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為什麼六次下江南?(圖)


乾隆皇帝(即高宗弘歷)在位六十年,不但曾於乾隆十六年(一七五一)、乾隆二十二年(一七五七)、乾隆二十六年(一七六二)、乾隆三十年(一七六五)、乾隆四十五年(一七八○)、乾隆四十九年(一七八四)六次南巡,到過淮安、揚州、蘇州、杭州、徽州、江寧等江南許多地方,而且還將他的「南巡」視作其平生最重要的兩件大事之一。

「吃」──乾隆下江南的最新說法

他在《御製南巡記》中說:「予臨御五十年,凡舉二大事,一曰西師,二曰南巡。」為什麼乾隆皇帝要如此興師動眾地南往北返、一連六下江南呢?有的說是乾隆皇帝「艷羨江南,乘興南遊」的,有的說是「搞清自己的出身真相」的,有的說是「希望南巡解決社會問題」。然而,答案至今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最新的一種說法,就是我們在此介紹的「徽菜說」,即:乾隆皇帝一下江南之後的多次江南之行,實在是為了能再次親臨揚州等地、再來品嚐江春為他提供的接駕徽菜等盛宴佳餚而來。那一席又一席的「江春徽菜接駕宴」上的「徽菜」等江南美味佳餚,不但是他平生所從來沒有品嚐過的,甚至是連聽也沒有聽說過的、見也沒有見到過的,因此好奇心大獲滿足,並且一嘗而不可收、不能忘。乾隆回京後,好幾次都回味起江南巨富江春的徽菜佳餚,幾次旨令御廚烹製,卻始終難以如願,總是做不出那個味。於是,只得一次又一次地再下江南、再見江春,才能嘗到那個味、一解那個饞,正所謂「民以食為天」,「吃」,才是天下最大的大事兒。

第二個理由:御廚習得烹飪技術

同時,乾隆皇帝之所以要六次下江南,還有一個目的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帶來他的御廚班子隨行,以便學得江春接駕宴中的徽菜佳餚的烹飪技藝,並採購到相關徽菜原料帶回宮中去試做。然而卻都未能奏效,於是只得一次又一次地讓他們隨行、再學,直到徹底失望為止。

在以上幾種說法中,唯獨這個說法中的「美味誘惑」,最足以成為乾隆皇帝六下江南的強勁理由;而其它的幾種說法,都只能解釋為「一下江南」的理由,卻無法成為他為什麼要一連六次下江南的理由。

因此,我們甚至還可以因此而作出這樣的假說:「江春徽菜接駕宴」的徽菜,更為這位最終活到了八十九歲的、在中國歷史上二百多位帝王中壽命最長的乾隆皇帝的健康長壽,立下了汗馬功勞。

江春接駕專出「特色牌」,龍顏大悅

江春(一七二○─一七八九),字穎長,號鶴亭,又號廣達,安徽省古徽州府歙縣江村外村人。清代著名的客居江蘇揚州業鹽的徽商巨富,為清乾隆時期「兩淮八大總商」之首。因其「一夜堆鹽造白塔,徽菜接駕乾隆帝」的奇蹟,而被譽作「以布衣結交天子」的「天下最牛的徽商」。據《揚州畫舫錄》所記,江春任總商四十年,先後蒙乾隆賞賜「內務府奉宸苑御」、「布政使」等頭銜,薦至一品,並賞戴孔雀翎,為當時鹽商僅有的一枝,時謂江春「以布衣上交天子」,「同業中無不以為至榮焉」。

乾隆皇帝六下江南,均由江春承辦一切供應,籌畫張羅接待,即所謂「江春大接駕」。乾隆皇帝曾於金山行宮與江春奏對稱旨,親解御佩荷囊,面賜佩帶,晉秩內卿,並兩次親臨江春的別墅「康山草堂」,賜金玉古玩,題寫「怡性堂」匾額,並以「鹽商之財力,偉哉」讚嘆江春的「一夜堆鹽造白塔」的奇蹟。

徽州鉅賈江春雖然長期客居揚州,然而卻一直生活與拚搏在他刻意營造出的「徽州殖民地」氛圍中:住的是徽派特色濃郁的別墅以及私家園林,吃的是從老家徽州帶去的家廚團隊與主要原材料烹製出的徽菜佳餚,玩樂的是自家組建的「德音班」、「春臺班」等徽劇家班,甚至於平常的生活會話用語,也因為鄉人聚居的緣故而照舊使用家鄉話。特別值得一提的有兩件事兒,一件是:江春家的「春臺班」,乾隆五十五年(一七九○年),與「三慶班」、「四喜班」與「和春班」一道,奉旨入京為乾隆皇帝八十大壽祝壽演出,演繹出歷史上非常著名的「四大徽班進京,導致京劇誕生」的重大事件;另一件是:江春接駕乾隆宴,就是由他的家廚團隊根據江春的設計,主廚進而精心烹飪製成的。

為什麼「布衣江春」能夠參與每一次的接駕並獲得乾隆皇帝的厚評與褒獎呢?那箇中之妙就在於,江春所獻的,恰恰正是地方官員們所或缺,又是乾隆皇帝從來也沒有品嚐過的「地方徽菜」,江春打的是「特色」牌。

江春徽菜接駕宴的菜譜

那麼,這些「江春徽菜接駕宴」的神秘的綜合菜譜到底都有些什麼呢?研究結果表明,它們有:

茶品部分:現在已經成為安徽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的「徽州錫格子茶」,傳統茶品及其禮俗獻上,內有徽州傳統著名極品茶點「頂市酥」、「寸金糖」、「伏嶺餅」、「交切片」等,以及「徽州五香茶葉蛋」。

早點部分:冰糖燉燕窩。

飲品部分:徽州漕溪出的「黃山毛峰茶」等。

果品部分:歙縣三潭枇杷、黟縣裡仁香榧等。

食品部分:靈山貢米造成的香米飯、徽州拓粿等。

貢品部分:徽州文房四寳盒、徽州貢菊等。

菜品部分:績溪一品鍋、金銀白玉板、紅嘴綠鸚哥、霹靂一聲響、魚頭燉豆腐、沙地馬蹄鱉、雪天果子狸、臘香問政筍、肥雞燒豆腐、徽州餛飩鴨、青菜雞絲豆腐湯、徽州腐衣圓子湯等。

「六度南巡止,他年夢寐游」,這是乾隆皇帝第六次南巡之後寫下的詩句。自此,「乾隆皇帝下江南」,便成為中國風流史上的一段絕唱;自此,創造出「一夜堆鹽造白塔,徽菜接駕乾隆帝」奇蹟的江春,便也成為了徽商史上「最牛的徽商」;而那一席席由江春精心設計的「江春接駕宴」,如今經過「徽商會館」的涅盤再生,已經成為「徽宴官府菜」中的特筵,成為高官白領們、美食家們以及芸芸眾生走進「徽商會館」的誘惑之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