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議「我沒有敵人」(圖)

2017-07-19 08:31 作者: Leebai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可以不把絕大多數的中共黨員作為敵人,而中共作為一個組織,則是全中國人和全人類的敵人(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17年7月19日訊】「我沒有敵人」,更準確地說,「即使你把我當成敵人,我不認為你是我的敵人。」 這是個人的主觀認識或態度。無可厚非。如果一個人真的始終堅持這種態度,也值得人們的尊敬。

問題的關鍵是,除了表明態度以外,說話者還有什麼目的。比如,有的人可能想像以這種情懷推動中國的民主化。據說這是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精髓。然而,這種說法很可能是幼稚或錯誤的。就像很多人說過的,共產黨是一種超法西斯的團夥,根本沒有和平反抗的空間。這恐怕只說了事情的一面。事情的另一面,在中國除了有最高壓的政府,同樣也有最能屈服的民眾。「我沒有敵人」這種情懷只能感動那些有基本良知關心別人的人,而對極端自私冷漠的中國民眾,很難發生共鳴。

很多人寫文章,可能是希望用文字來指導或改變現實,希望別人看了能領悟些東西。我寫字基本是描述和個人判斷,不奢望能改變什麼,所以也沒有太多顧慮,不怕失去民眾的支持。我的批評更多也只是判斷,沒有太多譴責的意思。大眾會變成這個樣子,也是有原因的。

中國的教育系統處心積慮地製造這種民眾,就和他們處心積慮地對待劉先生一樣。這種情況下有多少人能拒絕不被洗腦,不主動自我洗腦呢? 「我沒有敵人」之所以會無力,可能是因為漠視了中國的現實。現實中不光劉曉波先生不把中共當敵人,一般民眾更能做到「我們沒有敵人。」 那麼這句話的份量就可想而知了。 「非暴力不合作」一共六個字,最關鍵的是後面三個字。「非暴力」很容易做到,然而怎麼能讓民眾不合作呢?一個人喪失了基本的良知,他往往並不是因為中共的高壓,而是主動地選擇和中共合作。讓這種人不合作,談何容易。而一旦人們開始選擇不合作了,非暴力或暴力的選擇就是自然的事情,有的人非暴力有的人暴力,很難說兩者有高下之分。所以關於非暴力之爭基本是浪費時間。

什麼是基本的良知?就是作為一個人,我們應該真正相信什麼東西,而且是前後一致的。我們雖然不能始終都做到,但我們始終都明白自己的標準,做錯了我們會不安和內疚。前後一致的這種東西,基本就是普世價值。有的人認為基督教和民主化有很高的相關性,我看其中更重要更直接的是基督教所內涵的普世價值部分。當人們不相信任何東西,只關心個人利益,社會沒有一個一致的方向,結果就是叢林社會,大魚吃小魚和蝦米。所以富足和競爭並不能直接導致民主化。這是中國帶給世界的啟示。

面對現實,任何的指導恐怕都是沒有作用的。問題的關鍵是中國沒有足夠多有良知願意改變社會的人。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判斷中共的命脈在於經濟的原因。中國未來的發展主要由潰敗來推動。這種缺少良知的社會並不是穩定的系統,內部充滿了爭鬥,而且民眾缺少努力奮鬥的活力。任何一種制度都需要調整和改革來接續生命力,而中共的制度缺少這種機制,往往會把一條路走到黑。任何事情做過了都會產生問題。比如,對劉先生的處理真的符合中共的利益嗎?中共是被自身強大慣性驅動的,這種慣性在過去使得中共變得強大,在強大的另一面就是衰弱和滅亡。即使在國際上有中共大救星創普總統的存在,我也不看好中共的未來。中國的改變可能必須由潰敗催化,之後民眾才能改變,並推動社會的改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