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响起了香港人的抗共旋律(图)

2022-05-27 00:25 作者: 曾慧
手机版 正体 2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反送中运动中的香港年轻人。(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2019年反送中运动中的香港年轻人。(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看中国2022年5月27日讯】今年是六四事件33周年,港府再一次以疫情为由,拒绝出租维多利亚公园足球场,意味着六四烛光晚会今年继续无法举行。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本月中被捕后,教区决定今年不举行追思“六四”弥撒,以免触犯《国安法》。另一边厢,保安局长邓炳强已经预告,今年“七一”全港所有执法机关将会总动员,应对示威和袭击威胁,以迎接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和武官特首李家超上任日。港共扭尽六壬,全为确保香港在两个政治上最敏感的日子,一切反对声音和异见要全部“清零”,只余下官方需要的欢庆喧声。

不过,就在即将踏入敏感6月之际,香港人抗争的旋律,竟然在一个最出人意表的地方——中共权力中心首都北京响起。

北京大学生抗争 校园播《问谁未发声

北京近日爆发Omicron疫情,除了市面“半封城”,多间大学都实施封闭式管理,引起学生不满反抗。最先“起义”的是北京大学学生,在5月16日群起动手拆除了学校建立的金属“柏林墙”,争取“同住同权”。

到23日,中国政法大学爆发学生抗议,不满海淀区足不出户的封控措施。报导指,该校学生发出“法大人站起来”的海报,号召同学当晚8点在学校主楼前聚集,打开手机电筒或围观。学生提出“四大诉求”:准许选择返乡、明确期末考试方式时间、信息透明、校务公开,还鼓励参加者用手机播放音乐剧《孤星泪》名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这首歌在香港被谱成粤语版的《问谁未发声?》,在2014年爆发的雨伞运动、2019年反送中运动和六四烛光集会均广为传唱,与《愿荣光归香港》同为香港抗争主题曲。

报导指,发起抗争后,政法大学学生成功获得离校返家权,激发同在海淀区的北京师范大学学生24日晚发起“无大台”示威游行。学生的号召书上还呼吁以“大楚兴,陈胜王”为号,这正是秦末中国第一次农民起义——陈胜、吴广起义前的暗号。当晚10时,北师大学生在社交平台传出“我们胜利了”的消息。次日,北京市政府宣布全市高校学生可以有条件离校返家。网民认为,这实际上是北京高校学生上街抗争争取自由的成果,纷纷向他们致敬。

谁要认命噤声?还想等恩赐泡影?

牛顿第三定律:For every action there is an equal and opposite reaction(当物体受外力作用是,每一个作用力,都会产生一个相等力量的反作用力)。这个物理法则如套用到社会,可演绎为压迫必将招致反抗。正如中共在香港用《国安法》打压示威和六四纪念活动,不但抹不掉港人对中共血腥镇压的记忆,反而让海外港人的抗共运动如雨后春笋般传遍英美澳加。如今,中共以“动态清零”和极端封控措施,剥夺中国人的基本自由和生存权利,终于在六四周年日临近之际,让在香港人的抗争主题曲在上海人的朋友圈中广传,再在北京的大学校园奏起。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原曲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2014年问世的粤语版《问谁未发声》则更切合香港和中国的现实。面对中共在香港步步进迫,蚕食当初承诺的民主普选和自由人权,歌词反复对香港人提出诘问:“试问谁还未发声?都舍我其谁卫我城/天生有权还有心可作主/谁要认命噤声?”;“试问谁能未觉醒/听真那自由在奏鸣/激起再难违背的那份良知和应”。

对于那些对中共仍存有幻想、或被动等待政权改变到来的人,歌词也提出了尖锐的警醒:“为何美梦仍是个梦 还想等恩赐泡影?”“无人有权沉默 看着万家灯火变了色⋯⋯人既是人 有责任有自由决定远景”。贯穿全曲的,是对每个人“良心”和“责任”的拷问,也正是香港抗争运动的主题。因此,港人明知不会成功,也要前赴后继走上街头反抗,“为这世代有未来”而不畏警棍和枪弹的强暴⋯⋯

港人悼六四与抗争是“自救运动”

有人说,香港人反抗中共,和今日中国人反抗封城的抗争有着本质的不同,答案有“是”也有“不是”。是的,从悼念六四到反送中,香港人不是因为自身的利益受损、温饱或生存受威胁而反抗。他们是见证了政权在六四惨绝人寰的屠杀,自感有义务为受难者讨回公道,追究政权的罪责,一坚持就是30年。当2014年中共撕毁了“全民普选”的政制安排,港人明白了中共根本不打算兑现“港人治港”的国际条约诺言,正准备全面接管香港,于是由学生的罢课绝食,引领起一场79日的和平占领运动。2019年港府欲强行通过《送中条例》,正式打破一国两制的区隔;港人觉醒到香港司法独立和法治制度的末日将至,于是一场直面中共的反抗运动正式爆发,港人的怒吼声震撼世界。

与其说香港人是为了争取中港的民主自由,其实他们更多是为了捍卫自己和下一代的生活方式,反抗中共将这些“清零”。只是香港人更早明白到,“今天不站出来,明天就站不出来”;今天不反抗,将来必将面临当今中共暴政下中国人的可怕处境。香港资深传媒人李怡曾解释香港人为何如此关心六四:“香港主权转移,不仅是土地的转移,而且是把土地上的几百万人交到一个残民以逞的专制政权手上”;在无法改变现实的情况下,香港人不想等死,把希望寄讬在将要回归的国家能够有脱胎换骨的改变之上,“因此港人对六四的参与,是基于自救的广泛动员。”

别让北京学生的胜利沦为短暂

今天,北京高校学生的抗争成功突破封锁,为全市高校学生争取回家的权利;上海也有小区居民成功突破封锁。但不要让今次的胜利沦为短暂。《问谁未发声?》的旋律提醒着我们,要迎来真正的改变,这种反抗必须建基于人的良知、责任感,以及对中共反人类本质的清醒认识,正如歌词中提到明辨“黑与白 非与是 真与伪”,才能不被虚假的“复常”和中共的下一个谎言蒙骗。

不要看轻每个人良知觉醒的力量,也不要过份高估中共纸老虎政权的能耐和寿命。没有枪与炮,简单的“不合作运动”和小小的勇气,也可以保护到自己和其他人;坚持讲出暴政真相就是自救救人。也不要感到孤立无援,正如《国安法》后香港人有句话:纵不能再鲜明表达立场,但大家仍能以一个眼神、笑容相认。在中华大地,抗共的旋律其实早已深入民心,只是政权不敢让你知道,在海外网站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各级组织的人数已接近4亿人。

一位近日声明“三退”的中国人写道:共党的丑恶、罪恶、邪恶,在这场疫情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巨大的利益勾结,无耻的谎言欺骗,严厉的舆论管控,是所有人民的灾难。这场疫情无疑是一面照妖镜,让共党现出原形。就像那位上海市民说的一样,这是我们的最后一代。我也不想让我的子女来到这个国家受苦,这是我们无声的抗议。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相信,历史,会给这个党一个正义的判决。

从来就没有铁打的江山,“跟政权斗长命”的香港人最后必将胜利。那时候,《愿荣光归香港》的歌声将凝聚离散的香港人,回到家园“建自由 光辉 香港”。希望中国大陆民众也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歌声,解体中共,迎来道德良知的回归,中华灿烂文明的回归。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