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童木(一):你不讓我見 我就站門口講(組圖)



童木在舊金山維權集會上發言。(攝影:Cindy Liu)

【看中國2016年10月29日訊】(看中國記者李佳採訪報導)10月25日,兩千餘名法輪功學員聚集美國加州舊金山市政府廣場,舉行大型集會,呼籲國際社會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聲討中共強摘活人器官等罪行。許多人權活動人士也到場聲援,其中一位的發言格外引人關注,他就是人權人士、法輪功學員梁波的家屬童木

童木的妻子梁波女士,是中央民族大學的一位教師,因為修煉法輪功,多次遭到中共關押、判刑,失去人身自由共達四年之久。2013年11月6日,梁波終於獲釋,在十幾名警察緊張的目送下,她邁出北京女子監獄門口,一路無懼地高呼「法輪大法好」、「言論自由,修煉無罪」,走向思念已久的家人。

梁波曾長期遭到非法關押,但面對各種壓力和迫害,她矢志不渝,除了其自身對信仰的堅定外,她丈夫童木不懈地維權也起到了重要作用。而童木在此次舊金山集會中,除了講述自己營救妻子的經歷,也特別強調,「面對中共迫害的唯一方式就是站出來維護人權,並且要堅持理念」。


2013年11月6日,梁波一路高喊著「言論自由,修煉無罪」,昂首邁出北京女子監獄的大門。(視頻截圖)

10月27日,童木接受了《看中國》記者的電話專訪,就記者的提問及自己的經歷,從幾個方面再次深入闡述了自己對維權和中國現狀的看法。

記者:您的維權方式很特別,勇敢、智慧,給了梁波很大的支持。迫害的聲浪很高,而您好像一點都沒怕過?

童木:我沒有怕,我瞭解他們。我在機關工作過,成長在中國社會。怕的人都是因為有一些顧慮;不怕的人呢,以我來講,你說真不怕,那是假的,我怎麼會不怕呢?我當然也會怕,但是呢,我會分析,我知道他們怕什麼,你做他們怕的。

記者:那您覺得他們怕什麼呢?

童木:中共是一個很籠統的概念,在中共體制內的人也說它怎麼、怎麼壞,不光是外面的人,裡面的人也講中共怎麼壞。但無論你怎麼講,都傷害不到他。他做了壞事也不用承擔責任,因為有中共呢。

我維權,就針對具體作惡的人。我對警察說,你穿的是狗皮,但是你要是脫掉這個狗皮,你就是人。我不是在罵你,我是在罵中共、罵警察。你穿了這身狗皮,我就不能相信你了,你說了不算,你不能決定自己的言行,你不是一個自由的人,你只是一個體系的附庸而已。我一說這個,警察就很感慨:「你說的很對,我們很無奈。」他們在這個圈子裡,跳不出來的。

記者:那您是如何主動維權的呢?

童木:每到接見日(接見梁波)時,你不是不讓我見嗎?我就站在(監獄)門口,跟所有來探視的家屬講法律,講裡面有多黑暗,裡面是怎麼樣的,飲食怎麼樣呀,有沒有欺負他們呀,傷痕怎麼掩蓋呀……你們送書、送衣服、送錢,有誰送不進去呀?你來告訴我,我幫你來告他們。

記者:那您這樣豈不把他們嚇死了?您幫了一大批人。

童木:對呀!你這樣演講,他們很無奈,他們特別害怕。因為他們並不是怕我一個人,他們是怕這幾百人都跟我一樣。其實很多都是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有人悄悄從我旁邊過,說:「哎呀,真不錯,但是我們不敢。」甚至他說這句話時,他都怕別人看到。但是,你要知道,他們怕,警察更怕。像我這樣的人不要多,只要有第二個人站出來,他們就完蛋了,他很難弄。所以,他們對我態度特別好,「哎,你先不要講了,我們跟你溝通一下」,然後把我請到他們值班室。

不用說,童木從此解決了被禁止接見妻子的難題,也為避免梁波在獄中遭受更重的迫害做出了最基本的努力。

(未完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