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青年报的那些黑内幕(图)

2021-08-20 10:28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青年报》总部,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海运仓2号。
《中国青年报》总部,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海运仓2号。(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看中国2021年8月20日讯】中共团中央和中国青年报就像两个大脓包,大的里面包着小的,捅破了全是罪恶。最近海外有的自媒体称李克强是李中堂,这是当年对李鸿章的称呼,完全错了。李克强他爸爸50多年前就是共产党的县长,他自己1976年文革中就加入了共产党,他没有习近平坏。没有他权力大。如果他掌握了权力,还能为人民着想,那时候才能说他类似李中堂。

2000年之后,中国青年报背着党中央,和北大青鸟成立了中青传媒公司。《青年体育报》借口报社没地方办公,就搬出来,在二环路外,北京城东北角的建达大厦租了一层写字楼,在14层。还有陈小川的《青年时讯》。

共产党过去的宣传是人人平等,比如党中央内部都是彼此称呼同志,或者是恩来、泽东、润之(毛泽东的字号)、小平之类。毛泽东1948年在陕北被胡宗南追着满处跑的时候,还化名李得胜呢。怕老百姓报告国军。这一段就不再提了。所以1985年我进入中国青年报,报社人事处搞入社培训,人事处副处长王宏猷特别上了一课,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讲报社编辑部人人平等,互相直呼其名。不称呼官职。但是毕熙东特别不喜欢这种事情。直接让大伙叫他毕爷、毕大爷。在报社他只是一个中层干部,不敢这么样。所以就要搬出去。我2000年3月20日去了《青年体育报》,一进去就发现大伙都要叫他毕爷、毕大爷。这不就是黑社会吗?我虽然比他小9岁,他掌握着我的生杀大权,但是我和他都是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夜大学的同学,5年,一起学习,我们那所夜大只有300人,是在一个阶梯教室上大课。我学习成绩比他好很多。就是饿死了我也不能叫他毕爷、毕大爷。我只称呼他“毕总”。这是他退而求其次的办法。

他出书写文章都是自我介绍说自己是“总编辑”。其实报社任命的是主编。主编就是中层干部,有人管着;总编辑就是一二把手的意思,不是中层,本单位没人管得了。所以毕熙东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陈云的“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其实他只“唯”他自己。所以就让大家叫他毕爷、毕大爷。对外人就自称“总编辑”。所以就偏不给我开上岗证明,造成欠我多年工资的事实。

他招聘的社会闲散人员、小流氓都这样叫,而且特别真诚。所以得到的钱也特别多。辛明2003年毕业,2002年实习期间就给开工资了,加上编辑费稿费,每月就1万多了。那时候房价是二三千元。2004年他就在朝阳路买了房。我那几年每月的收入不超过3000元。这就是当不当“孙子”的区别。所以后来讨薪不成,2008年奥运会之后,我在家属院揍了他三次。之前他有两次要揍我,我练过中长跑,还是在少年体校,还在1994年团中央运动会上创造了男子乙组200米纪录。之后,当年,获得了中共中央直属机关田径运动会男子乙组100米、200米第四名。前两名是中央警备团的军人。第三名是中央团校的体育老师。他就没追上我。

2000年3月,青年体育报开张,8月就办不下去了,只有4个对开大版,不好卖。所以毕熙东就把董路为首的小黑社会拉来了。报纸升级为12个大版。后8个版面承包给董路。每期2万元。包括稿费编辑费和工资。没有给上保险。但是2005年报社遣散这些人的时候又都补发了五险一金。董路是按照每个月3000元领的,工资的30%,仅此一项就是18万元。当时基本上就是一套房的价格!这张报纸也很荒诞,有两个报头,这边是《北京足球》,主编董路;那边是《青年体育报》,总编辑是毕熙东。读者都糊涂。有一次招聘,进来的人先跟董路打招呼,董路赶紧介绍毕熙东,那小伙子说:“不是董路是总编辑吗?”这使毕熙东勃然大怒,自然没要他。要了辛明和张磊。

党报是共产党控制的,但是毕熙东就敢把它承包出去,所以我今天骂中国青年报,报社他们也不敢来抓我,因为他们明白党中央如果知道了他们干过这样的坏事也不会饶了他们,先要处罚他们。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两年。

到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董路要去日本采访,他的小兄弟周超要去韩国采访。周超现在是新浪网的著名记者,今年去了东京奥运会。他没上过大学,年轻的时候在日本刷过盘子,所以日语好。现在他特别牛,经常在新浪网骂人,想骂谁就骂谁,就跟毕熙东当年一样。

承包出去党报,这是直接反党行为,所以中国青年报领导老督促毕熙东改过来。2002年董路出国,这个机会就来了。毕熙东一辈子都不会使用电脑,不会使用电脑看新闻,更不会使用电脑写作,都是用笔写。其实他连拉丁语字母的汉语拼音也不会,所以不能查字典,错别字连篇。现在没了董路和周超,他就处理不了那么多的版面。这时候12个大版改为24个小版。编辑部主任只恒文对足球完全外行,也不能依靠。毕熙东就找来了一个反革命犯罪分子来当编辑部主任,或者叫副总编辑。这个人就是张舒。

张舒原来是人民日报体育部记者,曾经报道过攀登珠穆朗玛峰,而且自己也上了8000米以上的山坡。1989年六四解放军在天安门大屠杀,他和另外一个记者在人民日报印刷厂出了号外。那个记者和他都被解放军抓了,那个被判了刑,他被关了一年,没判刑,但是报社开除了他。妻子也是报社的,与他离了婚。因为被处理过,就不能在北京的新闻界干了,他就化名赵牧,去了深圳、广州一带,呆了十来年。毕熙东最能骗人,新闻界都知道,所以他几次聘请与董路齐名的李承鹏,李承鹏都拒绝了。李承鹏现在不干体育新闻了,是网络大V,专门写政治性评论,共产党很痛恨,李承鹏是个爷们儿,所以不会与毕熙东同流合污。毕熙东实在找不到有水平的人,无奈之下就把反革命罪犯张舒拉来了。他绝对不是因为同情张舒。

中国人根本不会踢足球,所以也没有真正的足球记者。张舒很能写,但是净是葡萄牙没有西班牙的“牙”硬,之类的文章和大标题;再不就是FEFA(国际足联英文缩写)不守法,胡来。汉语拼音中,这几个字母念“非法”。这都挨得上吗?

董路到了日本,估计也是对取消承包制、取消自己的总编辑称号有意见,呆在饭店不出去采访。只是写一些评论应付。毕熙东和赵牧就很生气,拿什么填版面啊?二人一合计就把董路的来稿都枪毙了。具体操作的是责任编辑杨永成。他原来是董路的小兄弟,现在跟赵牧打得火热,我们一起吃工作餐,他在饭厅接了一个电话,要记电话号码。没有纸,嫌餐巾纸不好使,直接把号码写在身边赵副总编辑的胳膊上。

几天后,杨永成因为电脑工程师没给他修电脑,就骂了他。这位叫张毅,是两个子报的工程师,还负责《数字青年》加张儿。与毕熙东、陈小川关系都很好,就跑过来把杨永成打了一顿。赵牧都吓傻了。张毅200来斤,杨永成个子小,吃了亏,第二天毕熙东也不批评张毅,不主持公道,他就不来上班了。这下人员就更紧张了。

毕熙东借这个机会,就取消了承包制,改为发工资,每个月给董路开1万元,所以2005年遣散是按照30%发养老保险,就发了18万元。这都是股民的血汗钱。因为那时候中国青年报是上市公司的一部分业务。

世界杯结束,报社觉得毕熙东也不挣钱,光赔钱,就不能再在外面租中档写字楼了。就让青年体育报搬回大报。张舒知道报社领导都认识他,来到报社上班,几天就会露馅儿。就主动辞职了。

后来张舒去了搜狐当博客频道总监。因为传播讽刺毛泽东的漫画被警察拘留过。他喜欢打篮球,个子也高,1.82米,大概。但是抽烟喝酒,熬夜,生活不规律,暴饮暴食,2020年在打篮球的时候心脏病发作,猝死了。

责任编辑:李静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