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时间】当下中国经济面临最紧急的三大压力 (视频)

评黄奇帆重磅演讲 当下最紧急三件大事

2022-08-05 13:35 作者: 李静汝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img5.secretchina.com/pic/2022/8-5/p3194441a989159995-ss.jpg
谢田时间(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22年8月5日讯】 (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报道)据大陆媒体报道,中共原重庆市市长、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黄奇帆,最近在大陆的一次经济论坛上,被称为重磅的中国经济现状长篇演讲文章,在网上广泛流传。据悉,黄奇帆在文章中称中国经济当下有最紧急的三件大事,包括改革、开放、创新三个方面。对于黄奇帆就中共经济的一些观点论述,看中国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博士。

黄奇帆的中国经济三重压力

据悉,在黄奇帆的演讲文章中首先提出了目前中国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和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谢田对此评析指出:“黄奇帆是中共党务官员,所以不免带有一些政党政治色彩。他提到的,需求收缩、供给冲击和预期软弱三重压力,我只能同意他说的其中一个,就是供给的冲击。

我想他应该指的是供应链的冲击,国际供应链开始转移离开中国,造成供应链的中断,对中共经济是一个很大的冲击,这点我也同意。

但是需求收缩的话,我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他的需求收缩意思是说中国老百姓不花钱,消费者不花钱,需求减少了。这个实际上是需求很低迷,因为中国民众、广大消费者被中国的房价、医疗、教育这些支出给压榨了,没有太多可以支配的收入。而且这个不是现在才面临的压力,一直都有这个问题。

至于他说的预期转弱,这个更谈不上是个压力了,因为是你自己的预期,你希望怎么样。比如中共维稳的时候有稳预期。稳预期实际上是操纵舆论、操纵声势,让人们来相信中共那些谎言。所以我看不出是一种压力。”

谢田-中共经济当下面临三重压力

谢田进一步指出:“我倒认为中国经济目前也确实存在着三重压力。第一重压力实际上是信用和借贷的问题,这个包括信用危机。中国老百姓对银行的信用丧失,包括出现银行挤兑,比如我们看到郑州等很多地方银行都出现了挤兑问题。还有最近这些停贷、断供问题,这些都跟这个银行信用、资金短缺有关,这是一个压力。

第二个压力就是供应链,黄奇帆提到的。供应链是国际供应链的断裂对中国的冲击,还有国际供应链的转移,离开中国的冲击。

第三个压力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实际上就是失业。中国现在失业问题非常严重,官方自己承认的数字年轻人的失业率就是高达20%。美国当前整体的失业率只有3%点几。这样一对比你就知道,中国实际上相当多的人现在失业了。现在夏天刚刚的1060万大学生毕业,基本上毕业就是失业,所以应该是中国经济当下面临的三重压力。”

内循环八个堵点-政府行为不当所致

据悉,黄奇帆在演讲文章还谈到了中国国内大循环存在有八个堵点。谢田对此进行了分析并认为:“我觉得很多实际上是政治性的问题,或者是政府行为不当造成。比方第一个问题是地区间过度竞争产生的负面效应。中国实际上没有什么过度竞争的问题,它实际上是有地方保护的问题,比方你要开一个浙江省杭州市的汽车的牌照,你在这个省怎么样,去了其它省会怎么样,或者各个省设的关卡等这些东西。

如果中国国内市场完全开放、完全自由竞争的话,这实际上对中国百姓是有好处的。但是对中共的很多国企是没有好处的,地方政府他们需要维持竞争壁垒。这就是说政府做法,实际上都是有害于老百姓的,这个完全是政府失当造成的。

第二个关于城乡二元架构导致市场分割,这个也是中共统治的一个罪恶。因为中共搞了城乡差别,搞了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的差别,不像任何其它西方国家,人们都没有城乡的隔阂,乡下人愿意到城里打工,你就是城里人。城里人你要回乡下就成为乡下人。只有中共这个万恶的户口制度来限制人们的迁徙,所以这个城乡二元架构的市场分割,是中共自己造成的。

第三个部分领域、行政配置资源色彩浓厚。这其实就直接是中共官方操纵、控制经济,政府来配置资源。所以这也是中共的罪恶。

第四个,物流体系不够畅通,物流费用居高不下。这个当然就是跟刚才区间竞争有关系,这还是地方政府互相隔离造成的。

第五个不分行业存在人为的限行、限购等政策性阻碍。这个更是中共政府的问题。限制人们出行、购物也好,这就是政府做的。因为没有商家会希望限制,商家希望任何人都可以来购买他们产品。

第六个是部分技术标准滞后,抑制的需求,它的钢铁产能利用、废钢炼钢等这些循环经济的问题,这个其实也是中共行政部门问题。你制定标准之后,你为什么就不把它开放呢?学习先进国家的技术标准?你已经加入WTO了,你为什么不采用最好的技术标准?

第七个是要素市场化改革急需提速,就是说要土地劳动、资本、技术这些要素,行政干预过多、市场运作不畅,还是中共的问题。

最后一个国有资本内外循环有待打通,它应该指的是这些国有资本,在海外的投资、收益,和海外回来进行投资,它提到这个资本内外循环的问题,内循环在国内,外循环就是走向国际,这个也是中共的问题。

首先国有企业的存在,就是中共一个提款机。他们可以安插他们自己的人,而且它进行垄断。还有中共为什么内外循环不畅呢?因为中共自己有外汇管制的限制,不让外资自由流动。所以说来说去这八个堵点,就是中共政府在堵。

黄奇帆其实他也知道这些,但他原来就是中共政府的一员。我想这也是最可悲的,就是中国的很多教授都不能够真正成为一个独立知识份子畅所欲言。黄奇帆他虽然提出来了这些问题,但是差了一点,他没有指出真正的症结、根底在哪。”

中国为什么不能出“专精”中小企业?

谢田还指出了黄奇帆谈到了中国的中小企业停留在“杂、散、小”阶段和没有“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深层原因。“中国很多中小企业,它做很多东西,比方它做消费者电器,又可能做工业机器,或做什么自动化,还有可能生产电动汽车,就是很杂也很散。但它资本有限,就做得不精。

我想黄奇帆他应该对比的是有一些国家,比方日本和德国这样的国家,他们那些家族企业、小企业虽然非常小、单一产品,但是它可以做得非常尖端。比如它可能就生产轴承,它可以做到世界上最好。

还有比方螺丝帽、螺丝、螺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比如中国的高铁,需要很多螺帽、螺母。一般螺丝插进螺母后,在高铁高速运行的时候会晃动,晃动可能快就会让螺丝螺母松掉,松掉的话高铁列车就产生安全问题。日本有这么一个小企业,它就是生产螺丝螺母,越晃动,螺丝螺母不是越松反而越紧。这个技术非常先进,只有它这一家能够生产出来。

还有比方说有一些在第一产业链中起到卡位作用的企业,核心的基础零部件和元器件,也是生产关键的基础材料,有些先进的基础工艺、产业技术。大家都知道荷兰阿斯麦ASML光刻机,荷兰这么小的国家,而这个公司几乎就掌控了全世界芯片光刻80%以上的市场。

中共做梦也想中国有一批这样的企业,但是因为它的政治体制、计划经济限制了民间企业的创新和发展。”

中国曾是制造业大国 但绝不是强国

谢田进一步指出:“我们看中共银行扶持的贷款都是国有企业,因为中共它可以控制这些国有企业。那些私人企业、新的科技企业比方互联网公司,中共打的打,杀的杀,兼并的兼并,实际上中共它不会让那些私人的企业公司拥有很多技术,或者有先进的东西可以赚很多钱。这些私企不受它的管辖,中共分不到一杯羹。所以你看中共它现在就打压他们,把这些公司吞并。

而中共的国有企业又没有这个能力,去把这些专精特新那些先进技术、先进工艺、先进元器件制造出来。所以中共它所要求的,和它做的是相抵触的。还有中共又不能提供这么一个私人资本、私有财产和专利的保障。在中国如果有一个私企,一旦生产发明了什么东西,马上就被许许多多其它公司拷贝,仿冒。中国它虽然有专利法,但实际上起不到保护的作用。这也是中国为什么算不上是一个强国。它可能曾经是一个制造业的大国,但绝不是强国。”

中国经济是政治问题

谢田还强调:“中国如果不能够真正自己自主的去开发创新,而是坚持中共控制国家,偷窃技术,比如通过千人计划偷窃,中国的创新永远只能在落后,在后面偷、抄袭。中国现在也没有这样一个真正促进创新的环境。

说来说去,黄奇帆说的什么改革、开放、创新这三件事,其实对中国经济来说,这全都是个政治问题。黄奇帆发表这样的演讲观点,显然他是属于中共内部的那些改革派了,不想回到毛时代。

中国当下经济主要问题,就是需要经济尽快恢复起来,但是从政治角度上,习近平的清零政策,就直接伤害了中国的经济。”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