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木清:廣東,你需要更深刻的反省


在北京相繼免去孟學農及張文康的黨內外職務後,越來越多的輿論矛頭再指向被江澤民面授「你來廣東,我便放心了」的張德江。張在隱瞞疫情方面的表現,與北京前市長孟學農同樣惡劣,而廣東先後兩次的隱瞞對香港以致全球造成的後果又更為嚴重,並且至今未聞張德江等有過反省及向世人作出道歉。

廣東當局首次隱瞞是在疫情爆發初期至二月十二日為止的第一階段。春節後,省內的「非典」個案已明顯增加,但當地宣傳部門禁止媒體報導,「掩耳盜鈴」的結果是疫情透過手機簡訊恐慌性地散播開去,市麵人心惶惶,民眾搶購白醋及板蘭根。當局在社會危機爆發後,才匆忙出來「闢謠」,並向省內傳媒開禁,但有限的新聞自由只是曇花一現,當地傳媒的疫情報導在熱鬧了三、五天後,再被當局戴上政治口罩,而且一戴便是個幾月。當地新聞界復歸沉默,其後果又比第一次更為嚴重,因為在二月十三日當局的記者會上,有關官員曾誓信旦旦的表示:廣東的疫情已受到控制,新發病例明顯減少。事後證明,廣東當局欺騙了全世界。

由於廣東傳媒再度掩口,而境外傳媒又未能突破當局的消息封鎖,因此在二月中旬至三月下旬的四十多天裡,外界對廣東的疫情蔓延一無所知,不少人還真的以為情況已受到控制。但事實上,這段時間新增個案比「闢謠」前更多,處於爆發的高峰期。香港特區政府在當地疫情爆發初期掉以輕心,既有官僚主義的因素,但對廣東疫情一無所知恐怕亦是重要原因。廣東的隱瞞導致了香港未能及時作出高度的戒備,而香港作為高度國際化的都市,未能及時控制疫情,則導致了世界上更多的國家受到傷害。

期間,廣東並非沒有良心媒體,《南方都市報》便曾在全國「兩會」初期犯禁作出報導,但被地方政府認為是「添亂」,身兼政治局委員的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更龍顏大怒,甚至以極為情緒化的語氣貶損該報:「我在浙江時便很討厭這份報紙了」、「從未見過如此辦報的」。在中國,省委書記儼如一省之「皇帝」,張龍顏大怒的結果便是《南方都市報》遭到嚴厲的整肅,該報一些人的命運因此而逆轉。在封建社會,興文字獄尚且要奏報朝廷,但在現代中國,一個省委書記要整垮一個新聞工作者,竟然可以輕易到如摁死一隻螞蟻。

令人擔心的是,張德江在中共的體制內,被視為「年輕有為」的官僚,而且還有可能成為中共第五代的核心人物,但如此專橫僵化無知,如何教人不為今後的廣東,不為今後的中國而擔心呢?不過想深一層,我們便會發覺在今次「非典」疫情中所暴露出來已不僅是幾個官僚的問題,而是中共整個官僚體系的問題,和孟學農、張德江等流著同樣血液的官員上千上萬,「病毒」已經深深地隱藏在他們的血液中,一有機會便會以不同的形式發作出來。

令人震驚的是,即便在連中南海都意識到各地隱瞞疫情會釀成重大危機以後,張德江等廣東高官仍未作出認真的反省,省委宣傳部在世衛專家到當地調查時,依然向媒體下達報喜不報憂的指引,例如:世衛專家讚揚的話,要上頭版以大標題處理,而批評的則省略或一筆帶過;而對廣交會的報導,當地的媒體亦被迫充當了不光彩的角色,明明是受「非典」影響,展館門可羅雀,卻說成是一片熱鬧,來參加的外商都覺得廣州很安全云云,這樣的虛假報導與境外傳媒的說法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更為惡劣的是,最近,在廣東隱瞞「非典」疫情中難辭其咎的張德江竟然利用香港一份左派報章為其塗脂抹粉,大篇幅地渲染什麼「張德江鐵腕抗炎」,究竟是「鐵腕抗炎」還「鐵腕隱瞞」?如果世人就今次的「非典」災難設立國際法庭的話,作為廣東「皇帝」的張德江又該當何罪呢?

我們明白,人非神聖,因此都會犯錯,但犯錯有無心之失或明知故犯之分,廣東當局一犯再犯的是「故意隱瞞」,一種給全世界帶來災難的錯誤。在張德江等公開向世人道歉之前,將會不斷的遭到國內外的輿論審判。從即日起,廣東的官僚體系便應以一種救贖的精神去為世人做一些好事,不但努力控制好省內的疫情,而且還要組織醫療力量認真查找病源。

據報導,廣東去年確認的第一例「非典」病人是一間野味餐館的廚師,他有可能是在處理穿山甲時弄傷手指而被冠狀病毒入侵的,最近香港及世衛的研究成果亦顯示「非典」的元凶病毒可能來自一些尚未查出的動物,聯想到廣東人什麼野味都敢吃的陋習,令人懷疑疫症也許與此有關。廣東當局應立即在全省的野味店及菜市場抽取環境樣本,追查變種冠狀病毒之源,這是向世人謝罪的最好方式。


(原載五月五日出版《亞洲週刊》新思維專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