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鵬更改三峽日記(圖)

——三峽工程和六四是錯誤信息上的錯誤決策

2017-05-13 08:59 作者: 王維洛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峽工程
李鵬的謊言成就了三峽工程的上馬(圖:360doc個人圖書館)

【看中國2017年5月13日訊】孔子曰:「人無信不立」。李鵬是一個極其不誠實的人。他的謊言促成了1989年對學生運動的武力鎮壓,他的謊言也成就了三峽工程的上馬。李鵬稱《眾志繪宏圖——李鵬三峽日記》除對個別文字作必要的修改外,保持了它的原貌。如果李鵬沒有撒謊,那麼他就沒有在趙紫陽領導下幹過事。在三峽日記中趙紫陽的名字出現次數為零,而江澤民的名字出現104次之多。中國有假數據、假論文、假食品、假藥品、假專家、假導師……現在又多一個假日記。

一、李鵬是個什麼樣的人?

李鵬是個什麼樣的人?眾說紛紜。

華中科技大學現代領導科學與藝術研究中心陳海春教授在重讀李鵬三峽日記《眾志繪宏圖》之後感慨萬千,認為李鵬是一個善於把事情干成的人。陳教授把領導者分為兩類:有一類領導者在台上時很有個人魅力,但幹不成大事,下臺後很快被人遺忘;另一類領導者不太有個人魅力,但能幹成大事,不直接接觸他的人往往不看好他,而直接接觸的人卻十分佩服他。李鵬就是後一類的領導者。陳教授例舉李鵬的優點如:自己很有思路,經常疏理思路又善於總結和調整思路;重視利用信息資源,善於掌控人力組織資源,尋找彙集財物資源;善於利用「尚方寳劍」,推進和辦成大事。

清華大學黃萬里教授把李鵬視為千古罪人。李鵬製造虛假信息,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有功,把趙紫陽趕下臺的事情辦成了,但當總書記的夢想沒有實現。江澤民當總書記,李鵬得三峽工程上馬,這是政治上的交換和平衡。李鵬利用鄧小平「尚方寳劍」,結黨營私,從老百姓口袋中索取建造三峽工程的資金,至今依然不停。三峽工程的防洪效益十分有限,發電的經濟效益流入利益集團的口袋中,百萬工程移民至今沒有得到妥善的安置,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造成的嚴重破壞,影響子孫後代。

有人說,李鵬在1989年鎮壓學生運動中立場堅定,旗幟分明,措施果斷得力。但李鵬在六四日記中卻為自己辯護,強調當年武力鎮壓是鄧小平的決定。也有人說,李鵬提供錯誤情報和分析,成為鄧小平決策的基礎。

筆者屬於陳教授所說的沒有直接接觸李鵬的人,但是對李鵬善於把事情干成、干漂亮的能力,還是有所耳聞。一位到家來訪的客人,是當年李鵬在蘇聯留學的同學,他講述了這麼一件事。李鵬當上總理以後,這批1945年前或1949年前從延安或者其他解放區到蘇聯留學的革命領導人的後代串聯後找老同學李鵬,談到他們(包括李鵬)參加革命的時間都是從蘇聯留學回來後、也就是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後開始計算的,這個計算方法不合理,很吃虧,因為那個時候分1938年抗戰之前參加革命的,1945年抗戰勝利前參加革命的,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參加革命的和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參加工作的組別,參加革命年代不同,待遇,特別是退休之後的工資、待遇和醫療費報銷的比例不同,差別很大。他們要求將參加革命的時間改為1945年抗戰勝利前,因為他們在延安站過崗,放過哨,查過路條(還都是7歲到12歲的孩子)。李鵬很有思路,告訴說,這件事你們去找家華(鄒家華副總理,也是這批人中的一員),讓家華打個報告給我,我給批一下。這件事就辦成了。所以李鵬、鄒家華等參加革命的時間是在1945年抗戰勝利前,當他們還是孩子的時候。你不能不佩服李鵬是一個善於把事情干成的人,利人利己,點水不漏。李鵬利用這種辦法結幫拉派,從李鵬的三峽日記中可以看到,李鵬推三峽工程上馬,靠的就是留蘇派。

二、李鵬稱:除對日記中個別文字作必要的修改外,保持了原貌

日記是把每天遇到的、所做的事情以及自己想法及時記錄下來的文字。日記、日記,日有所記。日記最大的優點是所記載的事情是真實的,有時間、地點、人物,可以幫助回憶和恢復原景。

筆者多次閱讀李鵬關於三峽工程的日記,最大的感受是:李鵬是一個極其不誠實的人,一個事後更改日記的人。李鵬在《眾志繪宏圖——李鵬三峽日記》的前言寫道:「這本書是以我的三峽日記為主線,輔之以我歷次有關三峽工程的講話和自己起草的文稿以及有關文獻,再附錄當時的新聞報導編輯而成。同時在書中還配發了歷來拍攝的相關照片,以求圖文並茂,更加生動。我的三峽日記全部是從全部日記中摘選出來的,發表時除對個別文字作必要的修改外,保持了它的原貌。」孔子曰:「人無信不立」。《眾志繪宏圖——李鵬三峽日記》是否如李鵬所說那樣,除對個別文字作必要的修改外,保持了它的原貌呢?回答是否定的。李鵬在時隔多年之後大幅度地修改了日記。請看下面的事實。

三、李鵬沒有在趙紫陽領導下幹過事?

李鵬三峽日記收編了自1981年1月5日至2003年6月28日之間有關於三峽工程的日記。從1981年1月5日至2003年6月28日一共8094天。1989年6月23日至24日,中共中央召開了中國共產黨第十三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全會審議並通過了李鵬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出的《關於趙紫陽同志在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中所犯錯誤的報告》。全會決定,撤銷趙紫陽的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會委員和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第一副主席的職務,對他的問題繼續進行審查。同時,選舉江澤民為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以1989年6月23日為界,從1981年1月5日至1989年6月22日一共2975天李鵬在趙紫陽的領導下幹事;從1989年6月23日至2003年6月28日一共5119天李鵬在江澤民的領導下幹事。換句話說,在這期間,百分之三十七的日子趙紫陽是李鵬的頭兒,百分之六十三的日子江澤民是李鵬的頭兒。

李鵬在《眾志繪宏圖——李鵬三峽日記》一書中,江澤民的名字一共出現104次,趙紫陽的名字出現零次,似乎李鵬沒有在趙紫陽領導下幹過事,和趙紫陽在關於三峽工程上沒有發生過任何的工作關係。同樣,已經下臺的胡耀邦的名字也只出現兩次,而一個與三峽工程沒有任何關係的詩人賀敬之的名字出現六次之多。

四、李鵬和趙紫陽在三峽工程上的交集

4.1、趙紫陽任命李鵬當電力部長、副總理和中共中央和國務院三峽工程籌備組組長

文化大革命結束時,李鵬為北京電業管理局局長。得利於鄧小平、鄧穎超等「自己孩子放心」的幹部政策,得到火箭般的提升。1981年李鵬當上了電力部部長,成為趙紫陽內閣中的一位新成員。1983年6月,李鵬被破格提拔為副總理,進入趙紫陽內閣中的核心,主管大型基本建設項目。1982年鄧小平對三峽工程表態:「我贊成低壩方案,看準了就下決心,不要動搖」。實現三峽工程低壩方案成為1983年國務院的頭等大事。和新部長、新提拔的副總理李鵬談話、佈置任務、提出要求是趙紫陽作為總理必須履行的責任。

1984年2月17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專題研究三峽工程的重要會議在中南海召開,趙紫陽和李鵬都參加了會議。趙紫陽在會上談移民問題,「可以把淹沒移民區和安置區劃成一個特區,有關地區統統劃出來由中央直接管」,並建議由李鵬、宋平、杜星垣和錢正英拿出一個具體報告來。3月15日,李鵬等向國務院遞交了《關於開展三峽工程建設的籌備工作的報告》。4月5日,國務院原則批准三峽工程150米方案,並任命李鵬為國務院三峽工程籌備組組長。在這過程中趙紫陽和李鵬必然有一個或者多個關於這個決策的意見交換。

4月28日,李鵬以國務院三峽工程籌備小組組長的身份,在北京主持召開了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宣布正式成立「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當年李鵬的講話中不可能不提及趙紫陽,就像他日後言必江澤民一樣。

4.2、三峽行政區的籌備建設

1984年7月31日,胡耀邦在北戴河主持召開了中央書記處第147次會議,專門討論「三峽特區」問題,趙紫陽和李鵬也都參加了會議。10月26日,趙紫陽主持召開國務院第47次常務會議,再次研究三峽工程問題特別是三峽行政區的問題,李鵬也到會。11月8日至14日李鵬帶杜星垣、宋健等考察三峽地區,期間於13日李鵬在湖北省宜昌市召集四川和湖北兩地省、地、市負責人會議,傳達國務院第47次常務會議精神,開啟三峽行政區的籌備組建。考察歸來,李鵬向國務院提交三峽工程180米的中壩方案,而不讚同國務院已經原則批准的150米方案,李鵬應該親自向趙紫陽匯報中壩方案和交換意見。

國務院在沒有徵求全國政協意見情況下擅自批准三峽工程,引起全國政協極大不滿。特別是在1985年春全國政協大會召開時,政協委員大鬧懷仁堂,在大會發言中公開挑戰三峽工程,批評共產黨和中央政府沒有接受文化大革命的教訓,對中央決策機制提出直接挑戰。面對這種情況,趙紫陽總理和負責三峽工程的李鵬副總理必然也有一次意見交換。

4.3、趙紫陽和李鵬於1986年一起視察三峽地區

李鵬的三峽日記重點記載了對三峽地區的十五次考察,其中1986年4月21日至5月5日為第三次考察,同行的有錢正英、李伯寧和魏廷錚等,時間持續半個月之久。根據魏廷錚的回憶,趙紫陽和李鵬先是兵分兩路赴三峽地區進行實地考察,趙紫陽帶了一批人,包括王任重、杜潤生、林乎加、楊汝岱、關廣富等人從北京經湖北到萬縣,李鵬則帶了錢正英、李伯寧、黃有若和魏廷錚,經四川達縣再坐火車到萬縣。4月26日兩隊隊伍在萬縣匯合,然後又一起從萬縣坐船沿途考察各縣至宜昌,登中堡島看三峽壩址,在宜昌訪問葛洲壩工程,然後坐火車回北京。李鵬和趙紫陽在一起考察長達九天。萬縣的地縣幹部對這次趙李的共同考察也有回憶文章。

在共同考察途中作出兩個重要決定:第一:撤銷三峽省,第二:對三峽工程進行可行性論證。李鵬當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帶著錢正英和李伯寧等人,並沒有權利作出如此重大的決定。這個決定必須是在國務院總理趙紫陽的主導下才能做出的。在這九天的共同考察中,李鵬三峽日記中沒有記載過趙紫陽的名字。

回到北京後,趙紫陽向鄧小平匯報,鄧小平說:「修三峽有政治問題,不修三峽也有政治問題,不修的政治問題更大。」事後趙紫陽必然要向包括李鵬在內的內閣成員傳達鄧小平的意見。李鵬日記中必然要有記錄。

1987年,胡耀邦下臺,趙紫陽任總書記,辭去國務院總理一職,李鵬擔任代總理,趙紫陽和李鵬有工作交接,包括三峽工程。

五、李鵬三峽日記中為什麼沒有趙紫陽

既然李鵬和趙紫陽在三峽工程上有這麼多的交集,為什麼在李鵬的三峽日記中卻沒有趙紫陽這個名字的出現?有人會說,李鵬有火眼金睛,早在1981年之前就已經看出了趙紫陽將來肯定是個反黨分子,所以在日記中特意沒有記錄和趙紫陽在三峽工程上的交集。事實證明,李鵬並沒有識別革命和反革命的火眼金睛,例如他在三峽日記中三次提到周永康,五次提到田鳳山,一次提到陳同海,而這三人現在都是共產黨監獄中的階下囚。

李鵬在三峽日記中為什麼沒有提到趙紫陽?只有一個解釋:李鵬在趙紫陽出事後更改了日記。在李鵬的原始日記中,趙紫陽關於三峽工程的每一次講話、每一個電話、每一個文件都應該有詳細記錄,就像李鵬日記中記錄江澤民的每一次講話、每一個電話、每一個文件一樣。只因為趙紫陽反黨反社會主義被開除黨籍,而且還是李鵬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宣布這個決定的。這樣的人就應該從李鵬的三峽日記中消失。《眾志繪宏圖——李鵬三峽日記》並非如李鵬所說,除對個別文字作必要的修改外,保持了它的原貌呢,而是做了大篇幅的改動。如果用一個字來描寫中國,「假」是最好的答案,假數據、假論文、假食品、假藥品、假專家、假導師……現在多一個假日記。

六、李鵬的不誠實對中國歷史的影響

孔子曰:「人無信不立」。李鵬長期作為國家領導人,身居第二位的領導人,他的不誠實,對中國歷史進程影響很大。如陳海春教授所說,李鵬是一個善於把事情干成的人,雖然李鵬不太有個人魅力,但能幹成大事。筆者以為,李鵬之所以能把事情干成,除了他會結幫拉派,就是會向決策者提供錯誤信息,從而使他想辦的事情能夠成功。鄧小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一位重要領導人,他的改革開放政策導致了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和人民生活不同程度的改善,功不可沒。李銳說。鄧小平一生干了兩件錯事,一是六四,一是三峽工程。而這兩件都是李鵬想幹的事,都是李鵬向鄧小平提供信息。鄧小平在李鵬提供的錯誤情報上做出了錯誤的決策,李鵬想幹的事都幹成了。

李鵬在三峽日記中記載,1985年1月19日上午,鄧小平參加廣東大亞灣核電站的投資經營合同簽字儀式,並接見了香港中華電力公司董事長道嘉理勛爵。會見結束之後,鄧小平把李鵬和朱琳單獨留下來,李鵬向鄧小平匯報了三峽工程180米方案。之後,鄧小平立即表態:「低壩方案不好,中壩方案是好方案,從現在即可著手籌備。中壩可以多發電,萬噸船隊可以開到重慶。以後可有意識地把國家重大工業項目放在三峽移民區。」。

關於這段講話,鄧小平文集中沒有收錄,共產黨黨史記錄中也沒有收錄。鄧小平在1982年表態說低壩方案好。三年過後,1985年又表態說低壩方案不好,中壩方案好。這和鄧小平的知錯不改的性格不符,再說鄧小平也不致糊塗到這種地步,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至今已經無法證明鄧小平的這段表態是真實的。李鵬的三峽日記是在鄧小平死後出版的(就和李鵬的六四日記一樣),鄧小平死前沒有任何文獻提及鄧小平這段表態。1985年1月19日上午在場的一共三人,鄧小平、李鵬和朱琳。鄧小平已經去世,朱琳因為與李鵬的夫妻關係不能成為證人。這就成為一樁無法證實也無法否認的死案。

有人會說,李鵬的日記上有這段表態的記錄,日記應該不會有假。恰恰是李鵬日後更改了日記,李鵬日記中有許多東西是假的、不真實的。

如果1985年1月19日鄧小平對三峽工程的表態如此明確,「低壩方案不好,中壩方案是好方案,從現在即可著手籌備。中壩可以多發電,萬噸船隊可以開到重慶。以後可有意識地把國家重大工業項目放在三峽移民區」,趙紫陽應該不會表示反對,更不會在1986年4月帶王任重、杜潤生、林乎加、楊汝岱、關廣富等人到三峽庫區考察,直接往槍口上撞。考察回京,趙紫陽向鄧小平匯報,表述緩建三峽工程的意見。鄧小平聽完匯報後說:「修三峽有政治問題,不修三峽也有政治問題,不修的政治問題更大。」鄧小平傾向於建設三峽工程。但鄧小平根本沒有提及低壩方案好還是中壩方案好,而是把建造三峽工程上升到政治問題的層面。鄧小平講話是很有針對性的,是指全國政協反對建設三峽工程,不滿足只參政資政的功能,要求參與政治決策,爭取科學決策和民主決策。全國政協的反對意見讓鄧小平很惱火。以此推理,1985年1月19日李鵬向鄧小平匯報三峽工程,應該是關於全國政協反對建設三峽工程、要求決策民主化、反對鄧小平1982年關於三峽工程表態的情況。所以鄧小平才有「修三峽有政治問題,不修三峽也有政治問題,不修的政治問題更大」的表態。

1989年春,胡耀邦的去世引發學潮。李鵬拉楊尚昆到鄧小平家匯報情況,鄧小平在聽完李鵬的匯報後,就給學潮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既然李鵬連日記都可以造假,還有什麼信息不能造假?李鵬再利用人民日報4.26社論,在政治上綁架鄧小平,迫使他拋棄趙紫陽、拋棄平和解決學生運動的路線。

李鵬在六四日記中,把鎮壓天安門學生運動的責任全部推到鄧小平身上。這讓鄧小平的家人十分惱火。

六四事件過去了二十八年,至今沒有平反,就是說決策層至今還認為武力鎮壓是正確的。但是為什麼沒有一個人敢出來說,某某和我是這個正確決策的主要責任人。就連李鵬也不願為這個「正確決策」承擔責任。這就足以證明這個決策的錯誤。

同樣三峽工程的決策過去二十五年了,沒有一個人願為三峽工程的決策承擔責任,沒有人敢為三峽工程建成後出現的諸多問題承擔責任。正如李鵬給三峽日記取名一樣,眾志繪宏圖,三峽工程決策,大家一起來承擔責任吧。法不責眾。

孔子曰:「人無信不立」。李鵬是一個極其不誠實的人,他事後可以更改其日記。中國的幹部制度,使得李鵬這樣不誠實的人得到火箭般的提升,成為國家第二把手,禍害中華。這說明「自己孩子放心」的幹部政策是完全錯誤的。在這裡,胡耀邦和趙紫陽都是有責任的,特別是趙紫陽,在李鵬以教育問題向胡耀邦發難、並迫使胡耀邦下臺之後,把李鵬提拔成為第二把手,最後成為自己下臺的推手。因此,李鵬三峽日記中,不曾認識趙紫陽這麼一位領導,也就和李鵬在六四日記中說自己和動用武力鎮壓沒有關係是一樣的——李鵬在事後更改了日記。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