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命專欄】營養補劑並不安全(圖)

2017-04-05 12:00 作者: 李修命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營養補劑並不是萬能的靈丹妙藥。
營養補劑並不是萬能的靈丹妙藥。(圖片來源:美國聯邦食品藥物管理局)

一個早晨,德克薩斯州凱蒂市的一名高中生,17歲的克里斯多夫・赫雷拉(Christopher Herrera)走進德克薩斯州兒童醫院(Texas Children’s Hospital)的急診室。他的胸膛、臉頰和眼睛看起來都黃燦燦的——「簡直像螢光筆的那種亮黃色」,負責對他進行治療的兒科住院醫師希瑞娜・S・派特爾(Shreena S.Patel)回憶道。

他在服用了從營養保健品商店中購買的「燃燒脂肪」補充劑(一種濃縮型綠茶提取物)後,發生了嚴重的肝損傷。由於損傷的範圍過於廣泛,他被列入輪候名單,等待接受肝移植。儘管醫生們能夠挽救克里斯多夫的肝臟,但他再也不能參加體育運動,不能再長時間地從事戶外活動。他每個月都必須到醫生那裡接受肝功能檢查。

涉嫌造成肝損傷的產品主要有兩大類;一類號稱健美塑身類膳食補充劑,但其中摻入了說明書上未列出的類固醇成分;另一類是草藥藥丸和粉末,自稱可以增強體力提升精力,並可幫助消費者減肥。患者最經常服用的產品之一是綠茶提取物,其中含有兒茶素(一組強力抗氧化劑),據說可增強新陳代謝。大多數綠茶提取物藥丸均為高濃縮型,其中所含的兒茶素可達單獨一杯綠茶中含量的數倍。在高劑量下,兒茶素可能具有肝臟毒性。

新的資料表明,克里斯多夫的病例並不是一個孤立的個案。美國肝臟專家全國網路進行的一項分析顯示,因營養補劑導致的肝損傷約占院內所有藥物相關性肝損傷的20%,較之十年前的7%大幅增加。雖然許多患者在停止服用營養補劑並接受治療後恢復了健康,但也有少數患者需要接受肝移植或因為肝臟衰竭而死亡。天真幼稚的青少年並非唯一處於危險之中的消費者人群,很多輕信營養補劑「燃燒脂肪」或「快速減肥」宣傳的中年女性壯大了這一隊伍。

近來美國《預防》雜誌頻繁刊登有關營養補劑的安全方面的問題。可見美國民眾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營養補劑是替代醫學中一個迅速增長的領域,預計包括了2.9萬種在北美各地銷售的草藥產品和提取物。預計美國人每年要花50億美元,用於購買療效未獲證實的營養補劑。由美國公共電視網(PBS)的紀實系列節目《前線》(Frontline)、《紐約時報》雜誌(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以及加拿大廣播公司(The 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聯合出品了記錄片《營養補劑與安全》(Supplements and Safety)。

該記錄片提到,由於摻假和汙染,廣泛使用的強效維生素、草藥、魚油以及「燃燒脂肪」類營養補劑可能會導致意想不到的副作用。魚油補劑普遍被以「有益於心血管健康」的名頭推銷給消費者,因為ω-3脂肪酸對於保障心臟功能和促進全身健康必不可少。但市場上約四分之三的魚油補劑所含的ω-3脂肪酸都達不到其標籤上宣稱的含量,而且,魚油補劑產品很容易變質。

該記錄片調查了與多種廣受歡迎的減肥補劑有關的幾場大規模的疾病暴發,目前在全美各地數百家維生素商店銷售的這些減肥補劑中含有一種幾乎完全等同於苯丙胺(BMPEA,即安非他明,一種強力興奮劑)的化學物質,可對服用者的健康造成危害。雖然BMPEA在20世紀30年代首次合成,並用作苯丙胺的替代品,但它從未作為藥物面世,其副作用也從未經過人體研究。

哈佛醫學院的助理教授、劍橋健康聯盟(Cambridge Health Alliance)的內科醫師彼得・A・科恩(Pieter A.Cohen)博士認為,企業偷偷往減肥和健身補充劑中摻入BMPEA,然後在標籤上用晦澀的植物名稱來掩飾,好給人造成這些產品是天然植物提取物的假相,這種情況並不少見。科恩博士說,BMPEA從未作為食物或補充劑出售,因此任何含有該物質的產品都應被視為摻入了雜質,F.D.A.有權對在補充劑中添加該物質的公司發警告書。

荷蘭國家公共衛生和環境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Public Health and the Environment in the Netherlands)的研究受汙染補劑的科學家巴斯蒂安・芬海斯(Bastiaan Venhuis)說,BMPEA的生理效應極有可能與苯丙胺類興奮劑DMAA(可引起心肌梗死和中風)相似。2011年,含有DMAA的補劑涉嫌造成兩名士兵死亡,從此美國國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禁止在軍事基地中使用此類補劑。芬海斯博士說:「我認為這(BMPEA)應該引起衛生當局的關注。」

F.D.A.是首個對含有BMPEA的產品開展調查的機構。美國食品和藥品監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就已將九種含有BMPEA的補劑記錄在案。加拿大衛生當局指出這種簡稱BMPEA的化學物質是「一個嚴重的健康風險」,並將含有該物質的補充劑撤下商店的貨架。

長久以來,營養補劑行業的監管一直飽受爭議。1994年頒布的一項聯邦法律《膳食補充劑健康教育法》(Dietary Supplement Health and Education Act)規定,營養補劑可以免受處方藥品和醫療器械適用的那種嚴格監督。在向公眾出售之前,它們的安全性或有效性無需接受聯邦審查,因此通常也只有在消費者受到損害以後,才會將受汙染的補劑產品下市。

因此,通常只有等到消費者受到損害後,F.D.A.的官員才能責令相應的產品下市。以紐約州總檢察長(New York Attorney General)埃里克・T・施奈德曼(Eric T.Schneiderman)為首,14個州的總檢察長聯名呼籲國會(Congress)賦予F.D.A.更大的權力來規範營養補劑行業。

F.D.A.估計,有70%的營養補劑公司沒有遵循基本的品質控制標準,而這些標準將有助於防止生產廠家在其產品中摻假。在美國市面上銷售的約5.5萬種營養補劑中,僅有170種——約0.3%——接受過足以確定其常見副作用的嚴密研究。

全美最大的營養補劑專業零售商是GNC,它在全國擁有6500家連鎖店,年營收逾26億美元。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曾指控GNC以及其他三家主要的零售商售賣的草本保健品存在欺詐,或受到標籤中未註明的成分的汙染,可能會對消費者健康造成不利影響。GNC已經同意採用全新的測試流程,其品質控制標準將遠超聯邦法律的強制要求。「這應該成為整個行業的標準」,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彼得・科恩(Pieter Cohen)博士說。

紐約州總檢察長埃里克・T・施耐德曼(Eric T。Schneiderman)的調查稱,研究表明營養補劑雖然在標籤上標明了草本藥材,實際上只不過是粉狀大米和雜草這樣的廉價填充料,或是含有大豆、堅果以及其他未列明的成分,對於過敏人群來說這是很危險的。

總檢察長辦公室測試了78瓶現在熱銷的自有品牌草本保健品,分別在紐約州各處十幾家沃爾瑪、塔吉特、沃爾格林和GNC門店購得。研究人員使用了DNA條碼技術,在每五瓶中,就有四瓶檢測不到標籤注明的植物成分的DNA。而測試中還經常發現一些標籤沒有列出的植物和其他成分。

F.D.A.曾使用DNA條碼技術,並發出警告,有些產品銷售商「標籤使用不當」。加拿大的研究人員也使用DNA條碼的基因指紋鑒別法,揭露營養補劑產品銷售業的標識欺詐問題。他們測試了由12家公司經銷的44瓶暢銷補藥,結果發現其中很多名不符實,而且標籤上註明的那些受歡迎的草藥常常經過了像大豆、小麥和大米粉這類廉價填充物的稀釋,甚至完全被取而代之。

那麼作為消費者如何選購營養品呢? 

1、黑黃USP保證成分與標籤相符

美國藥典委員會(United States Pharmacopeial,USP)提供營養品成品和食物成分的第三方獨立認證服務,可鑑定產品和成分的特性、效力、品質和純度。授予使用「USP認證」標記的營養品商家,必須通過所有USP認證要求——包括「藥品生產品質管制規範(GMP)」審查、產品和成分測試以及製造檔審核在內——的產品和成分。USP制定的認證標淮目前在全世界140多個國家使用,參與認證的生產商都是自願,而非官方強制。

「USP Verified」的標誌呈黑、黃二色,其網站提供所有通過檢測的產品名稱和銷售地點。但消費者仍要注意,有些公司自行在產品包裝上印上「USP」的字樣,但實際上並沒有獲得USP的認證。這種做法只能當作是:該公司宣稱自己的產品符合USP的標淮,但跟通過USP認證、標注「USP Verified」還是兩回事。目前,市面上只有少數商家持有「USP Verified」標誌,而且屬於天然製造、柯克蘭認證(Kirkland Signature)或TruNature的營養品更少。

2、藍白NSF確保無摻假

另一個非盈利機構——美國全國衛生基金會(National Sanitation Foundation,NSF)也可獨立承擔第三方營養品和成分認證。NSF的標誌是藍白色。當產品通過NSF認證,就意味著通過獨立審核,能確保沒有摻假,成分與標籤上的保持一致。

目前,NSF做得最多的認證是魚油和維生素。還有一項「NSF體育認證」是它的特色之一,對運動員、選擇運動營養品的消費者(如蛋白粉、氨基酸、肌酸等)非常有用。因為這些營養品常被發現有摻進類固醇和處方藥,可能對運動員的職業生涯造成嚴重影響。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