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捍衛美國的「獨特性」

2010-11-17 22:37 作者: 曹長青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這次美國中期選舉(改選國會),事先各種民調就顯示,歐巴馬所屬的民主黨是輸家,在野的共和黨大贏。

在近年的美國國會選舉中,另一次大翻盤,是1994年共和黨一舉奪回參眾兩院,獲壓倒性勝利。但那次的選戰議題,主要圍繞3G:gay、gun、God(同性戀、槍支、上帝),再加上墮胎等爭議,明顯主要是社會議題。但今年不同,主要集中在經濟領域。在野的共和黨強烈反對歐巴馬傾向社會主義的經濟政策,反對政府巨資救市(即投注私人企業,試圖以此影響和主導大公司,形成大政府、大公司、大工會的三位一體),反對政府控制醫療保險,剝奪民眾的選擇權,反對高赤字、高稅收,把美國歐洲化。尤其是美國各地自發興起的轟轟烈烈的「茶黨」草根運動,成為這場反對大政府風潮的發言人和象徵!

即使是經濟議題之爭,也跟以往有所不同,它有更深刻的內涵,涉及到如何看待美國的歷史和文化,如何看待個人權利和自由,如何定義和保護美國的「獨特性」等根本性價值。有美國學者說,歐巴馬上臺後,「受到威脅的不僅是一團亂麻的財政事務,而是美利堅的意義及美國人民的性格。美國人擔心我們國家最根本的東西正在發生變化。」

美國沒受到舊制度毒害

那麼什麼是美國的「最根本性的東西」?美國知名的保守派雜誌《國家評論》的兩名編輯就此合寫了一篇專論提出,就是美國的「獨特性、例外性」(American exceptionalism)。美國的這次選舉結果,就是多數美國人民要捍衛這種「獨特性」,阻止歐巴馬等左派閹割、改變這種「例外性」。

所謂美國的獨特性,就是美國比所有國家都「更加自由、更加個人主義」。把它放在近代歷史的宏觀背景下,更能看出美國即使在西方民主國家中,也是「獨一無二」的:

在近代的政治變革中,有兩場革命,對人類進步意義最大。一場是英國的光榮革命,實行了君主立憲,限制了君王權力。另一場是美國的獨立戰爭,結束了殖民統治,建立了以「個人自由和權利」為根本價值的偉大美國。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羅伯特.蒙代爾在北京大學演講時甚至這樣評價:當代最偉大的事,是美國的崛起!

為什麼光榮革命能在英國成功?而法國大革命卻帶來血腥和斷頭臺?歷史學家早就指出,當年英國在歐洲也是獨一無二的,她沒有其他歐洲國家那樣的農民階級、森嚴等級的國教、集權強勢的君主制等;而是具有更多的個人主義色彩。光榮革命,本質上就是擴大個人權利的一場成功的革命。

而隨後發生的美國革命(獨立戰爭),雖然是從英國獨立出來,但是美國的建國先賢們,恰恰是最欣賞、最共鳴主導英國光榮革命的輝格黨的理念,其根本追求是個人自由,而不是法國革命那種以「人民名義」建構群體主義專制。

而且美國的早期移民,幾乎都是從歐洲逃過來的革新派新教徒,在一個幾乎沒有人煙的廣袤土地上,白手起家,創建一個新國度。所以美國這個國家誕生之初,就是獨特的,跟歐洲國家完全不同,美國沒有政教合一的教會權威,沒有王公貴族,沒有盤根錯節的利益集團,沒有「富人進天堂比駱駝穿針眼還難」的反富傾向,沒有「根深蒂固的對商業活動的厭惡。」史學家慶幸:「美國幸運地沒有受到歐洲舊制度的毒害。」

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

美國的另一個幸運是,雖然當時是英國屬地,但英國的統治是微弱的,甚至是放任的,被史學家稱為「有益的疏忽」;所以在獨立革命之前,美國就已經是世上最自由的國家,市場經濟也相當發達,人民的富有程度是當時世界最高的。

所以從一開始,美國就是獨特的,不存在一個心懷不滿的無產階級,沒有狄更斯的《雙城記》、雨果的《悲慘世界》中描繪的那樣一個有巨大貧富差別、窮人哀嚎遍野的社會。美國的工人階級是富有的。所以馬克思認為並期待的「無產階級革命會從最富有的國家開始」一直都只是幻想而已。

到了打響獨立戰爭,建成一個新國家時,美國又一次飛躍,主要體現在建國先賢用《獨立宣言》確立了美國精神和價值,那就是保護個人權利和自由為根本,而不是建立一個強大國家和政府。這份奠定美國文明的文件主要確定了美國人的三大權利: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的權利。而且用「天賦的」這種絕對性,防止任何力量的剝奪。而追求幸福,原意是指個人發財,私財不可侵犯的權利。後來在這種精神下形成的美國憲法,根本宗旨是兩句話: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

這「三大權利」和「兩句話」,就把美國跟歐洲,以及整個世界拉開了距離,形成了美國的獨特性,使美國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自由的政體」。

美國的七大核心價值

而美國所以成為當今世界的唯一超強,有穩固的民主,強大的軍事,蓬勃的市場經濟,繁榮的資本主義,就是因為重視個人權利,保護私有財產,形成了有競爭力的(物質、思想、制度)的自由市場,讓人民(消費者)選擇,優勝劣敗;同時由於政府權力受限,統治精英無法隨便剝奪個人權利。

奠定人類自由經濟思想的經典著作、亞當-斯密的《國富論》是在《獨立宣言》發表前四個月問世的。所以,美國人的另一個幸運是,建國先賢大都讀過這本書,從一開始就受到自由經濟思想的影響。像後來領導南北戰爭、廢除了黑奴制度的林肯總統,就非常強調自由經濟和個人發財致富。他認為「生命的美德在於改變其生存條件」,即通過辛勤勞動,獲得個人財富,提高生活質量。

正因為這樣一種個人自由和權利的意識,才使「美國對財富的態度以及它的成就,在發達國家中獨樹一幟」:美國人比歐洲人更熱愛商業,更不反富,更熱心創造和擁有財富,並把這視為成功的象徵。

在當年紅色蘇聯和共產中國推行極端群體主義的共產專制時,在今天歐洲國家走向同樣價值取向(以所謂「集體福利」剝奪「個人權利」)的社會主義時,美國,這個「例外」的國家,一直保持著自己的「獨特性」。美國因推崇七個主要價值而構成了其獨特性:自由,機會和人格的平等(不是財富的均等),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平民主義,自由放任的經濟(laissez-faire),宗教信仰,以及用武力捍衛自身安全和自由的決心。

內部的美國敵人

但美國的獨特性一直受到挑戰,不僅有來自共產國家的敵視,更有來自大西洋對岸的左派知識份子的痛恨,他們希望美國成為另一個歐洲:更多的政府權力、更多的精英主義、更少的個人自由。同時,美國的獨特性,也受到本國左派勢力企圖摧毀它的挑戰。三十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時,左派羅斯福政府就乘機推行侵蝕個人權利和自由的大政府新政,其熱衷的榜樣是共產蘇聯和法西斯的義大利。羅斯福的主要智囊就曾感嘆,「為什麼讓蘇聯獨享改造世界的樂趣?」羅斯福們也要像蘇聯那樣推行改造社會的烏托邦。那個時候通過的退休金制度,福利制度,國營經濟等,至今仍在損害美國的經濟,以及美國先賢們確立的個人自由原則。

歐巴馬上臺後,更是闊步邁向社會主義。專家說,今年美國的政府開支,在GDP中的比例就達四成四,今後十年美國債務將佔到八成七!政府並不產生錢,歐巴馬政府敢這麼做,一是靠高稅收,更多剝奪個人財富;二是提前花銷年輕人預交(被政府從工資扣除)的未來退休金。如果沒有當年羅斯福新政建立的這種強行退休金制度,政府的高赤字運作就不易進行,因很難拿到這麼多錢。

歐巴馬等左派的這種大政府政策,本質上損害美國的立國之本,侵蝕甚至摧毀美國的「獨特性」。歐巴馬是以高喊「改變」而上臺的。但他想改變的,是美國的獨特性,要把美國變成第二個歐洲。而今天美國國會選舉的結果,傳遞出這樣的信號:美國人民要改變的是大政府的體制,捍衛美國歷史形成的美國特色,保住美國的「獨特性」。使美國仍成為保守派的里根總統所樂於稱頌的「山頂那閃亮的城市」,繼續成為所有被群體主義奴役的人民的燈塔和希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