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是三甲醫院總值班員


沒有人是絕對的好人,更沒有人是絕對的壞人,那麼--------現實中悲劇的責任在誰?
大家一定覺得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是什麼意思?不瞞大家,這是我昨天當了一宿醫院總值班員的體會。

作為一名三甲醫院的機關幹部,我昨天按每月一次的慣例擔任了一天總值班員。任務是在非上班時間處理協調所有突發事件,指揮調度全院人力物力應急處置。權力不小但是時限太短,說是一天實際上只有十四個小時,從當晚8點到今天上午10點。到了時間我就要交權,交給下一位總值班員,他比我好點,星期六擁有二十四小時許可權。

剛接班不久(晚上九點)急診科值班醫生就打來電話:「報告總值班,我科來了一個嚴重摔傷的急診病人,蹬三輪車掉進了馬路邊的管溝,連人帶車砸得不輕,全身多處外傷,耳朵也撕裂了多半拉。剛剛做完腦部CT,幸好顱腔內沒什麼事,現在要進行外傷縫合處理了,可是病人錢不夠,請示該怎麼辦?」

我問值班醫生:「病人有沒有醫保卡?有沒有家屬?有沒有可能借到錢?」

值班醫生回答:「都沒有,是一個甘肅來的民工,孤身一人,現在只有幾個一起蹬車的老鄉,拍CT片子的錢就是他們湊的,再也拿不出來了。」

我又問:「他們總共還剩下多少錢?最簡單的處理要花多少錢?」

醫生答:「他們找來找去也就50多。耳朵縫合差不多要100塊錢,三處外傷縫合也要60多塊,再開點最便宜的抗菌藥物防止傷口感染,也要20多,在我們這裡打上第一次吊針,總共不到200塊錢。」

我說:「能不能再少點?盡著這點錢花完了就算了,要不然頂個見死不救的名聲太難聽了,捅上了報紙更麻煩,想想辦法吧。」

值班醫生回答:「這樣好了,你打個電話叫耳鼻喉科的值班醫生到我們這裡來縫合耳朵,針線算我們科支出,我們按外傷縫合收費,不過也要100多才能打住,不夠的,你給簽個字列入專項吧。」

這裡交代一下:我們醫院為瞭解決病人沒錢救命的問題,在財務收費上設了一個專門項目,叫做欠費沖銷。全院每年有30萬元的限額,包括全院每年要不回來的欠帳都從這裡抵扣並算作科室收入。1000元以下由醫務處簽字確認,1000元以上由院長批准,非工作時間就由總值班員代醫務處簽字。本來這是不合規定的,但是也沒有辦法,在過去的管理制度下,報紙電臺總是罵我們見死不救,醫院規定急診科必須處置病人,所以只好想了這麼個沒辦法的辦法。但是要嚴格控制,能收的錢要盡量收進來。

不是我不想簽這個字,上個月我簽了300元,醫務處主任跑過來嘮叨了半天,說去年這個專項基金就超了7萬多,挨了批評。今年才過了一半就又快空了,年底是病人逃費的高發期,再不能零零星星批欠費了,否則又要超支。最後開玩笑地說,現在住院病人逃費都是萬字頭的,我們要「集中財力辦大事」。

無奈之下,我只好親自跑到急診科,盡量用和藹的語氣跟他商量:「把你的身份證押下來吧,然後填個單子,簽字保證一定會在一星期內交齊所欠費用,馬上給你手術。」

這個民工一臉的血痂和泥土,半個耳朵呈紫黑色斜躺在左頰,黑黝黝的皮膚上還帶著血口和擦傷,鬍子拉碴的樣子很是可憐。他一邊用紗布摀住受傷的耳根,一邊憤怒地用方言抗議著,大部分我聽不懂,但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說他沒帶身份證,我們見死不救。我只能再次跟他解釋,可我知道解釋他根本不會聽,怎麼辦?我瞥見了外面的三輪車,於是跟他的同伴說他的三輪車可以抵押,請他們推進來,交給值班警衛保管。

這時候驚人的一幕發生了,這位民工突然站了起來,高聲大叫「我沒有錢!死掉算了!」,然後惡狠狠地把鮮血浸透的紗布往地下一摔,大踏步地走出了接診室,他的幾個老鄉也跟著走了出去,有一個試圖去拉他,但是被他摔開了。

我和值班醫生追了出去,醫生說不處理耳朵會壞死的,再說傷口也需要簡單清清創,這個不收錢。我見他執意要走,攔住他請求他簽個《自動出院責任自負聲明》(這也是我們應付法律糾紛的一種不得已措施)再走。他說他不認字(可能是真的),讓一個老鄉代簽,那個老鄉歪歪斜斜地寫下了他的名字----王寳句(可能是「聚」字)。

目送著他們一行人漸漸遠去,特別是王寳聚自己推著那輛輪圈已經嚴重變形、走起來扭扭歪歪的三輪車的背影,我忍不住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可我堅持沒有讓它流出來,因為我在年輕的值班醫生面前,是個執行醫院規定的管理幹部。

這種事情值班醫生見得多了,他沒有什麼激動的情緒,只是嘆了口氣,告訴我病人顱內確定沒問題,外傷隨便用點外擦藥也早晚能好,只不過可能要發幾天燒。就是耳朵不縫很可能保不住了,破相是肯定的,或許他命好,能挺過炎症期………

處理緊急搶救,我從頭到尾沒說過「搶救」兩個字,說得最多的就是「錢」,整個事情也是圍繞著錢這個矛盾,如果病人有錢根本不需要我跟著摻和,可是沒錢我就算來了也是個處理不了,那麼總值班員到底能幹什麼?

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值班室的,一路上我的腦海裡閃過了無數曾經出現的畫面:

……院長在從市長那裡回來後召集的中層會議上發牢騷:「我說最近二十年全院累計的欠費虧損有570萬,市長說我們是兵團所屬醫院,地方沒有理由給你解決,再說市裡也沒有這份閑錢,就算有錢也不會給你們,一來你們醫院的職均收入超過全市兩倍,二來市裡財政救濟下崗工人和貧困農工都困難,無法顧及你們,自己克服算了」。院長說那能不能提高點醫保病人的費用限額,讓我們在治療大病患者時少虧一點,市長一口回絕說沒有這個可能,社保局每年的報銷窟窿越來越大,市裡也在發愁…….

……..一個年輕醫生在我面前訴苦:「每天管著十幾個病人,忙得要死,忙就忙點吧,可還要負責幫著住院處催討費用,沒完沒了地履行治療收費告之程序,真不知道自己是個醫生還是個討債鬼」。「辛辛苦苦忙活一個月,正常收入還不到兩千元,買房子養孩子照顧娘老子都要花錢,不收幾個藥品開單提成簡直難以活下去了,其實也就那麼幾百塊錢,成天提心吊膽的真不值得」…….

………一個老同學在飯桌上喝多了開罵:「你們醫院技術好我承認,可是要錢也太黑了,我媽住了十二天院,你們就敢收三萬多,比老子兩年掙得還多,你還好意思哭窮?除了開印鈔機的,就屬你們醫院最有錢了」………

…….我老婆一邊半夜三更地忙活拖地,一邊跟我說她們手術室裡的事情:「今天忙死了,又請外面專家來做手術了,他帶來的那種人工心臟瓣膜是進口的,美國產品,包裝特別高級,連套盒都是不鏽鋼的,我想要一個他不給,說公司要回收。其實我聽說銷售這種器械的公司看套盒給提成,用掉一個給三千,今天做了六個病人,回去一下子就是一萬八」………

……..我們主任坐在桌子對面跟我訴苦:「天下還有沒有講道理的地方了?市政府、衛生廳、衛生局、社保局哪一個不是管你的爺爺?抗災搶險、醫療扶貧、抗擊非典、評比檢查一個文接一個文把你折騰得團團轉,幹活咱不怕,可是你真有個事情他們馬上就變成了泥菩薩,不管不問,憑什麼我們這公立的非盈利醫院連個60%的基本工資都不給解決?身為國家幹部,向我們攤派推銷新藥倒是屁顛屁顛的。」………

我知道自己在這件事上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可是我在執行醫院的規定。醫生事實上確實見死不救了,可是他更加無辜,還有那民工、市長、院長、主任、大夫、同學、專家、官員,似乎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都是無奈之下的選擇。

我實在不明白:既然大家都是苦不堪言,那麼到底是誰在背後偷偷暗笑呢?

既然整件事情過程中仔細想想誰都不是最壞的人,那麼到底這種悲劇的責任應該由誰來承擔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