释放,最后她被要求于阿拉伯语与英语文件上签名,以作证遭到未婚夫的骚扰,“我真的十分害怕遭逼迫签名”。

由于美联社并无法证实吴欢之说法,吴欢亦无法明确地指出秘密监狱的确切位置在哪里,但有证据证实她所说是真的,其中包括了护照印章、北京官员质问她的电话对话纪录,以及她自秘密的监牢传讯息给牧师求救。吴欢于6月8日重获自由之后,在6月11日就飞离杜拜前往乌克兰。关于此报导,中国与杜拜官方都还没有回应。

根据美联社报导,秘密监狱在表面上看起来皆是饭店或者迎宾馆,而被囚禁在里面的人,也通常都未被正式起诉,也无法律资源,更不能够被保释,也没法律命令。北京政府常用秘密监狱来对付请愿者,使他们停止对于地方政府表达不满。

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的助研究员陈玉洁对美联社表示,在之前并没有听过中国于杜拜设置了海外监狱,此种监狱在其他国家会很不寻常。但她也说,这相当符合中国近年来的做法,其试图透过正式或者非正式之管道,将人抓回中国。

北京当局特别锁定海外的维族人,时常以涉嫌恐怖主义之罪名将他们拘捕。据“维族人权计划”(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统计显示,在1997年到2007年期间,北京政府至少从9个国家逮捕或者驱逐89位维族人,甚至从2014年迄今,该数字持续增加到了1327人,且范围扩大至20个国家。

吴欢与她19岁的未婚夫王靖渝虽并非维族人,可是因为王靖渝曾经质疑中国媒体对香港2019年抗议、以及中国和印度边境冲突之报导,已经成为北京政府的眼中钉了。

北京当决除针对维族人之外,也开始镇压异议人士与人权份子,且以全国反贪腐运动之名义,大规模进行逮捕涉嫌的官员。光在2020年,北京政府就已逮捕了1421名涉嫌贪污与金融犯罪嫌犯;但没有公开数据显示出,近年来有多少中国人于海外遭到拘押或者驱逐了。

过去曾经有维族人于杜拜遭到审讯,并被遣送回中国,另有消息称,杜拜一直和其他国家的秘密监狱有关。据法律专家、“拘禁在杜拜”组织的创办人史蒂林(Radha Stirling)披露,她曾经接触大约12人,曾被关于沙乌地联合大公国的度假村内,其中包括有加拿大人、印度人与约旦人,但并没有中国人。

史蒂林说,显然沙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会代表盟友国政府把人关押,但我不认为他们会对于强大的盟友国(中国)之要求置之不理。美国国务院对吴欢的说法,也尚未有回应。

责任编辑:王君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