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貿易戰的根源會在哪裡?

2017-08-10 09:3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8月10日訊】一直以來,人們認為川普(特朗普)並不喜歡耶倫。其實,任何一位美國總統都不希望自己任期內的貨幣政策是緊縮的,即便里根上任伊始,也不喜歡沃爾克緊縮貨幣的做法,這可以理解。

到如今,美聯儲經過三輪QE之後,為了保護美元信用水平的需要,耶倫任期內需要緊縮,川普在此時上任總統,對緊縮的貨幣政策自然也不爽。所以,川普不喜歡耶倫是表面的,內心深處是不喜歡美聯儲緊縮的貨幣政策。

不要被它們之間的嘴仗所迷惑,這也不妨礙川普和耶倫唱雙簧,大家都在唱戲而已。

先推論一下現在的形勢。

根據美國商務部公布的2016年貿易統計數據(通關)顯示,美國的整體商品貿易逆差為7,343億美元,按國際收支計算的服務收支是2,478億美元順差,商品與服務加在一起的收支出現5,023億美元貿易逆差。折合成每月的資本流出是418億美元。

長期以來,美國的資本項下都保持著比較好的記錄,緣於以往中國、日本和沙特主要都將自己的美元資本盈餘投入到美國國債之中,形成美國的資本流入。要維持這種比較好的記錄,取決於美國和這些國家的各種關係,也取決於美國對世界政經大局的控制力。當中美關係不穩定的時候,或者世界走向動盪、各國之間利益紛爭加劇的時候,這種資本流入的穩定性就會出現問題。一些人熱議中俄背靠背(不管這種背靠背是不是三心二意還是主觀臆想),意欲爭奪對亞洲和歐洲的話語權,對美國國債的再投資就會成為中國的籌碼之一。一旦主要國家之間的政經局勢惡化,美國的國際收支平衡就難以持續。現在的國際局勢,恰恰就是這樣的時候,美國應該怎麼辦?此其一;

其二,即便上述因素是平穩的,現在美國的利率市場和國際收支平衡也面臨巨大的變數。

6月中旬,美聯儲提出9月縮表。縮表開始之後將立即出現兩個問題:第一,世界的美元流動性會驟然緊張。這意味著中國、日本、沙特等貿易盈餘國家很可能會減少對美國國債的再投資(甚至還會被動拋售美國國債,換取流動性),美國的資本流入下降(這裡不考慮以其他方式流入美國的資本,假設它們變動幅度不大)。第二,如果美聯儲每月減少200億美元的所持債券再投資,相當於抽走了200億美元的基礎貨幣。此時,如果美國不改變貿易狀況(也就是每月淨流出400多億美元的資本),就必然會造成美國境內的利率劇烈上升,這相當於引爆自己的資產價格,也將讓自己的經濟更加低迷,這顯然是川普和耶倫所面臨的共同問題:他們又應該怎麼辦?

第一個問題的解決方式,最好是壓制美元資本流入中國、日本、德國等國家(中國為核心)。此時,就可以避免、或降低對中國對美國國債進行再投資的依賴性。這是國際的政經大局所決定的。第二個問題的解決方式,保護自己的國際收支平衡,莫過於壓縮自身的資本流出。在美聯儲意欲縮表的今天,尤其顯得迫切。

所以,兩個問題都指向了同一點,那就是必須壓縮貿易逆差,減少資本流出。而美國最主要的貿易逆差國依次是中國、日本、德國、墨西哥。要記住,即便將後三位的貿易逆差加在一起,還不如中國。

所以,川普政府在7月開始,對中國進行貿易戰的腳步明顯加快,因為美聯儲欲在9月縮表,也就給川普畫出了時間表(壓縮貿易逆差)。川普與耶倫之間,不過是在唱雙簧。事實上,前期中美貿易局勢的緩和,也不過是它自己沒有做好準備而已。

以中國的經濟體系,對貿易順差依賴嚴重。以美國現在所面臨的局勢,對國際政經大局的控制力相對減弱(經濟全球化的後果),同時美聯儲又要開始在9月縮表,這都決定美國必須強力壓縮自己的資本流出(也就是貿易逆差),川普開啟貿易戰就是唯一的前途。差別不過是以何種方式打響而已。

貿易戰,往往都會以引發戰場上的戰爭作為終點(這裡有深刻的內涵),所以,它最終的唯一受益者也是軍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