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凱的「兩手抓」


  若想籠絡人心、聚集人才,就必須懂得「市恩」:讓別人明白你的好。然而,常有「俏眉眼做給瞎子看」、「熱臉貼著冷屁股」的事,所以向別人示好也並非毫無訣竅。但這個訣竅太過於微妙,難以筆述,只能意會。對那些重視情感、懂得變通的人,以違背常理的方式示好,會有良好的效果,而對那種重視原則的人,則不露痕跡的示好效果最佳。
   袁世凱手下著名的「北洋三傑」王士珍、馮國璋、段祺瑞,被稱為袁世凱門下的「龍、虎、狗」,對他是為命是遵。袁又如何讓這些威名赫赫的將領臣服?
  其實,如果不是投到袁世凱手下,則此後際遇能否如此騰達真在未料之數。段祺瑞因為袁稱帝而和袁鬧翻,袁克定一度有不利於段的舉動,袁知道以後將袁克定訓斥一頓,說段是家裡人,不要什麼事情沒做就先家裡人內訌了,段這才保住一命。不料袁死後,反而是段祺瑞對袁的威望和名聲竭力維護,有人不解,段於是說起一段小站往事。
  袁世凱在小站練兵的時候,重要軍官提拔都要經過考試,袁已經先後經過考試將王士珍、馮國璋提拔上來,段祺瑞雖然才幹過人,在考試上卻沒有考過其他人。高級軍官名額有限,再不考上,眼看段就要「英俊沉下僚」了,段祺瑞惴惴不安,患得患失。又一次考試來了,袁於考前偷偷將段祺瑞叫到自己房中,囑咐他好好複習,還讓他看一些資料,說不妨背下來。結果第二天考試的題目,就不出這些資料範圍。經此一番「考試」,段祺瑞感激涕零,從此對袁的知遇之恩永誌不忘。
  這一段故事,有似於當年理學大師徐桐提拔曾國藩:曾國藩在翰林院散館時,按例,要經過皇帝殿上考試,徐桐在曾上殿覲見之前將他喚到旁邊密語,要他將大殿兩邊廊柱上的對聯背下來。曾國藩大惑不解,但他對老師向來是言聽計從的,就照著背下來。結果皇帝問話時就專門問到這一對聯,只有曾國藩一人答出來,皇帝對曾國藩的事事留心極為稱賞,將其拔為頭籌。原來,徐桐曾經是皇帝的師父,對皇帝的這些小把戲爛熟於心。只是,徐桐就照顧了曾國藩這一個得意門生,段祺瑞如果知道王士珍、馮國璋也是這麼「考上」的,不知他會作何感想?
   袁世凱最絕的一點,是讓段祺瑞明明白白知道是袁某人一手將他提拔,毫無任何掩飾。但在另外的場合,對不同的人,他卻又做得十分含蓄。
  林長民(其女即是民國大美人林徽茵)長期在參眾兩院任秘書長,國會解散後,袁任命他為參政院秘書長。林父重病,袁送人參、鹿茸、皮貨等貴重物品價值總數在兩三千兩。後來林父在上海病逝,林長民奔完喪到袁世凱處消假,袁對林百般慰籍。他最了不起的是,他居然還當場將林長民撰寫的哀啟(等在報紙上)從頭至尾一字不拉背出來,背完嘆息不已。林長民既驚詫又佩服還傷感,感戴不盡,無以為報,竟涕泗橫流跪地而拜!林長民有一次對友人說,袁於日理萬機之外,對這樣一個與軍國大事毫不相涉的哀啟都強記而面頌,他對於我看重到如此地步,我要不從他,他怕會要我的命啊!
   袁世凱對林長民這樣有風骨的人,市恩則有又是完全不同的風格,真所謂大象無形,林長民哪知道袁世凱的「強記而面頌」,皆是刻意為之,卻不露絲毫做作痕跡,難怪後世要罵袁世凱是「巨姦」,「作偽」了。
  
   袁世凱的「兩手抓」
  
  袁所用之人個個都是非凡之輩,他如何治住這些飛揚跳脫之士?其實訣竅也很簡單,一句話就是「恩威並重」。他小站練兵時的種種手段就是如此。袁世凱後來由直隸總督調遷軍機處(明升暗降),和張之洞同為軍機大臣,張之洞也是個熱心練新兵的人,閑談中就問起袁世凱練兵的秘訣。袁世凱說:「很簡單,練兵主要就是要練成『絕對服從命令』,我們一手拿著官和錢,一手拿著刀,服從就有官有錢,不從就吃刀。」他練兵時的確如此。有一次,他巡營的時候看到一個軍官在偷偷抽鴉片,那軍官當場翻倒跪地求饒,但袁世凱二話不說,抽出腰刀,親手斬下了這人的頭!因為,他的軍令中規定官兵不許吸鴉片。
  但這種玩弄人的手法向來被正統的儒家道德觀點所不齒。袁帝制失敗時,梁啟超說過一段很有名的話:「袁氏自身原不知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何在,以為一切人類通性,惟見白刃則戰慄,見黃金則膜拜,吾挾此二物以臨天下,乎何求而不得者。四年以來,北京政府曷嘗有所謂政治,惟有此二物之魂影,縱橫披猖,盤旋熏灼於人心目中而已。四年來,我國士大夫之道德,實已一落千丈,其良心麻木者十人而七八,此無庸為諱者;而此種種罪孽誰造之,吾敢斷言曰袁氏一人造之。。。。。」 (李劍農)其實,中國道德的敗壞,真的要由袁氏一人負責麼?他能負得起這樣的責任麼?他不過「因勢利導」,在道德敗壞的氛圍中「發揮出色」罷了。民國道德敗壞,綱紀廢弛,從長時段的歷史來看,是晚清政治頹敗的演變結果,袁世凱當政,不過「承其餘緒」罷了。有的學者論及中國傳統政治制度,說「惡政是一面篩子」,將清官篩掉,貪官留下,此言極有見地。袁世凱就是經過這「篩子」千淘萬選留下的「精華」,他不遵循這樣的篩選規則,在晚清的政局中就不可能矗登高位。但袁世凱絕對不是一個愛錢的人。他幾十年高官大宦的仕途經歷中,並沒有積攢巨額錢財,死時竟然連喪事還要故舊和手下捐錢才能打點得風光一點。他花錢如流水,氣派雄闊,手面豪華,但都是為了結交籠絡部下同僚,自己決不奢靡揮霍。大抵這世上值得英雄傑出之士追求的東西,不外乎金錢、權力和名譽,這些追求達到極至,皆可稱為「不朽功業」。袁世凱追求的就是權力這一不朽功業。
  錢和刀,就是恩威並重。但要真正做到這一條,則非得有天賦不行。恩從何來,威又何恃?還不都得靠著點天生的威儀和手腕?袁世凱五短身材,圓顱圓臉,腿短身長,實在談不上儀錶堂堂,但他雙目炯炯有神,精光四射,尤其發怒的時候,虎目圓睜,的確有讓人肝膽俱裂的氣派。但他很少發怒,平時一臉威嚴,不苟言笑,縱是笑了那笑容也是轉瞬即逝,決不會有裊裊餘波。加上中年以後開始蓄起兩撇大鬍鬚,有事沒事往兩邊撫溜著這兩抹「虎鬚」,坐在椅子沙發上從來都是背直腰挺,雙腿叉開,作騎馬姿勢,像足了關雲長夜讀春秋時的那一付做派,所以無論是行止還是言談,袁世凱的確是威嚴不可輕犯的姿態。
  袁克文是袁世凱的二子,是清末民初著名的名士貴公子,在外邊吃喝嫖賭抽樣樣都來得,還是有名的昆劇票友,在袁世凱死後他居然還混到了青幫「老頭子」的地位,黃金榮、杜月笙之流都得敬他為長輩的。就是這樣一位名士派的浪蕩子,在袁世凱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出,他所有的名士派頭都是在外面創出來的。但袁世凱對袁克文其實是最寵愛的,因為克文極為聰明。有一次,袁世凱叫袁克文陪他吃飯,在袁克文已經吃得很飽的時候,袁世凱又遞給他一個饅頭,「長者賜,少者賤者不敢辭」,這是古禮,也是袁氏家教,袁克文不敢說不吃,但又真的吃飽了,無奈,他一面假裝掰著饅頭吃,一邊把掰的饅頭塊偷偷往袖筒裡塞,饅頭太燙,把他骼膊燙掉了一塊皮,他也不敢叫出聲來。父子之間尚敬畏若此,部屬對他的畏憚有過之而無不及。
   對他看中的人才,除了市恩示好,袁世凱也使出流氓手段。他就是用無賴手段逼迫熊希齡當上總理的。
  民國初年,自唐紹儀去職之後,袁世凱攬權越來越厲害,趙秉鈞因宋教仁案辭職後,誰都不願當總理了,因為這總理難當。袁想請張謇出山,張謇極力推薦財政專家熊希齡,但熊也不願淌這趟混水,堅辭不就。袁這時候聲稱要組成天下第一的「人才內閣」,對熊是勢在必得。熊希齡當時在熱河都統任內,管著承德避暑山莊這一藏寳之地。那時候對文物管理不是很嚴格,避暑山莊的管理人員往往拿山莊裡的零碎文物做晉身之資賄賂上級,熊希齡視察避暑山莊的時候大概不免從眾拿了幾件文物。袁世凱算準熊在這事上面不會一塵不染,所以特派人去避暑山莊秘密調查,將熊中飽的文物造冊上報。於是袁再請熊到京來「敘舊」。會見時, 「恰巧」有重要外賓來見,所以袁世凱請熊希齡暫避裡間辦公室,熊希齡進去就看到桌上隨意攤開的文件,參劾他「貪污文物」的密報赫然在目!這一下,熊驚惶失色,手足無措。不一會兒,袁進來拍著他的肩膀,溫勉有加,若無其事地和他商談組閣的事,熊如坐針氈,汗如泉湧。左思右想,不得不從,不然,一生名節就毀了。用吳稚暉諷刺汪精衛投日的話來說,「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這麼個向有令名的大人物居然小偷小摸,說出去太丟人!這人丟不起。此後,袁世凱就是拿著這把柄挾制熊希齡解散了國民黨,解散了國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