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暴力案受害女子身份曝光 唐山如临大敌(组图)


时评人士唐靖远强调,要把这个案子称为暴力侵害案或暴力案,是因为案件的真相恐怕远不止“打人”这么简单。
时评人士唐靖远强调,要把这个案子称为暴力侵害案或暴力案,是因为案件的真相恐怕远不止“打人”这么简单。

【看中国2022年6月21日讯】外媒报导,距离唐山烧烤店暴力侵害案已经过去11天了,但从唐山当局甚至是中共更高层的所作所为来看,可谓是“欲盖弥彰”。有时评人士强调,要把这个案子称为暴力侵害案或暴力案,是因为案件的真相恐怕远不止“打人”这么简单;而当局处理该案出现了三大蹊跷。

唐山暴力封堵各路记者

持续关注唐山案的时评人士唐靖远在节目《远见快评》上表示,唐山暴力侵害案越来越走向徐州铁链女案的轨道,真相正迅速被拖入黑暗深渊。而唐山当局封杀真相的力度,已经远超一般舆论管控,显示该案严重程度非同寻常。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对外地媒体记者的严密管控和暴力阻拦。

6月17日,贵州广播电视台《百姓关注》栏目记者张巍瀚在微博上发布视频,讲述自己11日晚间抵达唐山后的经历。张巍瀚遭到当地高铁站工作人员阻拦,要求外地人必须提前48小时跟社区报备,取得同意才能出站。但他一直等到半夜,直到发现一出口通道无人把守,才出了站。

6月12日,张巍瀚前往烧烤店采访时,看到市民送花并播放哀乐,但却遭到抵达现场的警察带走,而他则在机场路派出所遭遇警察暴力​。他遭遇强行按头下跪、多次搜身、被破口大骂,还被扣押了7、8个小时,才获准离开。整个过程警方都没有给这名记者任何证明文件,而张巍瀚平安回到贵州后才敢发布视频曝光自己遭遇的事情。此事件曝光后还一度上了微博热搜。

《北青报》一名记者则转发了中共海外党媒凤凰网编辑的一则信息,称凤凰网记者去到唐山后,被扣押了8小时,警察还篡改了他的口供,硬说他是去蹭流量赚钱,并将他手机中所有视频全部删除后才放了他,并威胁说唐山这事可大可小,如果再拍视频随时再抓进去。

“传媒特训营”也发文披露,一家名叫“新黄河”的媒体记者到唐山后也遭遇阻拦,包括出火车站时被要求填写表格,写明自己居住地点等,还必须签“不外出承诺书”,出站后还要乘坐指定车辆,抵达目的地后必须人车合影作为凭证。

报导称,如果不住小区住酒店,要提前48小时报备,如果不是当地人,又不住酒店,是无法进入唐山的,只能打道回府。

唐山为什么会有如此严苛的规定?唐靖远表示,按照官方说法是为了防疫,但唐山全区始终都处在低风险地区,现存确诊数是零,所谓的疫情根本就不足挂齿。

唐靖远强调,这是唐山当局的第一个蹊跷大动作,为了官方声称无人死亡的普通伤害案将全市变成外地人进不来,进来了却哪里都去不了,连本地人也无法说话的独立王国,这样的力度跟徐州丰县是不相上下的。显然不是唐山市公安局单独就能搞定,这需要唐山所有党政司法等系统全面动员协调才能办到。

上海律师披露:高层疑介入唐山案

提到第二个蹊跷,则是来自上海律师的爆料。6月18日,上海市荣业律师事务所主任周双虎律师发帖文说:“唐山的黑手已经伸到上海了?昨晚接到通知,不许我们律师接唐山的案子。”

唐靖远表示,蹊跷之处在于,上海律所是由上海市司法局管辖,唐山作为河北省下辖的一个地级市,不论其司法局或政法委,都无权对上海司法局这个级别更高的单位下达指令,所以禁止上海律所介入唐山暴力案的指令,只可能是来自上海市政法委,甚至是更高层级。

唐靖远认为,连上海这么一个跟唐山案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都接到这种指令,唯一合理解释就是指令是普发的,可能全国各地律所都接到了类似通知。因此周双虎律师的说法其实不太准确,黑手并不来自唐山,而是更高层;其次,该通知严格说并未指明是烧烤店暴力案,而烧烤店暴力案发酵后,大批唐山民众前往公安部门举报自己被黑恶势力侵害,很多案子都涉及有组织的黑恶势力犯罪,也就是都涉及公安系统的保护伞。

因此,他推断,这个指令是一个一刀切的指令,只要是唐山的案子都不准接。因为中共怕举报的案子要是都被翻出来,比烧烤店更黑更可怕的事情说不定就曝光了。这对唐山、对中共来说,都是绝对的灾难。

如果周双虎的话是特指烧烤店暴力案呢?

唐靖远表示,由于该案是由检察院公诉的,只有两种情况要请律师,一个是被告需要辩护律师,另一个就是原告在刑事判决之外还要打民事诉讼。

至于为何中共高层不想让外地律师参与此案?唯一合理解释就是不准案情的真实情况流出唐山。因为一旦外地律师介入,案情肯定包不住了,但本地律师则不敢乱说一句话。

毁灭罪证?烧烤店被拆毁

第三个蹊跷是来自案发地点“老汉城烧烤店”。

北京众再成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宋中清在微博发帖说,烧烤店被正式拆除了。网传视频也显示,烧烤店内的桌椅等物品已经全部清空,连天花板也正在拆毁中。

唐靖远表示,这个动作非常经典,对中国时事稍有了解的人都会感觉熟悉。像2011年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后,官方简单粗暴地把整个车头挖坑埋了;疫情爆发后不久,官方下令拆除华南海鲜市场;徐州丰县铁链女案的舆论刚发酵,官方就将关押铁链女的小黑屋夷为平地。现在轮到了唐山。

唐靖远表示,这一系列标准化操作说明拆毁烧烤店显然不是普通店面转让、重新装修的问题,很有可能是来自官方的压力与指令。很多人说,这在销毁犯罪现场。因为整个案子尚未进入法庭程序,还在调查取证阶段,为了彻底查清整个案情,随时都可能需要重返现场勘察。

唐靖远说,现在拆毁烧烤店,的确是有意在销毁犯罪证据。在他看来,当局意图远远不止于此。中共对能引发大众舆论关注的重大事件都要拆毁事发地的相关建筑和设施,更主要的目的是想抹杀大众的群体记忆,或者说是中共重塑大众群体记忆的开端第一步。因此官方在拆除、销毁相关设施后,紧接着要做的就是重新编造一整套说辞来作为官方定论,一旦定论出来,跟它不同的说法就自动被贴上谣言的标签予以封杀。不需太久时间,大众就会接受官方的说辞才是唯一真相。

唐靖远说,相信将来唐山官方对烧烤店暴力案给出的最终定论,恐怕都跟民间版本、甚至可能跟监控显示的画面不尽一致。像董志民结婚证上的小花梅与铁链女容貌差异这么大,官方都能一口咬定是同一个人;因此未来如果出现陈继志们是正当防卫,对抗手持啤酒瓶的女性歹徒这类说法,他是不会感到惊奇的。

4名受害女子的身份曝光

民间最新传出4名受害女子已经全部死亡,包括黑衣女子被从二楼扔下后,又遭汽车碾压致死,两名白衣女于11日、12日抢救无效先后去世,而被认为伤情最轻的灰衣女则在16日凌晨3点21分去世。

民间传出4名受害女子已经全部死亡,像黑衣女子被从二楼扔下后,又遭汽车碾压致死。
民间传出4名受害女子已经全部死亡,像黑衣女子被从二楼扔下后,又遭汽车碾压致死。

民间最新传出4名受害女子已经全部死亡。
民间最新传出4名受害女子已经全部死亡。(以上图片来源皆为网络图片)

此外,民间21日传出4名被害女子的名字:陆么琳、李琦、刘薇、朱小贞,但在中共官方封杀了所有可靠的信息渠道,并不对4名受害女子的伤情状况给出可信证据之际,外界与媒体们只能选择公布传言以进行求证。

同时间,打人一方被抓捕归案的9个人当中,已有8个人的姓名被曝光,只有一个被标注为“无名”者。坊间对这无名氏的说法不一,有人怀疑其可能是某个有背景的家庭成员,也有人猜测可能是打人一方中的一名女子。

唐靖远在搜索大陆媒体“封面新闻”在6月13号发出的一篇采访报导,声称采访到一名在事发现场的目击者,而其人还自称是报警者之一。据报导表示,这位化名海先生的报警人声称,在报警10多分钟后警车与120就先后来到现场,殴打过程只持续4分钟左右,受伤4名女性中,1人伤情严重,“救护车来了后,被打得很严重的那名女士躺在地上一直哭。另外两人看起来受伤不太严重,还有一人自己上了救护车。”

对此,唐靖远强调,这篇报导的说法与官方通报基本一致,民间爆料者却说是造假撒谎。谁的说法更可信呢?唐靖远说,陆媒在政治高压下摆拍造假早就是常态,尤其是这家媒体极可能是通过当地警方才获得报警人的联系电话,而进行采访,否则外地记者不太可能如此迅速就能在当地挖到一名不愿真名示人的报警者。

唐靖远接着说明,从唐山近期封锁各路记者的力度能看到,以当地如此全方位动员的危机公关规模,确实很难确认这名报警人身份,他究竟是一名真实的目击者,还是一名便衣公安在执行维稳任务、背着台词?

最后,唐靖远再次强调,唯一能够澄清真相的途径只有一个,就是让受害人本人及其家属公开接受媒体的访问,讲述她们的经历;同时公开烧烤店完整的所有监控记录及机场路派出所出警的执法视频记录,这是确认烧烤店究竟发生的是打人事件或虐杀事件的唯一正确方式。

责任编辑:隅心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