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游故事录:白髯长者(图)

2021-10-08 06:12 作者: 孟道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梦游雍和宫
梦游雍和宫。(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前言

乱世中,尝尽人间苦乐悲喜,经历太多生死离别。追忆往事,足够写部人生回忆录。由于阅历与层面,纵横穿插于人生旅途,不知从何处着手。几次提笔又放下,踌躇数年,静心思考后,决定从我亲身经历的神奇故事开始撰写。没有评论、解释和教化。

这些故事都是独立出现在另外空间,现实生活中摸不着看不到,往往会被认为是迷信。

据了解,这人神共在的物质世界中,很多人都有与我类似的经历,而且内容更丰富精彩。今天抛出的这块砖若能引出更多金和玉,将是我此生大幸!

上部【惑】身置欲海红尘中,迷一样的奇遇故事。
下部【归】得正法修炼后,回归路上的奇遇故事。

白髯长者

那天中午睡着了,听到有人说:马上到雍和宫西门传达室。我跟着声音,很快就到了传达室的门口。一位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招呼着我说:师父等着你去拿粮食呐。我心里嘀咕着,我什么时候有师父啦!拿粮食干嘛,我也不缺吃的。

我跟着他来到雍和宫最后面院子的东北角,也就是喇嘛住的禅房前,一位头盘白发髻、长长白胡须、飘逸白色太极服、仙风道骨仪表、面容威严的长者,盘坐在禅房前的土丘上,令我肃然起敬!我想:大概是我师父吧。想到这儿,我立即跪下来。长者给我抛过来一个布袋。我刚要去拿袋子,无意中抬头,看到在长者左肩上方,一位年轻人正在笑容满面的看着我。啊!?只有久别重逢的亲人才会有的笑容!觉得在哪里见过!很熟悉,很亲切,很近很近...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年轻人,周围一切都凝固了...醒来时,发现自己的眼睛是睁着的...清醒后,心里虽然很高兴,但是心头却笼罩一种焦虑。

人字街头送长者

梦游雍和宫后的当天晚上,再一次神游。我来到了两条尽头相交成人字型的街道口,道口两边有城墙。城墙上站着在雍和宫见到的年轻人,好像在等着接什么人。再看两边街道站满人群,也好像在迎送什么人。

我站在街角,环顾着周围。不一会儿,那位长者,从左边的街道,飘飘洒洒的走来,人群涌动着...惜别着...长者走到人子街的尽头,准备登上城墙时,突然转过身来,严厉的看着我,飞过来一句话:你有罪!!那声音在空中振动着!我听到后,不知所措的想,我这么好的人能有什么罪呀?!再看城墙,那位年轻人和白髯长者都不见了...

天安门广场上空的汉墨

送走白髯长者的第二天夜梦中,来到天安门。广场一片黄色尘雾。尘雾中,数不清的灰衣和尚在种树。一个和尚交给我一棵一人多高的无叶树,要我跟他去种。我不高兴的说:我是大学老师,怎么让我去种?他瞪了我一眼,向广场东侧跑去,我只好举着树在后面跟着跑,到了历史博物馆前方的一个位置,和尚让我把树种上。我一看树没有根,就问:没有树根,树怎么活呀!?再看和尚不知跑哪去了。我只好一个人用铁锹把无根树埋进土里。

刚种上树,和尚跑过来,指着北面天安门方向说:师父叫你过去。我赶紧跑到华表前方,没有看到师父,却看到广场上,所有和尚面朝南方合十。只见南面横空天幕上,墨迹向西方移动着,一笔一笔的显现出汉字:随师...显出“师”字后,后面的字走远了,看不见了...我扑倒在地上...醒来后,惊恐至极。从此,心再无宁日...(待续)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