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塊強拆費:誰在扭曲大學生的價值觀?(圖)

2013-10-21 02:00 作者: 墨黑紙白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貴陽一學校強迫2500名學生偽裝特警強拆
貴陽一學校強迫學生偽裝特警強拆,每人付費80元(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10月21日訊】針對網路傳言「貴陽貴航技工學院強迫2500名中學生偽裝成特警去非法強拆」,17日,貴陽市政府發布了詳細的調查情況,稱參與拆遷的2171名保安中確實「有在職保安1334人、學生837人」。該事件從曝光後一直被定義為「民謠」到最後戲劇性的轉換為「官窯」直到17日,貴陽市政府發布詳細調查情況,相關責任官員被免職,真相才算水落石出。那麼該事件值得我們注意的僅僅是強拆問題嗎?

2000年,清華大學妄圖擠入世界一流大學之列,於是派人出國考察,考察過後得到一個至今為國人所詬病的問題,甚至該問題也成為近年來清華大學叫獸頻出的主因,當然該問題不僅僅出現在新華大學一家,縱觀中國的大學,幾乎莫不如此。那麼該問題是什麼呢?清華大學考察過後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有技術,無文化,有知識,無思想」,那麼這個結果所論證的結果是什麼?民國時期,清華大學梅貽琦的名言「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得到了當時各方的認可,而今卻成了中國大學最為真實的刻骨揭露。而今的中國大學幾乎全部淪陷為大樓之謂也。所以我們現在的大學最多是算工程師的搖籃。瀋志華教授在講座中,毫不避諱的談此現象的始作俑者則是49年後某人對大學學科的調整,凡是與人文、社會相關的學科幾乎無一倖免。那麼為什麼我們的大學相對於民國會如此落魄?

究其根本緣由,我想用趙匡胤乃至整個宋家王朝的心結可以最為形象的解釋為何如此,趙匡胤的宋家王朝建立於武將奪權,所以無論是杯酒釋兵權,還是整個宋王朝的重文輕武,以及岳飛的悲劇,以至於整個宋朝為金辱,為遼欺,為蒙古滅,最終漢族差點毀於一旦,其根本原因則在於武將奪權的心結上。那麼我們得出的結論是什麼?通俗的來說,是我無論通過什麼樣的方法建立起龐大的權力,我不在乎這個權力因為專制最終勢必要崩塌(王朝週期),但我一定要防止他人用我所用的方法去推到我所建立的政權。大宋的悲哀只是抑制武將則換來了滅國的下場,那麼我們現在呢?

我想,我們現在的悲哀較之宋朝更為悲慘,我們是在遏制學校、遏制學生的思想,眾所周知現在的某集團是通過五四學生思潮(有同情國民黨的學者稱之為學生暴動)起家的,那麼也就不難理解為何1949年後就立刻會有「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這樣低俗、媚俗、惡俗的句子用於詆毀一個學校,甚至成為當時的流行語,同時也不難理解為何從調整大學學科最終淪為停辦大學、中學,最終走向文革的不歸路。最近不是文革熱嗎?我們只是在探討武鬥的惡劣,但真正能夠認清對大學的殘害,對學生的褻瀆,這對於一個民族的未來該是怎樣毀滅性的的打擊?卻很少能夠有人深度去思考。

所以,談起貴陽上千人強拆事件,大家更多的是對參與該事件的大學生進行辱罵、嘲諷,甚至是問候其父母,我想如此罵參與該事件大學生的人最應該進行反思,我們的社會什麼時候用人文的思想去教育過大學生?甚至,曾經一度有段時間我們的國家在整體聲討人道主義,其中現在依然為不少人所推崇的雷鋒則是聲討人道主義最為強烈的一個人。他說「對待個人主義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六十多年來,我們至今無法掙脫的,便是用國家意志強力抹殺個人意志的進步,甚至通過玩弄大學來達到愚民的手段。而今的中國,雖然還未徹底摒棄某神的地位,可也已經徹底否定了該神的階級鬥爭思想,但其餘毒,而今依然在荼毒中國社會以及中國校園,也是毋庸置疑的。

我們所培養的學生,不是培養其獨立思考的能力,也不是培養其明辨是非的基本觀念,我們所給予學生的強力的知識填鴨,是無限的屬於「政治性」愛國主義,最終所掏空的則是學生天馬行空的思想,讓學生淪為只懂得奉命行事的順民,或者說給錢就能無視良知,抑或一句不給畢業證就能將學生嚇得屁股尿流。我不知道我們培養著這樣的大學生,卻還口口聲聲的高喊中國夢,確實會有點難以實現。以至於我想起曾經某神所說的「解放全世界」都有點驚詫,那時候的學生跟流氓又有什麼區別呢?但我細細的再想想也就釋然了,那時候的老人們說,他們每天都會唱兩首歌,第一首是國際歌(批判救世主),第二首是東方紅(歌頌救世主)。對於這種人格分裂的集體行為,我想直到現在我們依然如此。

所以,貴陽的大學生無論是因為不發畢業證才參與強拆,還是因為一天80塊的廉價勞動力而參與強拆,其表象原因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國想建立一個以民主、科學為社會根基的現代化民主國家幾乎是不可能的。直到現在,依然有大多數人同意人民民主專政的說法。當然對於大學生們來說,無所謂中國有怎樣的說法,他們的思想中幾乎沒有對理想剖析的概念,也不存在他們肩上所扛著怎樣的歷史責任。如果非要說有歷史責任,那就是維護好他們腦子中根本無法理解的愛國主義,哪怕是參與他們並不理解的強拆,也從不正常變為正常了。

有人說,人的手一直自然彎曲是不正常,一直伸直是不正常,只有曲直自如才是正常。用這個哲學理論來印證當下的國人也好,或者大學生也罷,以及執政者也行,國人與大學生都是一直彎著的手,而執政則是一直伸直的手。大家都相互依靠,也相互仇視,想要做到伸展自如至少來五年到十年內無法實現,那麼這樣好嗎?對於需要這個社會呈現這樣狀況的人來說這是好的。對於真正思考這個社會是否可以可持續發展的人來說則是遭的。習慣了僵硬的體制,也不容人想要活得自由,雖然相對以前我們自由了許多,但這遠不是我們應該驕傲或自豪的,因為這種自由甚至還不如蔣光頭時代的自由,這話用五毛的話來說有點「偏激」,但這不是某些人想逃避就能逃避的事實。或許今天的大學生在參加強拆,或許明天的大學生也會參加拆高牆,反正沒有思想的群體不受控制也是早晚的事。

歷史的王朝週期告訴我們的事實究竟是怎樣的?縱觀整個中華王朝的規律,到每個王朝後期,無論多麼強大的軍隊,多麼凶狠的維穩,最終都無法逃避灰飛煙滅的結局,雖然每個王朝的統治者都不認為最終自己會毀滅的如此徹底。但我所思慮的是,宋朝輕武換來的滅國,甚至致使漢族差點滅族,中華文明被一鍋端,那麼對於一個輕文,遏制思想的王朝,其結局則是我所無法預料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