碉堡裡的生活

2010-11-17 03:07 作者: 宋紫鳳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有一次翻譯一篇東西,遇到一個詞──護欄。這不是指院子裡的籬笆牆,或是小區裡的護牆,而是中國大陸的居民區裡常見的那種安裝在窗外的一層鐵網或鐵欄,用於防盜。想了很久,卻找不到一個精準的英文與其對應。這才發現,原來這也是一個中國特色啊。誰都喜歡窗明几淨,向外往去,窗外景色一覽無餘。安了一層遮擋視線的護欄,哪怕是再美觀的鐵藝護欄,看起來也會很壓抑,就像監獄。而這種看上去很奇怪的東西在中國居民區裡卻是普及設施。

現在的門都叫防盜門。門就是門啊,國外的門從質量上不比國內的門差,但國內的門統統要叫成「防盜門」,家家都裝防盜門,這樣一來就安全了。還有鎖。各種鎖,電子鎖,指紋鎖,密碼鎖。這不是那些大富之家,豪宅別墅用的東西,很多就是住在老舊居民樓的平頭百姓,門上安裝的竟是開鎖公司也不能解決的電子鎖。略好一點的小區設有家庭報警系統,一般上千元一套,通過在每扇窗戶上,每個門口上安裝的探測器,可以自動向小區的保安室報警。隨著這些五花八門的安全防護設施深入千家萬戶,我們感受到的是隨之而日漸深入人心的不安全感。

近日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躲進碉堡的法官》,作者是法學專家何兵。文章指出,法官作為社會正義的守護神,現在連自家生命能否保障也全然沒有把握,法院好似碉堡,法官們困守孤城。這也凸顯了社會矛盾日趨激化,根本不可調和了,法官也是驚弓之鳥不得不躲進碉堡中去了。文章登出後,在網路上引起極大反響,特別是律師界的共鳴,被廣泛轉載。可以說,現在的社會,不要說老百姓沒有安全感,這些公檢法部門,政府部門的安全防衛更是採用一切高科技設備武裝到牙齒。要想去公檢法司部門辦事,如同進入什麼軍事禁區,要經過道道安檢。

這個危機四伏、人見人防、人見人怕的大亂之世,就是所謂的社會主義法制建設成果了。社會是要有秩序的。在秩序井然的清明之世,即使是犯人,畫地可以為牢。在一個失序的亂世,人人自危,人人都躲在自己的碉堡之中,而這碉堡就是一有形無形的牢籠。有形的體現就是各種安全硬體設施,無形的體現就是人們因心裏上的冷漠與自危而形成的攻守心態。

老百姓為什麼要躲到防盜門後,因為沒有人來主持正義,維護秩序。法官警察政府們為什麼要躲進碉堡裡去,因為他們這些該主持正義的人,負責社會秩序的人並不能履行職責,反成禍首,並且最終也將成為這種無序社會的受害者。

可是,躲進碉堡就真的安全了嗎?我們躲進了碉堡,自以為得到了安寧。可是下一個衝擊碉堡的危機很快又接踵而至。比如毒奶粉、比如幼兒園屠童案、比如問題疫苗、比如政府強拆、比如物價瘋漲,我們的碉堡還能挺立多久,我們的安全還能維持多久。同樣的,那些躲進自己碉堡中的法官或警察們,隨著民怨沸騰,越來越多的人們從一次次的絕望轉為憤恨,於是出現了楊佳,出現了群眾集體抗暴,出現了法官被殺,公安局被燒這些事件,在這樣的事件一次比一次猛烈的衝擊下,再堅固強大的碉堡最終也不免成了虛張聲勢。而當每個人都生活在形形色色的碉堡中,自我的防衛到了這種程度的時候,社會的矛盾已經達到了人人為敵,劍拔弩張的地步,這樣的社會,冷靜下來看看,不可怕嗎。

社會的危機最終將殃及到其中的每一個人,這些不是靠躲能躲得了的。我們身在這碉堡中的每一個人,最明智的自救辦法,就是看清這些亂象的源頭──那就是中共的暴政。 只有人人都覺醒,加入三退大潮脫離中共,才是早日結束碉堡生活的第一步。

點擊論壇原貼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