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户”成中国大陆家庭主流 人口危机刚刚开始(图)


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让人口出生率不断的下降
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让中国大陆的人口出生率大幅度下降。(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2月14日讯】中共在几天前的政治局会议上,强调明年的经济工作重点,就是“稳字当头”,同时,中共官媒新华社的报道中,也用了一连串的“稳”字来强调宏观政策、货币政策等等。可以看到,中共担心经济“不稳”的压力加大,那么,在求稳心切的状况下,中共有可能实现经济软着陆吗?而且,在阻碍经济增长的多个因素中,人口的巨大危机,甚至会上升到国家危机,“一代户”(指同一辈人居住,或者单身居住的情况)已经成了中国大陆目前家庭户的主流。人口快速老龄化,将会对经济增长产生冲击性的影响,它直接导致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劳动力市场的规模萎缩。

这两年是中共快速衰败的“里程碑”

中共在12月6日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并总结说,2021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不过,这样的高调总结,也掩盖不了中国面临的一系列经济困境。就像有评论所说的,2020年和即将过去的2021年,都是中共全面走下坡路的流年,如果非要说“里程碑”,这两年倒可以说是中共快速衰败的“里程碑”。

另外,12月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也在发布的2022年《经济蓝皮书》中提到,考虑到全球疫情仍在持续,预计2022年中国经济增长在5.3%左右。

蓝皮书还建议,明年GDP的增长目标设定在5%以上,一般公共预算赤字率设在3%左右,并且提到明年的财政收入压力仍大,预计财政收入增长率将从今年的10.9%下降到明年的6%,并提到地方债问题需要引起高度重视。同时,蓝皮书预计中国2022年的物价总体温和上涨。

目前,为了稳定经济增长,中共正在试图打出一系列的政策“组合拳”,但《华尔街日报》评论说,中共政权一方面试图扭转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的势头,但是同时,又受到了减少债务、还有遏制投机行为等政策的限制,不想放弃在源头上造成经济疲软的政策。这是一项无法完成的任务。

不过,假设中共能够度过眼前的难关,实现经济软着陆,但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的增长放缓已经是不可避免了,因为中国面临的巨大的人口危机,这才是未来经济增长面临的真正挑战。

“一代户”达到49.5% 巨大的人口危机刚刚开始

根据21经济网的报道,在中国,“三口之家”已经不再是家庭最主流的模式。中国的家庭模式,在过去10年中,又进一步转换到了独居,或者是夫妻二人为主的模式。

人口统计资料显示,2010年,全国“二代户”的比重高达47.83%,但是在2020年,却缩水到了36.72%。相反,“一代户”的比重,却大幅上升了15.33个百分点,达到49.5%,成为了家庭的主流模式。这一增一减的背后,是中国家庭模式的大转换。

所谓“二代户”,就是孩子和父母住在一起。而“一代户”,就是指同一辈人居住,或者单身居住的情况,比如不要孩子的丁克家庭,以及孩子都已经离家的空巢老人等。

从统计数据来看,“一代户”比重提升的情况,并不是单独发生在某些地区,而是全国性的普遍现象。具体来讲,中国各省区的“一代户”比例都在大幅提升,最低也在40%以上,吉林、内蒙、天津等13个省区市的“一代户”比重,已经超过50%,其中北京、上海、黑龙江、浙江等地区,比重更是超过了58%。

从中国的家庭户规模上,也可以看出,“三口之家”已经不再是中国的主流家庭模式。回顾历次中国的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家庭户规模一直呈现了持续下降的态势,1982年的时候,是一户家庭平均4.41人;2000年时,是3.44人;到了2020年,已经下降到了一个家庭户只有2.62人,还不到3个人。

中国家庭户规模的不断缩小,主要原因就是总和生育率的下降、人口老龄化,以及人口流动等因素。

所谓总和生育率,通俗的理解,就是所有女性在生育年龄期间平均生育孩子的数量。通常,总和生育率2.1被认为是更替水平,能够维持人口的不增不减。当总和生育率下降到1.5以下,就被称为“生育陷阱”,一旦进入生育陷阱,再想要扭转生育率的下降,就会变得很困难甚至不可能。但是,中共官方的数据显示,在2020年,中国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3。

中共实行了几十年的一胎化政策造成严重恶果

那么,哪些原因造成了总和生育率的下降呢?其中包括,育龄妇女不断减少、结婚率下降、晚婚晚育等等。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下降,除了因为社会变迁和观念的改变以外,还有更重要的,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个政治因素,那就是和中共实行了几十年的一胎化政策直接相关。中共的计划生育,让人口出生率不断的下降,造成了育龄妇女的数量不断萎缩。

例如,国际上,一般把15至49岁女性计算为育龄妇女。但是,中国2020年的育龄妇女数量,和2010年相比,减少了4,591万人。如果只计算最佳生育年龄妇女,就是20至34岁的女性人口,同期的人数也下降了1,517万人。

此外,“一代户”比例增高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老龄化和人口流动。尤其是,越来越多的空巢老人,让家庭整体应对风险的能力减弱,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中国的空巢老人突破了1亿。这些老人,不同程度上,都存在无人陪护、无人慰藉、就医困难等问题。

而且,这些问题在农村就更显得突出。数据显示,中国乡村60岁以上老人的比重是23.81%,65岁及以上老人的比重是17.72%,比城镇分别高出了7.99%和6.61%。与城市相比,农村不但老龄化程度更高,而且,养老服务基础设施更薄弱,服务力量还欠缺。

这背后的原因,又和中共的另一项政策分不开,那就是中共实行的城乡有别的户籍制。所以,中国的城镇化率和经济发展水平不匹配。数据显示,当美国、日本和韩国,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时,其城镇化率都达到了70%以上。而中国2019年的城镇化率只达到60.6%,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更低,仅有大约44.4%。另外,数据还显示,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4.2万元,而农村居民,只有1.6万元。

同时,人口快速老龄化,又会对经济增长产生冲击性的影响,它直接导致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劳动力市场的规模萎缩,使经济增长放缓;而且显著降低了全要素生产率,从而降低了经济的潜在增长水平。

对于国家发展来说,老龄化是大灾难。另外,老龄化也可能导致储蓄率下降,以及消费水平的下降,这些都会对经济产生冲击。根据相应的数据和模型来推算,在其它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仅仅是快速的人口老龄化,将使未来5年,中国经济的年均增长速度下降1个百分点左右。

远水不解近渴 “三孩”政策已经不能解决当前的人口危机

目前,中共已经放开了“三孩”政策,还出台了一些鼓励生育的措施,为了解决年轻人买不起房子、养不起孩子的困境,还在整顿房地产业和教培行业,而且,还提出了一个“共同富裕”的口号。

因为中共已经认识到,经过几十年的经济增长后,中国已经面临长期衰退的危机,如果不改变经济发展模式,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从长期来说,必须提高生育率,改变人口结构;从短期来看,必须从依赖外需转向推动内需,从依赖出口转向依赖消费。

但是,人口结构的改变可能一蹴而就吗?从其它国家的经验来看,这需要几十年的努力,还未必奏效,而中共目前实行的这些政策,事实上,也没有真正起到鼓励生育的作用。

至于中国的消费潜力为何无法释放出来,很大程度上是巨大的贫富悬殊造成的。中金公司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有2.2亿中国人的月收入,低于人民币500元,李克强之前也提到,中国6亿人的月收入只有1,000元。这样的收入水平,要如何刺激消费呢?显然,如果中共,不去真正想办法提高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只是靠割各种“韭菜”来满足党的“内需”,是无法刺激消费,也无法达到经济转型的目标的。

其实,中共及其政策,包括计划生育和城乡户籍制度等,才是导致中国人口危机和贫富差距的真正根源。俄罗斯总统普京曾经把人口危机提高到“国家危机”的高度,而现在,中共面临的危机恐怕比这还要深远得多。

责任编辑:徐云枫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