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憲法中的謠言(圖)

從蘇共代表黨官的利益被人民拋棄談中共代表誰的利益

2013-10-09 09:17 作者: 庚元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特供

【看中國2013年10月09日訊】自9月10日中國最高法院與最高檢察院有關嚴打網路「謠言」的釋法公布後,網路上的禁言肅殺之氣瀰漫。由於官方的本意就是要整肅網路輿論,掌牢網路輿論的話語權,因此,界定是否為「謠言」的解釋權只為官方獨有,官員、官媒並不受兩高釋法限制,還在一如既往的造謠傳謠,被禁、被查的只是百姓發出的不被官方不認可的言論。如果真的由百姓來界定何為謠言,恐怕官方的各個媒體,甚至憲法都有可能被查禁了,因為江澤民的所謂三個代表,尤其是「中共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這一已被事實證明為謊言的「謠言」竟然被載入了憲法,僅由此足見官謠之盛。

蘇共代表黨官利益被民眾拋棄

1990年6月,距蘇聯解體前差不多一年的時間,《西伯利亞報》曾進行過一次民意調查。當人們被問及「蘇共代表誰的利益」時,回答代表全體人民的只佔7%,回答代表工人的只佔4%,而回答代表黨的機關工作人員的竟佔到85%。

早在1935年,法國著名作家羅曼·羅蘭在對蘇聯進行了訪問之後,在他記錄下的《莫斯科日記》中見證了當時蘇聯特權階層的存在及其腐敗:「共產黨的活躍成員利用特權代替金錢,這些特權確保他們能過上舒適生活並擁有特殊地位。更不用說影響,他們利用影響為自己和自己的親屬謀利益。」 「而人民則不得不依然為弄到一塊麵包與一股空氣(住房)而處於艱難鬥爭的狀況之中。」

蘇共掌權時,大部分蘇聯人必須長期忍受基本生活品的短缺,而在遍佈蘇聯各地的特供商店裡,充滿了外國名貴以及蘇聯國內極缺的商品,專供蘇聯的特權階級享用。法國白蘭地、蘇格蘭威士忌、美國香菸、瑞士巧克力、義大利領帶、奧地利皮鞋、英國呢絨、德國收音機、日本錄音機等外國名貴以及蘇聯國內稀缺的商品,應有盡有,琳琅滿目。這樣的商店僅在莫斯科就有一百多處。

前蘇聯權貴階層享受到的特權並不侷限於特供商店,而是深入到了服務業、醫療保健、子女教育與升遷、休閑旅遊的各個領域,按蘇共領導人的話說,這種犧牲下層人民的利益來確保上層權貴舒適優越的生活是為了穩定幹部隊伍。特權階層的子女,僅憑藉父輩們的特權地位就能輕易進入最好的大學,畢業後再進入最優越的部門,並很快走上顯貴的權力崗位。

蘇共貪腐的結局就是,1991年,當蘇共解體,蘇聯國旗從克里姆林宮的塔尖上徐徐降落時,沒有遇到任何抵抗,出現了網傳習近平所說的「竟無一人是男兒」為蘇共站出來抗爭,盡顯前蘇聯巨變時的民意所向。

中共官員的特供

早在延安時期,中共在未奪取政權時就引進了蘇共特供的做法,建立了規模龐大的特供系統。1949年中共建政之後,更是在全國各地搜刮各類名優特產品進貢北京官員。1955年,中共成立了北京第34特供部門,以及北京市二商局等專門負責特供商品的部門,被指定從特殊的農場獲取高品質的肉類、蔬菜、食用油和糖果。

2002年9月,隨著假冒偽劣品的氾濫,為方便「特供」農產品質量監管,北京市農委增設直接管理「特供」生產的北京市特供農產品服務中心。各區縣農委主要負責人被指定為質量安全的第一責任人,負責本區縣「特供」農產品的組織、協調和管理,做到「保安全、保質量、保及時、保秘密」。

實際上不僅北京一直有為中央高幹服務的特供系統,中央的一些部門和省市也都利用權勢建有專門服務於部門和地方官員的特供系統與生產基地。

早年,由於物資匱乏,中共的各級特供體系主要確保中共各級官員的生活供給。最近的十幾年,隨著環境污染,有毒有害食品氾濫,各級特供渠道也現在已經轉變為為各級黨政官員提供有機、綠色食品為主要目的。

中國特色的醫療多規制

中國的醫療多軌制是指黨政機關、企業、城鎮居民與農村居民實行不同的醫療付費制度。

財政撥款的黨政機關與事業單位人員過去一直幾乎享受完全免費的公費醫療;企業職工是個人帳戶加社會統籌,外加購買商業保險;農民參加合作醫療。據第三次全國衛生服務調查結果,城市居民中沒有任何醫療保險的佔24.8%,農村有59.1%的人沒有任何醫療保險。在中西部地區,由於看不起病,住不起院,死在家中的人佔60%到80%。

中國青年報在2006年的一篇報導中,引述衛生部原副部長殷大奎的話說,「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80%是為了以850萬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

近幾年,中國政府表面上也打出口號,要把全國人口都納入醫保範圍,一些省市的公務員也開始加入所謂的社會醫保體系,但由於黨政機關有政府財政撥款的保障,幾乎所有加入醫保的的黨政機關,又有內部的二次醫療報銷機制。目前黨政官員平均可以報銷醫療費用的90%以上(超過一定數額後則100%報銷);而城鎮職工這一比例是70%∼80%,沒有工作的城鎮居民只有50%左右,到了農村則只有30%,甚至更低。

前不久官方多家媒體報導了一位山西退休省級幹部住一次院花費高達300萬元,以及一位退休廳官天天公費開藥賣給藥店,一年365天風雨無阻消息,引髮網民熱議。

退休雙規制

退休雙軌制也是中國獨特的厚待黨政機關公務員的一項制度,黨政機關的養老金標準遠遠高於企業退休人員,目前的差距大概是3至5倍。

本人曾分別在中央某部機關與該部一個直屬自收自支事業單位工作過,拿這2個單位的人員在2010年的退休金比較,同樣學歷、工齡、職務,機關的處長退休後,退休金加各類補貼每月超過5千元;由於是自收自支的事業單位,退休金與企業接軌,因此這個單位的處長每月退休金與各類補貼總計只有2千元左右。而在退休之前,機關的公務員,每月不需要繳納養老保險,但是直屬單位的職工每月還需按照工資的比例繳納數百元不等的養老保險。而且公務員的退休金是直接由財政撥款。

中共權貴壟斷社會資源與財富

中共元老陳雲曾赤裸裸的對鄧小平說「這個江山是我們打下來的,我們每個家庭至少要安排一個人從政」言下之意就是要安排元老子弟接班做黨和國家領導人。中共系統的安排元老及高幹子弟接班的最直接的效應就是目前中共目前最高領導層中存在一個所謂的「太子黨」群體。

中共權貴們不僅安排了他們的第二代接班,甚至還開始了安排他們的第三代從政接班的計畫。鄧小平唯一的孫子,已經擁有美國國籍的28歲的鄧卓棣在今年5月出任廣西平果縣的副縣長。葉劍英的葉仲豪生於1983年,2006年參加工作,2009年7月任廣東縣級市羅定市市長助理;2011年6月任雲浮市發改局副局長;2012年8月升任正處級的共青團雲浮市委書記。習近平當年從河北正定縣委書記位置上開始了他一帆風順的從政之路。薄熙來也是從遼寧省金縣縣委副書記位置開始扶搖直上的。

中共高層在安排元老與高官子女從政外,還系統的為未從政元老與高官子女經商創造便利條件。彭博社在2012年12月發表了署名威廉•白塞克(William Pesek)的一篇題為「太子黨的億萬身家毀掉中國的未來」的文章,該文披露僅鄧小平、陳雲王震3個中共大佬的家族擁有或掌控的公司2011年的總資產達1.6萬億美元,這幾乎是中國國民生產總值的五分之一。

《紐約時報》也曾刊文指,中共太子黨利用家族權勢,掌控中國經濟命脈並瓜分國家財富。中國權威部門的報告也顯示,中國0.4%的人掌握了70%的財富;中共高層和太子黨家族圈錢、圈地、洗錢,各個家族的資產高達成百上千億元。

據《遠東經濟評論》2007年第4期報導,中國億萬富翁3220人,其中2932人即是90%是中共高幹子弟。

在最重要的經濟領域——在金融、證券、保險、外貿、通訊、軍工、資源、土地開發、大型工程等……,絕大多數的核心職位掌握在高幹子女的手中。

除此之外,在目前中國就業形勢日趨嚴峻,每年數百萬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的情況下,各省、市、縣、鎮的黨、政、軍領導的子女卻幾乎都進入了當地黨政機關,或成為當地各主要金融機構、經濟壟斷企業、市政民生企業的負責人。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中共目前的貪腐程度已遠遠超過當初蘇共垮臺時的貪腐。聯合國副秘書長麗貝卡•格林斯潘說過一句話:「中國很富,可中國人很窮。」顯然,中國的窮人之所以「很窮」,是因為「很富」的中國將主要資源用在了體制內的官員以及他們的家人身上,中國的官員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官員,因為中國的唯一執政黨----中國共產黨始終代表著黨官的利益,儘管在他們制定的憲法中宣稱他們在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