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衛平:忠魂永存 垂範人間 ——佟麟閣將軍次子採訪錄

2005-07-24 11:39 作者: 作者:李衛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佟麟閣將軍系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九軍副軍長,1937年7月28日在北京南苑機場保衛戰中與日寇浴血奮戰,不幸壯烈殉國,為我國首位犧牲的高級將領。佟兵先生系佟麟閣將軍次子。耄耋之年的佟老先生一說起為國英勇捐軀的父親,回想起六十八年前的連綿的抗日烽火,仍不免心潮激盪。

力主抗敵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二十九軍吉星文團在盧溝橋打響了抗擊日寇侵略的第一槍。數日後,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先生在廬山發表了震驚世界、具有深遠歷史影響的抗日宣言,號召全體國民: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全民團結抗戰。

然而在華北前線,很多人仍對日寇抱有幻想,高級將領對時局的認識有很大的分歧。二十九軍軍長宋哲元將軍對形勢的危險性估計不足,曾要求部隊拆除建好的防禦工事。佟麟閣將軍始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力主積極備戰、全力抗敵。在南苑二十九軍軍部,南苑戰役前軍事會議上,佟麟閣將軍慷慨激昂:「釁終將不免,我二十九軍首當其衝。戰死者榮,偷生者辱。榮辱繫於一人者輕,繫於國家民族者重。國家多難,軍人當馬革裹屍,以死報國。」留下了激越千古的錚錚誓言,凸顯了佟麟閣將軍的勇武之精神。

當時,佟將軍還兼任二十九軍軍官教導團團長、大學生訓練班主任。他對大學生訓話時說:戰爭中我佟麟閣如果不身先士卒、奮勇殺敵,你們可以將我綁到天安門,挖我的眼,剝我的面皮。極大地激勵了同學們同仇敵愾的決心。

決心成仁

當時,日寇與我打打談談、停停打打。在最高主官的影響下,軍中主流認為能夠避免戰爭全面爆發,不僅麻痺思想蔓延我軍,更沒有積極進行戰爭準備。而日寇卻充分利用這一機會,迅速調集軍備、集結部隊,準備全面進攻。七月二十八日,日寇在大批飛機和坦克的掩護下,以猛烈的炮火為前導,向南苑發起了突然襲擊。當時,南苑我軍僅有部隊五千餘人,而且分屬不同系統,指揮不暢。面對兵力裝備遠優於我軍的敵人,作為戰地最高首長的佟麟閣將軍十分冷靜,他一方面有條不紊地組織我軍奮勇抵抗,一方面迅速聯絡友軍,請求支援。

戰鬥打響不久,佟麟閣將軍的副官王守賢對他說:戰鬥異常激烈,請副軍長先行撤回北京城。我等自當尊從副軍長的教導,英勇殺敵,以死報國。他從兜裡掏出一個存摺,遞到將軍面前,說:這是我的存款,請副軍長轉交我父母,作為他們今後的生活費。佟麟閣將軍非常欣賞小夥子誓死報國的勇氣與決心,更為他對父母的孝敬之心所感動。佟將軍沉吟片刻後,命令王副官立刻返回城裡照顧父母。他從脖子上取下十字架金項鏈,交給王副官,說:從信仰基督始,這條項鏈就一直戴在我身上,跟我已有數十年。請你務必把它轉交夫人,讓她留作紀念。王副官還想再勸說將軍,卻被將軍嚴令立刻返城。王副官只得服從,依依不舍地離開了追隨多年的佟麟閣將軍,在心中暗暗為他祈福。

壯烈犧牲

送走王副官後,佟麟閣將軍即親臨一線指揮戰鬥。中午時分,佟將軍大腿負傷,衛生兵為其簡單做了包紮,準備將其送回北京城治療。佟麟閣將軍堅決不同意,他耐心地解釋說:戰事如此緊張,作為戰地最高指揮官,我決不能臨陣逃脫,而應始終戰鬥在第一線,鼓舞士氣,奮勇殺敵。大家再三勸說也無濟於事。他再次回到一線指揮戰鬥。一天內他第二次拒絕了生的希望。

傍晚時分,接到上級突圍命令。佟麟閣將軍正率領部隊突圍,忽然數架敵機來襲,佟將軍忙組織部隊隱蔽。就在這時,數十枚炸彈鋪天蓋地落下來,在佟將軍周圍爆炸。一塊罪惡的彈片擊中了他的頭部,英勇善戰的將軍倒下了,再也沒有站起來。

佟麟閣將軍的另一名副官高宏熹原打算把將軍的屍體背回來。但由於指揮系統被破壞,戰場形勢極度混亂,隻身脫困都十分困難,不得已,他只得將佟將軍的遺體隱藏在南苑郊外的一片菜地裡。

高副官一回到北京,立刻向馮治安將軍報告了佟麟閣將軍壯烈捐軀的噩耗。馮將軍告訴他,上峰已經知道了,並請高副官暫時不要將噩耗告訴佟夫人,只說佟將軍負傷了,已送到醫院治療,好讓家屬稍有思想準備,以免打擊太大太突然。

高副官趕到佟將軍家,按照馮將軍的囑咐向佟夫人做了報告。佟夫人淚水漣漣,一言不發,只是攤開緊緊攥著的手掌,掌心赫然是將軍從項上取下的那條十字架金項鏈。原來佟夫人一接到金項鏈,就知道夫君下定了拚死一戰的決心,心中一直惴惴不安。高副官一開口,她就明白了一切。真是夫妻連心呀!

遲到的國葬

大家商量,一定要把佟將軍的遺體搶回來。高副官與王副官通過北京城防司令部,聯繫上紅十字會。在兩名副官的陪同下,兩天後紅十字會派車把佟將軍的遺體運回了北京城。

七月末,正值酷暑。僅僅兩天,佟將軍血肉模糊的遺體就爬滿了蛆蟲。親人們背著佟將軍老邁的雙親,壓抑著滿腔的悲痛,在一個偏僻的小院為佟將軍淨身。他們一把把抓出將軍身上的蛆蟲,仔細地清洗將軍的身體,小心翼翼地修復了創口。由於戰事緊張,加之時間倉促,來不及準備棺木,只好把佟將軍裝殮入為其父親準備的棺梓。白髮人送黑髮人,天猶憐見!

為防止日寇毀墳滅屍,佟家決定秘密安葬佟將軍。北京百靈寺老方丈與佟家多有來往,瞭解到佟將軍英勇抗敵、壯烈犧牲的事跡後,他毫不猶豫便答應了佟家的請求:匿名將佟將軍安葬在百靈寺內。漫長的八年抗戰,老方丈一直牢牢保守著這個秘密。

一九四六年七月二十八日,佟麟閣將軍九週年忌日,國民政府為其舉行了隆重的國葬。北京行轅主任李宗仁將軍主祭,第三戰區司令長官孫連仲將軍副祭。公祭完畢,孫連仲將軍陪同佟家人至百靈寺起欞。移欞路上,又多次舉行公祭、私祭,最後將佟麟閣將軍安葬於北京西北郊香山佟家故居。

歪曲的歷史

一直以來,北京當局肆意污蔑國民政府假抗日、真反共,吹噓自己才是抗日的主力。然而歷史絕不是任由獨裁者隨意妝扮的婊子。隨著真相的不斷披露,我們瞭解到,從淞滬會戰開始,國民政府組織了大型會戰二十四次,重要戰鬥一千多次。而共軍方面反覆宣傳的僅有平型關伏擊戰、百團破襲戰兩場重要戰鬥;日軍方面戰死的一百三十多位將領中也只有三名斃於共軍之手。換一個角度,國軍在戰場上壯烈犧牲的將軍即有兩百多位,而共軍犧牲的將軍卻只有左權與楊靖宇兩人。誰在與日寇殊死奮戰、誰是抗日的主力,難道不是明擺著的嗎?!

北京長期批評日本篡改教科書,美化日本侵略歷史。可它自己篡改歷史的行為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更可笑的是,毛澤東的孫子毛新宇最近在北京中央電視臺一本正經地表示,他爺爺領導了中國抗戰。可巧的是,我在佟兵先生處看到了《解放日報》一九三八年四月一日第一版的影印件。該報是中共中央當時的機關報。該報在頭條刊登了毛澤東在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十三週年及追悼抗日陣亡將士大會上的演說辭。毛澤東說:在這裡我們還要向我們民族的領袖、抗戰的統帥蔣中正委員長致敬禮。更妙的是毛澤東還闡明瞭必須這樣做的原因:因為他(蔣中正委員長)領導、發動並指揮了全民抗戰。不知作為二戰史博士的毛新宇是否知道這段故事,如此張冠李戴,不是極其無知,必是極端無恥。

不公的際遇

一九四九年後,佟麟閣不再是光榮的名字。從四清開始,佟兵先生更被扣上了雙手沾滿了人民鮮血的國民黨反動軍閥崽子的帽子。每逢敏感日子,就將他與其他所謂地富反壞右分子押到一起,強迫政治學習。為了刺激他,他們故意將佟先生關在南苑佟麟閣將軍犧牲處。每當此時,佟先生都忍不住要痛哭一場。佟先生說:我父親是為了民族戰死的,對民族是有功的。可怎麼他的後人不僅沒有受到他老人家的福佑,反而遭受自己民族的迫害?!佟先生禁不住聲音哽咽,老淚縱橫。

文革中佟先生一家被掃地出門,趕回河北高陽老家。佟麟閣將軍最寳貴的遺物--十字架金項鏈--在抄家中不知所終。佟兵先生更被逼交代不去臺灣、潛伏大陸的陰謀。殘酷的肉體折磨,極度的精神屈辱,他再也無法忍受了。佟兵先生挑斷右大腿動脈,以死抗議。幸虧發現得早,才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但佟將軍夫人卻因為疾病長期得不到治療,一九六八年病死在家裡。

民心是一桿秤

文化大革命期間,造反派多次到香山,打算對佟麟閣將軍毀墳滅屍。周圍農民自發地組織起來,制止了他們愚昧野蠻的行動。可惜墓碑仍被毀壞。

上世紀八十年代,有民間人士自費為佟麟閣將軍翻修了陵墓,九十年代更興建了佟麟閣將軍紀念館。

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六十週年,值此全民紀念緬懷先人英勇業績之機,謹以本文獻給為中華民族的自由浴血奮戰卻被掩蓋了歷史功績的國軍老兵。

二○○五年六月二十八日於北京香山

(原發表於《動向》7月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